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职教学会教育工作委员会


 发布时间:2021-03-02 18:30:07

从2012年起,山东将全面实施职业教育基础能力建设计划,积极构建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应用型本科教育、专科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相互衔接,全日制教育与继续教育相结合,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沟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学历+能力”的培养模式要使职业教育得到长足发展,真正摆脱“弱势”地位和

毫无疑问,在劳动力市场已从买方市场逐步向卖方市场转变的今天,提薪加奖仅为权宜之计;改革保障制度、户籍制度等也只是杯水车薪,远水不解近渴;将劳动密集型企业向内陆省份转移,亦只会“按下葫芦浮起瓢”,最终成为常态;有远见的企业家则会用产业转型升级的获益来冲抵劳动力薪资提升后的成本上涨。“用工荒”倒逼企业转型升级已成大势所趋。职业教育是与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联系最为密切的教育类型,“民工荒”的愈演愈烈会对职教发展产生哪些影响?从表面上看,“民工荒”显现的是“用工荒”,是劳动力市场求大于供,它给职业教育传递了毕业生“就业无忧”的表象信息,然而,“民工荒”背后暴露的却是职教人才培养结构“底盘”过大与产业结构正在转型升级之间的矛盾。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创办人、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俞仲文向刘宏杰建议说。“目标有当前和中长期的区别,但方向正确是根本。这需要决策的勇气和智慧。请多指教。”刘宏杰对俞仲文的建议回复说,并且专门向俞仲文抛出问题:“俞院长,您当年在深职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的简称)推动改革,最大的愿望和最深的体会是什么?”“我曾经提出三大愿望:重振中国的技术教育;重构中国的教育版图;重塑中国社会的核心竞争力。”俞仲文回复说。“技术路线如何设计?切入点在哪?”刘宏杰继续发问。

读完高级职业中学后,学生可以直接报读四年制的技术学院或科技大学(属于本科层次的高等职教院校),又或者“曲线救国”,先读两年制的专科学校,再考两年制的技术学院或者科技大学,以取得本科学位。在台湾的官方定义中,职教与普教是平行的教育层次。高中生与高级职业中学的人数比例,基本持平。三十年前,这个数据还曾达到3:7,高职系统学生远超半壁江山。反观大陆,职教被设置在普教之后。7月份,纪宝成在《人民日报》上撰文,不客气地指出,“高考录取一本、二本、三本之后才是高职,高职录取分数很低,高职院校缺乏光荣感、自豪感。

“怎样的思路?”刘宏杰追问。“应该让优秀的高职院校有资格举办高职本科而不仅仅让本科转型!”已经从宁波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调任宁波工程学院党委书记的苏志刚,虽然身在本科院校但还是心系高职教育。“面向百所国家示范高职院校,分批、择优遴选部分学校试点本科教育。”陈衍对刘宏杰的追问进一步建议——谁有资格培养应用型本科人才,要看谁具备实力,要实现有上有下。一切以标准论!“设标准,特别是专业标准,而不是人为地定哪个学校可以办高职本科。

即便是号称“史上最难就业年”的今年,广西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率也达到了96%。这究竟是何种原因呢?面向产业平衡人才供求在广西工业重镇柳州,数十万的产业技术工人支撑着工业之基。“几年来,柳州新增的10万产业工人中,有近7万人来自职业院校。”柳州市教育局负责人介绍说,“柳州经济的发展需要大批技术人才,职业教育恰好满足了这一需求。”以柳州职业技术学院为例,主动适应地方经济和产业、行业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依托柳州装备制造、汽车制造与零部件生产等支柱产业优势,学院打造了数控技术、电气自动化技术等6个品牌专业,带动了相关专业群的发展。

与2002年相比,招生数增加了16.6万人,增长38.8%,在校生增加了56.1万人,增长56.2%。全省中职学校在校生占高中阶段在校生总数的比例由2002年的40.44%,增加到2011年的49.91%。两个“零距离”对接“要打破层次界限,构建符合发展趋势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使之上下贯通,左右兼容。”省教育厅厅长齐涛表示,所谓上下贯通,是指职业教育从中职到高职,再到本科,到硕士、博士都应该是上下贯通的。当然,这儿说的硕士、博士主要是指各种专业学位的硕士和博士。

我省鼓励和支持企业兴办职业教育,推进职教办学主体多元化。山东东营蓝海职业学校是蓝海酒店集团出资兴办的一所职校,开设烹饪、面点、酒店管理、旅游等专业,先后为集团输送了万名毕业生,就业率达到100%,广受社会欢迎。这种企业兴办职业教育,推进职教办学主体多元化的模式,是我省结合山东职教实际,进行的一项改革。加大职教基础能力建设加大中职学校布局调整力度。以建立中等职业学校分级认定制度为抓手,统筹规划,将中等职业学校根据办学水平分为合格、规范化、示范性、高水平四个等级,坚决清除零招生的休眠学校。

但倒逼出来的改革能否培养出适合社会需求的高技能人才?对此,高校人士却并不乐观。“本科办高职,比原先办学的难度大多了。”东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仲伟俊教授表示,传统的学科教学中,实践只是一个小环节,而职业教育的实践比例需要大量增加,这涉及到基础设施、校企合作等一系列难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学者孙诚认为,大学扩招后,很多普通本科院校文科专业偏多,转型难度很大,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合格的教师。“现在大学里招聘的老师都是校园里走出的博士,管理学博士没进过企业,工程系博士没进过工厂。

”朝阳科技大学校长钟任琴回忆说。而后台湾经济腾飞,一跃成为“亚洲四小龙”。人们回过头看,发现这个时期贡献最大的,便是技校毕业的劳动者。这触动了整个台湾社会对职教的评价转型,职教身上背负的“歧视”色彩慢慢褪去。反映在仕途文化上,便是公务员系统对职教学生敞开怀抱:报考公务员初等考试时无学历限制,年满18岁即可。“五年前,在台湾就不存在什么歧视了。”毕业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的钟任琴,混迹政学两界多年,他说,“像现在,五院(“立法院”、“行政院”、“司法院”、“考试院和监察院”)院长的孩子读职教的,不在少数。

量体裁衣 雁飞 林红梅

上一篇: 湖南省湘潭市有哪些民办学校

下一篇: 湖北省教育考试院医学专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