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当院士源自学者当官


 发布时间:2020-10-21 21:48:07

反映清官、贪官的电视剧从未断过。有的地方对官员要求8小时以外随时接受监督,有的地方要求官员家里红白喜事请客吃饭办几桌酒席收多少礼金事先申请批准……从本人到家属、从秘书到司机、从出差到出国、从吃饭到睡觉、从用人到用车、从收礼到受贿,从“小金库”到“大金库”……总之,几乎方方面面,都

所以,这才有了教育部门宣布优秀特殊人才的体育竞赛加分政策,一夜之间变成了官宦富人子弟步入大学殿堂的“垫脚石”。如此严重损害教育公平的事件,牵扯如此众多的官员,影响面如此之广泛,借用一位官员对于此类使得政府蒙羞和教育制度蒙羞的事件评价来说,此乃彻彻底底的一起“丑闻”。曾几何时,有人说,在这个贫富差距逐步拉大的中国,教育公平是保障社会持续发展,社会稳定的重要防线。然而,在这样的“丑闻”面前,教育公平在面对公权私用的现实下,我们再来谈“公平”二字是多么的可笑。

在以官为本、官用至上的地方,那句“再穷也不能穷教育,再苦也不能苦孩子”的名言,已经变成“再穷也不能穷政府,再苦也不能苦官员”。雨果还说:“多建一所学校,就少建一座监狱。”马克·吐温后来从反向诠释了这句名言:“你每关闭一所学校,你就必须开设一座监狱。”在理解教育作用方面,连上世纪30年代的军阀刘文辉都强于现在的个别官员。刘文辉在主政西康期间曾放出狠话:“如果县政府大楼比学校好,则把县长就地处决!”有这样的狠话,下属谁还敢把官府建得比校舍好?我们现在还不清楚宁陕县和嵩明县的领导有没有因为重视教育而得到重用,但濮阳县的“天安门”官府被曝光后,我们似乎还未见到相关官员受到处分的新闻。我们不是要经常考评官员吗?其实,当考评者步入被考评者的办公楼时,第一个考评结果就已展现眼前;然后再对比当地的校舍和居民的居住状况,大半的考评结论就已了然于心了……(何龙)。

陕西宁陕县是个人均纯收入不足3800元的贫困县,却拿出了1200多万投入教育,实行15年免费教育。在那里,最漂亮的房子就是学校。在云南嵩明县,县委、县政府至今还在上世纪70年代建的老房子里“蜗居”办公,而校舍却远比官府豪华……雨果曾说:“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智慧与良心。”下水道的“智慧”和“良心”深潜地下,它的“智慧”与“良心”往往要由洪水来测量。而建筑是庞然大物,一眼就能看到它们。一个地方的建筑高低、形状和用途,不仅反映建筑文化,更体现了当地官员的执政理念。

此外,年初发生于深圳的为银行高官子女加分,也同样向人们展示了权势者在教育领域里的横行无忌。纵观这几个把教育资源当成自己后花园的例子,一个显著特点都是与官员的身份有着直接的关系。换言之,本该是公共事业的教育资源,正在越来越多被一些学校当成是向官员献媚的工具,而一些无良的官员也乐此不疲,欣然接收。可想而知,接受了教育领域里的献媚之后,官员必然要以公权力的特殊回报作为代价。这样的官员与教育的勾结,显然让本就紧张的教育资源沦为权力左右之下的黑洞。

有报道称,官员们很少自掏腰包,学费要么是单位埋单,要么是商学院或第三方埋单。如若是单位埋单,公费花如此巨资去上一个EMBA班,是否符合预算支出管理要求?是否真的是工作需要?经过了怎样的程序通过?如若是商学院或第三方埋单,那么公职身份能否收受此笔捐赠?为什么是你能够免单?又如何保证这暧昧不清的关系不会成为“出轨”的前兆?反观部分EMBA培训班的培养目的,仿佛也偏离了为企业培养高层次经营管理人才的初衷。从“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等频频出现的招生广告语中,不难看出“人脉资源”俨然演变成了EMBA培训的一块“金字招牌”,这也难怪国内的EMBA虽不敢在质量上与国际一流比肩,而价格却直冲一线。

“力争让每个学生都有一个‘官’”上海作者陈可慰,在4月9日出版的《瞭望东方周刊》写了一篇短文,谈及今年大四的表弟所在学校最近召开一次毕业生大会,除分析目前的就业形势及对策外,校方还宣布了几项为方便学生就业而创造的有利条件。其中一条是:“提高优秀毕业生、三好学生的评选比例,增加学生会干部及班干部的名额,力争让每个学生都有一个‘官’,以便写进简历,增加就业竞争力。”在中国,自古至今,从娃娃到成人,想当官的人实在太多了。

目前,舆论针对新华学院的“阅兵”,主要集中于两点,第一点是,校长怎么能坐黑色敞篷奥迪这样的豪华车“阅兵”呢?对此,校方解释是,乘车阅兵是学校多年来沿用下来的传统,所乘敞篷奥迪是军训单位租来的,并非公车。对于这个解释,姑且认为校方的解释有道理。但更大的质疑在于第二点,一个学校的校长,怎么能搞“阅兵式”,像一个部队首长一样进行“阅兵”呢?对于“阅兵式”,虽然没有像“八佾”一样有明文规定,但“阅兵式”通常是在国家重大节日或者部队重要的军演上,是由国家元首或者部队高层首长进行检阅。

当然,笔者反对官员在职读商学院,并非是反对官员学习,如果有兴趣、想了解,可以业余时间学习。作为官员,最应该上怎样的大学?我看,最应该上的是社会大学,就是到最基层的地方去体验百姓的疾苦,这个社会大学更利于提高官员的工作素质,更利于促进官场廉洁作风的形成。官员最需要的是人民群众颁的学位。从基层中走出来的官员、善于向群众学习的官员,才能做好人民的公仆。因为他们懂得百姓生活的疾苦,懂得群众在想什么做什么。总是高高在上,在象牙塔里混是混不出人民爱戴的公仆的。我们的官场应该走出上学镀金的怪圈,应该禁止官员读EMBA,即使读书也应该如提案所言,读和工作更相关的MPA,而且官员应该到群众中去,应该读基层平民生活大学,应该读百姓这本大书,这里面有做好公仆的真谛。(殷建光)。

博天艺 夸学 开裆裤

上一篇: 2017韩国丈夫的美女家教xz

下一篇: 广东3岁男童遭醉父抠掉4指甲 母亲现身不愿领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