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长相当于古代什么官员


 发布时间:2020-10-31 05:49:14

实际上,这凸显出当前教育资源分布严重失衡,优秀资源往往集中在少数重点学校。如果资源均衡,家长何苦花钱托关系让孩子进入重点学校?正如有网友质疑,既然你们认为“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一种忽悠,那你们自己的子女为什么要占尽优质教育资源,而要民众的子女在教育资源很差的地方接受教育?是的

此外,年初发生于深圳的为银行高官子女加分,也同样向人们展示了权势者在教育领域里的横行无忌。纵观这几个把教育资源当成自己后花园的例子,一个显著特点都是与官员的身份有着直接的关系。换言之,本该是公共事业的教育资源,正在越来越多被一些学校当成是向官员献媚的工具,而一些无良的官员也乐此不疲,欣然接收。可想而知,接受了教育领域里的献媚之后,官员必然要以公权力的特殊回报作为代价。这样的官员与教育的勾结,显然让本就紧张的教育资源沦为权力左右之下的黑洞。

事实上,由于科教文卫这些行业的特殊性,其对于专业性力量的要求本就较之一般部门更高,他们的任免本来也应该更多地遵循教育规律才对。随着社会分工的升级与越趋专业化,社会发展对于技术官员的需求相应提升是必然趋势。但在现实中,“外行管理内行”的官员任免实在不少见,此种“大环境”同样是这则任免通知受争议背后的真实社会焦虑。这种状态的存在,一方面说明职能部门的现代化管理,从软件到硬件都没有形成,治理现代化亟待提升;另一方面,反映出官员任免上的行政考量往往强于对专业与能力的重视。诚然,管理岗位不可能都由专业人士担任,但官员的能力还是要让人信服。而在一个官员信息尚欠公开,民众对于官员评价权不够的现实情况下,一则任免通知引发的围观与吐槽,其背后无不对应着围观者心中的真实块垒。至少,跨界式任免当避免给人以:教育局长是什么人都可以当的错觉。而教育行业需要怎样的领导者,教育领域官员需要怎样的素质与素养,更是一个值得讨论并思考的公共问题。(朱昌俊)。

据《武汉晚报》报道,邓鹤翔2011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取得化学博士学位,曾三次参与完成美国能源部重大项目,在《自然》、《科学》发表3篇论文。单就这3篇论文,可能就会让学术界很多人“望洋兴叹”。相比之下,包括广东揭东县原副县长江中咏、湖南湘潭县原副县长徐韬在内的多个“80后官员”,提拔时往往都伴随着学历造假、程序违规、拼爹……这样的年轻官员能力非但不能服众,而且程序漏洞百出。除此之外,邓鹤翔被评为教授在程序上也合乎规定。

中新网8月11日电 针对看台空座位问题,国际奥委会官员称,在过去的奥运会上,最早的预赛往往是没有坐满的,相信后面的比赛一定会有很多的观众来看。国际奥委会新闻宣传部部长吉赛尔-戴维斯在今天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作出如上表述。有记者提问称,昨天在一个比赛场馆里有很多空座位,官方说是票已经卖完了,居然还有很多空座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北京奥组委是不是想准备用学生和志愿者坐满这些空席?北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副部长孙伟德回答说,这里有点误会,比方说沙滩排球,昨天是9点开始,有一些观众以为票是整个上午都是有效的,他们可能是十点钟或者十一点去看比赛。就像你说的那样,9点钟开始比赛的时候有很多空席,但是到11点钟就已经坐满了。吉赛尔-戴维斯补充说,在过去的奥运会上,最早的预赛往往是没有坐满的,并且我们也应该看到,昨天的天气有点不作美,所以我相信后面的比赛一定会有很多的观众来看。(据奥运官网文字直播整理)。

那些为官员完成“学术加冕”的高校,很多并非出于权力胁迫下的无奈,而是对权力资源的主动谋求。因为答辩程序违规,涉事大学内部也曾讨论,是否要收回季建业的博士学位,但当该校得到和季存在潜在关联的合作项目之后,争议就此平息。这现象绝非个案。招进“官员学生”,高校能得利,个人也不吃亏。《半月谈》杂志就曾报道,说某高校一位博导因带了两名官员博士,儿子被安排了好工作,夫妇二人每年被官员邀请度假;买房后,两名“官员学生”一个“赞助”装修费用,另一个赠送家具和电器。

武汉大学化学院的负责人表示,对于邓鹤翔,学校没有破格,而是根据其学术成果及人才引进办法,评其为正教授。而在一些“80后官员”的提拔过程中,经常可以看见“破格提拔”或者明显的程序违规。所以,公众质疑的从来都不是“80后”这个身份,而是获得提拔的依据和程序。新华社还报道说,武汉大学像邓鹤翔这样的教授有10余位,为什么他们经得住质疑?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倘若那些“80后官员”也像邓鹤翔一样简历过硬、程序合规,社会也将坦然接受。□肖国吉(媒体人)。

恕我直言,难道考点缺钱缺到了监考老师吃不了饭的地步吗,以致连检查考生或向其声明高考“不能带手机”的力气都没有?透过这些官员梦呓般的“搪塞之词”,我们可以一窥某些地方政府对待高考公平态度之漠然,逻辑之荒谬,行动之迟钝。一系列的“不作为”背后是权力的懒懒病在惯性的发作。事实证明,很多贫困地区高考升学率都非常高,他们不差钱吗,他们的考点建得有多好吗?不,高考考的是严谨的学风、考风,考的是教育部门和考生一起对教育公平的守护。如果负有监管之责的官员,对考风建设平时打哈哈,关键时打诳语,实在不行,就玩“指黑为白、强词夺理、垂涎耍赖”的文字游戏;那,关乎许多人命运的高考公平的底线如何守得住?要防止“徇私”和“舞弊”对“底线”的蛀蚀,首先得治治公权力“慵懒”和“赖皮”的毛病。作者:王艳春。

枣桑 乐融 徽案

上一篇: 中山市火炬开发区公办学位

下一篇: 外教一对一在线教育哪个机构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