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吃亏”成为大学生走上社会的第一课


 发布时间:2021-01-22 06:57:33

性别歧视真的那么难举证吗?性别歧视确实有其特殊性,很容易被用人单位的种种借口所掩盖,然而,它也并不是完全不能被固定、被显影的,对用人单位在招聘过程中的行为进行更具体的规范,就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例如,既然婚育状况和婚育计划与工作能力并无关系,不是招聘中必须了解的,那么就

陆刚(化名),一个从湖南来到广州打工的20岁大一男孩,在工厂与母亲打着电话,突然从三楼窗口跳下。虽然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他不得不躺在医院里度过这个刚刚开启的暑假。暑期打工的学生无法详细统计,但绝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们多来自贫困家庭,带着赚学费、攒经验的“梦想”,有的是通过中介,有的是被“掮客学校”组织起来送到珠三角工厂里。对工厂老板们来说,他们听话而且廉价。但同时,这些学生工面临的往往是被恶意欠薪、修改工时、“挂羊头卖狗肉”工种等“陷阱”。

又一个假期来临,许多在校大学生会加入打工者的行列。大学生利用假期做份临时性工作,既可为未来就业积累经验,也可赚取部分生活费用,可谓一举两得。但有些问题也不容忽视。一是一些商家不兑现承诺,经常以没有完成工作目标和质量为借口拖欠、克扣甚至不给工资;二是利用学生社会经验少,违规收取抵押金等陷阱骗取费用;三是利用大学生不敢要“价”心理,以低于社会最低工资标准违规使用廉价劳动力。大学生们即使受骗上当也不会因为几个“小钱”而投诉维权,这就让那些违规者更加猖獗。笔者呼吁,学生假期打工的权益亟需维护。读者 张秀峰。

近半数学生月消费500到1000元从北京地区5所高校的学生调查问卷中发现,学生的支出以501至1000元的月消费水平为最集中的支出范围,接受调查的学生中45.7%月消费都处于这个水平;选择300至500元范围的学生也达到30.56%。这两部分人群构成了现在大学生的主体。三成学生计划4年内买汽车目前拥有乘用汽车的本科生极为稀少,百分比可以忽略不计,有1.25%左右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拥有乘用车。但约有三分之一的大学生(包括本科、研究生和博士生)计划在4年内购买汽车。

刚从中山大学毕业的哥哥韦钢在微博上发起求助,怀疑弟弟落入了传销组织手中。弟弟的失踪令全家人都异常焦急。截至记者发稿时,韦智健仍未回家。由于暑期时间较长,不少大学生甚至中学生都希望利用这个假期“赚点外快”,当中大部分是来自贫困家庭,因此尽管每年都有暑期工被骗的案例,但仍然有学生前赴后继地寻找各种暑期工种。“先看看学校BBS上有没有好介绍,然后再看社交网站,再看报纸,再不然就找老乡。”大学四年几乎每个暑假都打工的华南理工大学研一研究生小李告诉记者,大部分人打暑期工都会多多少少被“揩油”,比如说好1500元的,到手可能就只有1000元或800元;有的是先不发工资,让他们拿发票去换;有的拖欠一年半载也不奇怪,“吃得咸鱼抵得渴,多数学生也预见到了,所以真的遇到问题了,只能哑忍。

仅此一点,涉事地方敢说问心无愧?其二,在教师待遇问题上,权利救济通道是否顺畅无阻?在权利保障体系中,不管是有理的无理的、声音高还是沉没的,都应该被制度设计同等尊重与对待。那么,在这些地方教师公开发表维权书、抑或高调走上街头之前,究竟是他们不曾言语、还是他们的话语权被屏蔽或忽略?停课未必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地方部门在停课面前摇摆的姿态:如果过于强硬,又担心工作不到位的“老底”被晾晒;如果过于软弱,又可能成为“破窗效应”中的炮灰。

□王 琳有记者近日从山西朔州市公安局获悉,朔州市一名小学生给市委书记写信,诉说自己家人常遭到一帮人的无故迫害事件,引起市委书记高度重视。日前,朔州市公安局将这个恶势力犯罪团伙打掉。(《三晋都市报》9月24日)在法治不彰的古代社会,这或许会成为一段佳话。故事凸显的是官员的体察入微,以及娃娃也打黑的非同寻常。而在“依法治国”已经成为国家方略15年后,这样的新闻读来却令人备感辛酸。其一,它表明“清官”在当代中国社会仍有重要的价值;假设这位小学生的信,寄给的是一位贪官或是一位昏官,那么石沉大海悄无声息将会是他能期待的最好的命运。

因为从警方通报来看,家长的举报内容,存在诸多编造、夸大之处。班主任体罚有错,家长这种夸大、编造事实的举报,同样不值得提倡。儿童被体罚、被霸凌一直都是广受关注的议题,一些家长遇到不公或冤屈,在网上求助,也是互联网时代的常用做法,只是,网络爆料与求助也得遵循基本规则,一个起码的要求是:尽量保证事实基本面准确,不能为了达成维权目的,就恶意编造、夸大事实,误导公众。这当然也不是说,在孩子受到伤害时,家长就一定要做到一味淡定、理性,这不近人情也不合实际场景,只是那种恶意的、靠虚假信息来诬陷别人的做法,应该被摒弃。

前不久,黑龙江肇东市数千名教师因为薪资待遇问题集体罢课,导致多所中小学被迫停课。随后,肇东市政府提出解决方案,将教师每人的平均工资提高了772元。然而,仅仅过去不到两周时间,黑龙江多地再次出现了类似的教师停课维权事件。(11月30日中国广播网)维自己的权,罢学生的课——不管怎么说,“停课式维权”已经突破了教师职业底线。工资问题、养老问题,可能确实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但不得不说的是,以停课为筹码博弈劳资关系,本身已带有“权利挟持”的意思,于法治背景观之,起码不该是首选,更不能成为示范。

梓更 孙子 托班安市

上一篇: 幼儿园膳食营养教育培训内容

下一篇: 北京智慧精英教育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2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