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举行107周年校庆科学报告会


 发布时间:2020-09-27 18:35:49

众所周知,高考多一分,就可以领先几千甚至上万名学生,更何况几十分之差了。把加分政策变为多元录取,则可以彻底改变这种分数观念。香港高校在内地的自主招生就是如此,学校自主提出申请者的高考分数要求,然后根据申请者的高考分数、中学学业成绩、综合表现,结合学校举行的面试考察综合录取。内地高

对查实的学术不端行为应严肃处理,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调查结论,结合学术不端行为的性质和情节轻重,对学术不端行为分别给予批评教育、警告、撤职、调离岗位直至开除等行政处分,触犯国家法律的,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查实的学生学术不端行为,按有关学位、学籍规定处理。此外,高校科研工作者应坚持实事求是的精神,反对弄虚作假,坚决抵制学术不端行为。学术不端行为包括:抄袭、剽窃、侵吞他人学术成果;篡改他人学术成果;伪造或者篡改数据、文献,捏造事实;伪造注释;未参加创作,在他人学术成果上署名;未经他人许可,不当使用他人署名;其他学术不端行为。

据媒体报道,曾在东北某科研院所工作过的6名教授怀疑其院士同事抄袭、剽窃其各自著作,遂向上级举报。有关部门调查认为,院士的著作标识有不当之处,但不构成抄袭或剽窃。不过,由于当事方“各执一词”,学术抄袭争议并没有结束,几名教授也表示将继续举报。学术抄袭事件早已不是新闻,社会也都有接受的“心理准备”。此次争议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当事一方是6名教授,另一方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双方都是某一学术领域的权威,且曾经是同事。

”他们因此建议对纯粹的学术类、技术类科技期刊从审批制改为备案登记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也撰文表示:“目前之所以有些学术期刊能够靠版面费发大财,主要的原因还是变相的垄断造成的垄断高价,也就是审批部门人为地限制学术期刊的刊号,导致目前学术刊物太少,办一个新的学术刊物太难,已有学术刊物变成事实上的垄断造成的。如果审批部门能够自由地放开学术刊物的办刊规定,让市场来进行自由竞争,不出几年,那些专靠收版面费敛财的学术刊物马上会被淘汰。”(记者 叶铁桥)。

就学术规范建设而言,教育部今年3月份下发的关于严肃处理高校学术不端行为的相关文件,亦不过“一纸通知”而已,缺乏更为严厉明确的法规约束力。就学术反腐的主体构建而言,据介绍,教育部的学风建设委员会不仅“没有调查处理(学术不端)的权力”,也“不是学术行为的最终鉴定机构”。至于各高校的学术委员会或学术道德委员会,对付普通师生或许差强人意,但对于那些有一定级别行政职务或者头上有着博导、院士等头衔的“高端学术人士”,可能就不那么具有权威性——甚至还可能出现互相包庇的现象。

推进多元协同,不断完善创新机制。协同创新是胡锦涛总书记对我国科技工作和高等教育提出的新思想、新要求。高校要进一步强化校内协同,形成集成优势。要进一步加强外部协同,加快组织实施“2011”计划,积极探索建立多元协同的开放、集成、高效新模式,建立多学科融合、多团队协同、多技术集成的重大研发与应用平台,集中力量开展联合攻关,形成政产学研用融合发展的技术转移模式。要进一步推进国际协同,鼓励发起和组织国际科技合作计划,支持优秀人才到国际学术组织任职,着力培育一批高水平国际学术期刊。

肆无忌惮翻抄教科书并发表于核心期刊的论文,让耻感无处安顿,各种成语都已无力评判学术界此种突破底线的龌龊和腐败。去年《小康》杂志对我国“信用小康”的调查显示,原本在社会上拥有较高社会声望的职业群体,如科学家、教师,信用度低于学生和农民。有专家指出,大学教师群体的诚信危机带给社会和未来的危害,丝毫不亚于向来最受网友关注的政府官员群体。堕落甚至沦陷中的学术腐败,让越来越多的大学教授尊严荡然无存。同时也揭示出号称“世界论文大国”的论文质量颓废衰败。

北京师范大学日前正式成立教育学部,并尝试行政与学术的相对分离——教育学部的行政领导不得兼任学部下属的学院和研究所的领导,同时他们也不会参与学术资源的分配。(6月30日《新京报》)“政学分离”在国外早已证明是一种先进的教育管理模式;而国内论证多年,实施仍举步维艰。现在北师大总算率先开了“政学分离”的先河,肯定会一石激起千层浪,预示我国教育管理模式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2004年底,清华大学美术学教授及博士生导师陈丹青因为不认同该校教育体制愤然辞职,引发我国政界、知识界对自身高校弊端的审视、对国外管理模式的关注、引进。

早在2007年12月,校方就收到了对黄庆博士学位论文第四章涉嫌抄袭的匿名举报。随即由校研究生院联系了国内外6位该学科的专家评审,评审结果于 2008年3月下旬返回,结论是抄袭成立。2008年4月学校又收到七人联合署名报告,转呈刚成立的学术道德委员会审理。今年6月6日,交大第六届学术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25位与会委员参与无记名投票,审定了学术道德委员会提出的定性结论。分析这个过程,存在诸多困惑。一是,去年3月,国内外6位专家已经做出“抄袭成立”的结论,为何没有处理?4月的七人联合署名报告,是否与学校的处理不及时有关?其二,学术道德委员应该是负责调查、处理学术不端的专门机构,按理在已有的调查基础上,应很快有结果,但为何出结果却历时一年之久。

人物档案熊丙奇,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对话背景8月30日,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以下简称“全规办”)通报,终止5个“成果存在较多引文和注释不规范的问题”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预留经费不予拨付,已拨剩余经费按原渠道退回。这是今年6月以来,全规办第4次通报学术不端案例。据媒体统计,这4次通报涉及14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据悉,全规办向社会公开了存在问题的14个项目的具体课题、主持人单位和姓名。拉关系、跑路子、项目给熟人亲戚……最近一段时间媒体的密集报道,使我国的科研课题管理和经费申请制度成为众矢之的。

卓冉 田军 九保镇

上一篇: 联合国科教文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下一篇: 联合国青年教育使者用英文怎么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