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畜牧局长成教育局长:最牛跨行的伪冲突与真冲突


 发布时间:2020-10-27 15:03:51

公众对于官员参加天价培训班的担心,主要集中在期间可能出现的滥用公共财政资金以及与企业家的不当利益关联上。一方面,巨额的学费如果以公款支付,不仅造成了财政资金的浪费,也会因为这种挤占而产生不公;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出资让官员接受培训,则会涉及官员能否公平公正地处理公共事务,甚至可能会

近日,原刊载于黑龙江晨报的一份哈尔滨市人大常委会任免公示名单,经人民网转发后很快被各大网站冠以“哈尔滨原畜牧兽医局局长转任教育局长”挂在醒目位置,并且迅速引来广大网友的围观和吐槽。(8月26日人民网)原本一次很正常的干部任免,何以顷刻间引来网络舆论唾沫星子横飞?显然主要是因为兽医与教育的行业差别触动了公众的神经:我们的官员果真都是全才,干哪行就能胜任哪行吗?这至少给人两个方面的疑虑,其一,有道是隔行如隔山,外行当领导行政效能会理想、能给工作带来起色吗?其二,是不是除了提拔升职之外,同级别官员就可以不管专业对口与否任意交流,如此会不会造就一批样样都懂又都不精通的平庸官员,并荒废了官员的专业特长?其实,哈尔滨这次人事变动,不只秦德亮从兽医局长改任教育局长跨度太大,乔树江从工商局长转任兽医局长同样如此;也不只是哈尔滨才存在这样的现象,其他各地都不少见,引发广泛关注和争议的山西安监局长调入山西文联任职就是又一个典型。

所以,这才有了教育部门宣布优秀特殊人才的体育竞赛加分政策,一夜之间变成了官宦富人子弟步入大学殿堂的“垫脚石”。如此严重损害教育公平的事件,牵扯如此众多的官员,影响面如此之广泛,借用一位官员对于此类使得政府蒙羞和教育制度蒙羞的事件评价来说,此乃彻彻底底的一起“丑闻”。曾几何时,有人说,在这个贫富差距逐步拉大的中国,教育公平是保障社会持续发展,社会稳定的重要防线。然而,在这样的“丑闻”面前,教育公平在面对公权私用的现实下,我们再来谈“公平”二字是多么的可笑。

在国外,高官卸任后才能出任校领导或教授;而且,对其学术背景有严格的审查,官员职位本身并非重要条件。克林顿政府时期的财长萨默斯可以成为哈佛大学校长,而克林顿本人则落选,前副总统戈尔也只做了哥伦比亚大学的一名普通教授。但在我们这儿,除了少数知名高校的一些院系能做到严格审查外,多数高校尤其是一些地方高校聘请官员做领导或教授,经常是“经党委、行政研究,征得领导本人同意”就行了。这种情况下,无论高校还是官员,都能“各取所需”:官员凭借权力、名分获取高校的兼职教授,得到一种学术荣誉,可以把自己看作是“儒官”;如果还可招收硕士或博士,则既能满足做导师之愿望,又可培养一批弟子为自己做官创造更好的社会基础。

今年自主招生将更加透明,昨日,两所985高校招生负责人表示,今年起,自主招生将从初审开始全程公示。目前,人大已公示了2015年自主招生入围复试名单,显示超6成通过初审的考生获得专家、地方官员等推荐。首次要求公示初审考生名单据北京一高校招生负责人介绍,从今年开始,试点高校要将初审考核的考生名单、有入选资格考生名单、录取考生名单及相关信息,向社会进行公示。而在以往,经初审可参加高校考核的考生名单,是不必公示的。

或许秦德亮不是哈尔滨市教育局长最合适的人选,可简单地称对其“断然不可接受”,同样不是客观理性的围观态度。显然的是,不是所有的网友都未察觉于此。他们之所以执拗地去放大“以前管猪崽的如今去管学生”,不过是已经目睹了太多类似的事例。从这个意义来说,由畜牧兽医局局长转任教育局局长,如此职位间匪夷所思的“乾坤大挪移”只是一种舆论所指的伪冲突,真正的冲突在于,官员的任用现实中,经常存在着某种“错位”和随意。为何会出现看得见的错位和随意?在我看来,最大的缘由是相对封闭的官员任用机制。

在教育的人文精神层面,冯哲涉嫌受贿的时间跨度长达14年,涉及河南省18个地市的近百所中小学。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以身居教育厅处长的冯哲为金字塔的顶端,其贪污受贿的结果是带坏了基层一大批教育工作者。无论是出于学校危房改造的需要,还是其他种种需求,涉事的诸多基层教育官员和中小学校长已是深谙“潜规则”的世故。那么,谁又能保证这种掩盖着行贿实质的“世故与圆滑”,不会带到工作中与校园里?要确保教育经费“用到刀刃上”,就需要政府对教育经费的预算、构成,以及学校使用教育经费的细节,面向社会全面公开,以确保教育经费在阳光下运行。而且,预算要有刚性,从而削弱行政审批的权限。此外,即便是对被削弱的行政审批权,也要设置监督制衡机制。

制度不错,但由于条件和环境不匹配,在实际运行中就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笔者看来,“校长推荐制”如果在目前情况下匆匆推出,就很可能会落入同样的命运,到2010年也不行。理由主要有三点:其一,目前的中学校长,主要还是由官员担任的,而并非是由“职业教育家”担任的,这就决定了“校长推荐制”暂不可行,除非我们首先对中学校长的任命制度进行改革。为什么呢?理由并不是因为职业教育家比官员高尚,而是在于,如果一旦职业教育家校长因为胡乱推荐而丧失了自己作为教育家的声誉,则他就会从此丧失自己在社会上的立足之地,甚至连饭碗都找不到。

学霸学 惠湘 嘉阅湾

上一篇: 烟台大学法学中外合办学费

下一篇: 有法学和教育学专业的二本大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