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土店小学乡村少年宫安全教育


 发布时间:2021-01-28 04:10:54

“学校是学校,村庄是村庄,完全成了两张皮。家长没人关心孩子的教育。”郭校长痛心地说。农民的钱袋子一天天鼓起来,老师们愈显清贫,不再受人待见,昔日热闹的学校也逐渐无人问津。一辈子献身山区教育,对于学校和农村社会关系的变迁,郭巨堂有着独特的洞察和切身的体会。无独有偶。笔者近日在甘肃省

李灵所在的周口淮阳许湾乡希望小学应该不会是一个特例,我们一定还有乡村小学比李灵的学校条件更差,图书更缺,幸运的李灵可以去城市收购旧书,那么还有多少“李灵”连收购旧书的机会都没有,或者说连旧书都收不到?想想这些我们哪里还想让李灵感动中国,我们只想让中国满足李灵和她的学生。教育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年轻校长的问题,教育是全体国民都应该时时刻刻关心的问题,是需要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全力投入的问题。我们的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教育问题,但资源的分配在社会大发展的背景下产生了很多教育名校,也忽视了很多像李灵学校这样的教育“洼地”,形成了教育资源的盲区和死角,党中央一再强调要让更多人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那么我们就也要让所有的孩子享受到丰富教育资源的成果,而不是让他们的校长辛苦地去城里收购旧教材旧读物建阅览室。李灵作为一位爱孩子的老师,作为一个全心为孩子的校长确实让我们感动,但在共享成果的大背景下让乡村女校长到城里收购旧书建阅览室就是我们的失职,我们的失误,也是我们的悲哀。作者:黄朔。

春天的田野,有着金黄的菜花,碧绿的小麦,空气中弥漫着花草的清香,远近有或高大或低矮的树木,村落如同积木一般卧在田野之间……孩子们是那样的兴奋,有人指着远方高兴地叫嚷:“我家就在那个村子里。”有孩子欣喜地跑过来,指着一丛蓝色的小花问:“这是什么花?”也有孩子怔怔地看着那胖乎乎、毛茸茸的蜜蜂,视线紧跟着这些小精灵的飞翔而闪动。是的,我无法带着这些乡村的孩子去远方游学,但我可以让他们看到乡村的美好。这样的经历也一定会成为他们永不褪色的一张底片,印在心底深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今年九月,龙潭小学提出了筹建“乡村少年宫”的设想,得到了市、区文明办和区教育局的积极响应和大力支持,财政划拨20万元用于“少年宫“的专项建设。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该工程终于于12月初全面建成,在试运行三周之后,顺利通过了市、区文明办和教育局的联合评估验收,正式挂牌使用。“新建成的少年宫外部环境清新宜人,内部器乐室、舞蹈室、图书室、心理咨询室、阅览室、书画室、棋艺室、运动场等一应俱全,设置科学合理。”据龙潭葵花乡村少年宫负责人杨永海介绍,少年宫是面向全乡所有的少年儿童开放的,每天下午至少开放1个小时,双休日、节假日不少于3小时,同时安排学校现有专业教师和有相应爱好、特长教师担任兼职辅导员,组织和指导各兴趣小组活动的开展,将少年宫的作用最大化、操作规范化。(完)。

中国教育报:最近,经常有一些家长向笔者询问,镇上哪儿有办“兴趣班”的老师,想趁着假期培养孩子的课外兴趣。笔者只好跟他们解释说,上级主管部门一直禁止教师在校外办班,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家长唉声叹气地说,要是镇上和城里一样,有个少年宫就好了。孩子放假在家,要么整天看电视,要么偷偷去上网,或在外面到处跑,存在很多安全隐患,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们到兴趣班去学点儿东西,既安全又能学到一些实用技能。的确,现在随着农村家庭收入增加,家长假期花钱让孩子上个“兴趣班”在经济上已经没什么压力。可本地农村还没有“乡村少年宫”。农村教师暑假办兴趣班又有“创收”踩红线之担忧。这样一来,农村孩子假期发展课外兴趣就出现无处可去的尴尬,和城里的孩子在素质上进一步拉大了差距。笔者建议,上级主管部门应加大“乡村少年宫”的建设力度,在没有建好之前,学校可以将一些有专业特长的教师集中起来,组建假期临时“乡村少年宫”,帮农村孩子在这里培养课外兴趣爱好。

我固执地认为,乡村教育就应当与乡村的氛围融为一体,它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乡村孩子虽然没有电脑,缺少家人指点,甚至没有什么好的课外资料,但他们有着最为广阔的大自然,而自然可以为他们提供得天独厚的资源。习作课上,孩子们抓耳挠腮,缺少观察与积累意识的他们,为写不出一篇满意的作文而苦恼。没关系,只需要稍稍用心,就会有最适合他们的素材。我鼓励孩子们自己动手做风筝,“五角星”、“三角翼”,只要能够飞起来就可以;鼓励他们带一些农村特有的小动物到教室来,螃蟹、虾米、田螺等,只要能够观察就行了;鼓励他们到离校园几步之遥的田野里、池塘边、草地上、树林中转转,注意安全就好。

近日,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发布了《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2》。在对全国9个省份、19个区县、174所学校共5285名教师进行调查后,报告发现,农村教育虽然得到了硬件上的改善,但由于工资待遇低下,职称评定难,在荣誉体系处于末端,农村教师这个职业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却日益减弱。如何解决这一问题,该报告提供了一条出路——切实提高农村教师的工资待遇。据调查,针对“到底多高的工资,才能吸引师范毕业生去农村”,初期月工资达到3001元到4000元时,就有79.4%的受访大学生表示愿意去农村任教;如果工资达到4001元到5000元,88.07%的大学生都愿意下到农村。

农民或农民工群体图书阅读率仅为29.9%,不及全国平均水平。我国乡村阅读令人堪忧。如何缩短阅读的“城乡差距”?这不仅是莫力一个人的疑问。青少年是生力军“现在在乡村居住的都是老人与孩子。老人基本没有阅读需求,有阅读需求的主要是青少年。”民间教育公益组织“立人乡村图书馆”的总干事李英强如是说。今年20岁的蔡小伟出生在湖北省的一个村子中。在购书不便的乡村,图书馆成为孩子们唯一的“书房”。“人们很容易想象一个图书馆的价值,却往往低估了‘图书馆’3个字对乡村的含义。

钟老师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花都出现了一股老师下海热。但她从未动过心,在乡村教学,她没有抱怨过。和钟老师一样,无数的乡村教师,没有抱怨房舍的简陋,没有埋怨工资的低廉,没有嫌弃学生的贫困,只是在默默地坚守,坚守在甚至没有三尺讲台的讲台上。在四周弥漫着世俗习气的环境里,她们依然坚守着内心的淡泊与清雅,很像是一座座精神高地。她们也许没有高深的学问,没有慷慨激昂的言辞,可能也没有儒雅的外表,但却以内心最朴素的爱浇灌着每一棵小花小草,默默地守护着这片精神高地,守护着这些孩子们的未来。

郭巨堂还记得,自己刚参加工作时,村子里人气很旺,村民都还耕田种地,一到农闲时节,人们就会三三两两来到学校,和老师们谈天说地,聊国家大事,有时还聚在一起下下棋、打扑克;平时谁家有人来信了,都会到学校请老师念,并请老师代笔回信。那时候,老师们一到节假日,也会去村民家串门。代课教师王世明家离学校有几十里地,经常不能回家,每到节假日,他都会去学生家里做家访,每到一家,全家人围在王世明身边,谈孩子在学校的表现,请教他如何回家指导孩子上学。

修正版 锐者 仕铭

上一篇: 河北省信息学奥赛 教育机构

下一篇: 亚洲教育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8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