小儿脑瘫能进特殊教育学吗


 发布时间:2020-11-28 10:10:42

考虑到家庭的种种因素,孩子最终读完高中就没再继续学下去。如今儿子陈凯伟已经23岁了,他的康复状况令人欣喜,20多年的脑瘫患者,肌肉没有一点萎缩,而且思维清晰,谈吐正常,几乎与同龄的孩子无异。每天陈凯伟都会上网看看新闻,还要下下围棋。“我俩为一些事情争辩时,他总能占上风。”陈有训说

”第二天,丁丁再看天气预报时,复述时会加上一个温度。再过段时间,他能完整地将天气预报复述下来。这时,丁丁3岁多,刚刚学会走路。没多久,邹翃燕又以要批改作业为由,让儿子帮他看新闻联播,然后“转播”给她。第一天,丁丁只能说一件事;一周后,丁丁能说两条新闻;几个月后,丁丁能将新闻联播复述下来。有时,家里来了客人,他会冷不丁地给别人说一个时事,“苏联解体了,你知道吗?”这让大人惊讶不已,猛夸丁丁厉害。这可滋长了孩子的自信心,妈妈不再让他转播后,他仍坚持每天晚上准时看新闻联播,然后将国际国内大事向大人们“显摆”。

提要2007年,毕业于省实验中学的丁丁以660分的成绩被北大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录取。熟悉丁丁的人都说,这是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的创造者除了丁丁,还有他的母亲。丁丁一出生,就被认定为重度脑瘫患儿,不少人劝他母亲放弃这个孩子。但是这位坚强的妈妈不断地送孩子接受治疗,坚持科学训练,终于让孩子圆了“北大梦”。除夕夜,武昌一户普通人家正围炉吃年饭。21岁的丁丁(后面一个“丁”字读zheng,记者注)端杯站起:“我先敬妈妈,你是我的生活伙伴、精神导师、良师益友。

本期《街坊故事会》,为您讲述一个身残志坚的长沙脑瘫伢子充满激情的生活故事。为同学征集400多条爱心留言整齐的书架、一叠叠奖状、叠放整齐的被褥……走进莫天池的寝室,眼前的场景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主人身患脑瘫。座椅上,穿着浅色衣服的莫天池正盯着电脑忙碌着,只有弯曲变形的中指让记者感觉到他的病残。见有陌生人来访,莫天池先是挪动身子招呼来客,随后又回过头继续编写程序。因牛奶堵塞导致呼吸道窒息,出生仅7天,莫天池不幸脑性瘫痪,从此终身不能独立站立、自主行走。

五六个月时,他被确诊为脑瘫,四肢无力,智力发育也跟不上同龄孩子。他的童年时代,学走路总是跌跌撞撞,学说话总是吐字不清。8岁那年,他勉强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学会了走路。10岁,李刚上了学,仅仅练习写自己的名字就花费了两个月。在外人眼里,他似乎不大可能坚持完成学业。正常孩子学一遍就会的课文,他要学几十遍。可是,他从来没有放弃,生活中除了学习就是学习,总是扑在课本上。今年,他凭着坚强的信念被亳州市职业技术学院中药专业录取。

他通过刻苦练习,书写速度和质量已经大大提高,不仅从未迟交试卷,而且成绩总是很优异。中考时,陈超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自己心仪的高中。希望以后做科研陈超在众人的期望中,参加了2013年高考。“比我预计的620多分差了10分,有点遗憾。语文需要写的东西太多了,时间不够,最擅长的数学也因为书写慢,最后一题没做完。”报志愿时,陈超选择了四川大学,离家近。父母为医治他的病,跑了大半个中国,花光了积蓄,母亲还下了岗。“离家近一些,父母的负担也就少一些”。

“我也需要母爱,我真的想找一个真真爱我的妈妈。”——段益敏找个好妈妈 过上正常人生活在采访中,婆孙俩一直没有提起段益敏的妈妈。到最后,记者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地提起了这个话题。“她妈妈在她出生40天时就离开了,去外地打工,平时很少回来。前几年,她爸爸患癌症后,两人就离婚了。”提起段益敏的母亲,王楚碧语气中有无奈,但更多的是一种抱怨:“她不爱娃儿,娃儿小时候流口水,她嫌脏,从来都不抱。”“妈妈从来没把我当成她的女儿。

中新网广元7月18日电(苗志勇)记者今日获悉,四川省广元市广元中学“脑瘫”少年陈超今年高考以612分高考成绩被所期待的四川大学录取。“我终于被录取了。”昨日上午11时,陈超终于查到了自己被四川大学环境科学专业录取信息,全家人兴奋不已。虽然与陈超心目中理想的四川大学数学专业擦身而过,但是陈超表示被环境科学专业录取已经十分满意。陈超今年18岁,家住广元市利州区雪峰办事处,父亲在广元一家公司上班,母亲是一名下岗工人,家中还有一名6岁的弟弟,家庭经济十分困难。

加萌 体力活 诺扎

上一篇: 幼儿教育教研工作室教研主持词

下一篇: 女性青春期心理健康教育新闻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5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