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减轻中小学课业负担十条规定


 发布时间:2021-05-12 22:12:08

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制定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处罚细则,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对减负工作不力、存在违规行为的地区、学校和个人进行查处和曝光。教育部将对全国各地学生课业负担情况进行监测排名,把各地减负工作开展情况与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等挂钩。通知要求,各地要深化综合改革,从源头上减轻学生

家长们的“变态”源于巨大的升学压力。由于担心孩子上不了好学校,充满焦虑与不安的家长们不停地为孩子们灌输这样的理念:我们什么都没有,只能用能力说话,用成绩说话。于是,家长也和孩子一起,在求学的道路上跋涉、拼搏,逼迫孩子尽可能地比其他孩子多学一会儿,多读一点,多考一分,从学校门口接出来,又把孩子送进培训班……课业负担,就这样叠加起来了。越减越重酿成“全民焦虑”■压弯孩子的身躯,扭曲孩子的精神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

前不久,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2013中国民生发展报告》显示,学业负担过重,锻炼时间过少,营养严重过剩导致学生体质下降。2012年,我国6—15岁儿童中,城乡女孩超重以及肥胖比率高达21.5%;男孩超重及肥胖比率高达32.3%。一个个年少便体态臃肿的孩子,却并不会为身体素质的糟糕而忧虑,只会因考试成绩的不尽如人意而沮丧。这显然是一种教育观的倒置与错位。它不仅压弯了孩子的身躯,而且扭曲了孩子的精神。过重的负担,已成为不容忽视的中国教育之弊、中华民族之痛。

总体上要合并学科,降低难度,进一步增强课程弹性。扩大地方、学校课程开发自主权,增强选择性,满足学生学习兴趣和个性化发展的要求。为此,建议成立国家层面的基础教育课程研究机构,持续进行研究。用评价改革引导“减负”。教育评价是办学行为和学生负担的指挥棒。我国长期缺乏科学的评价体系,导致学校、教师随意加重学生负担。现在急需要根据国际通行的基础教育评估体系,建立我国的基础教育发展水平评估体系,严格规范教学行为,教学内容,教学要求。

再说,“无作业日”如何监督制约也是个问题。为了保证教学进度和质量,又不冒犯“无作业日”新规,教师有可能把原来周三布置的作业推迟到周四或周五;有的家长见学生有空闲,又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所以,还要避免把一个“无作业日”变成多个“多作业日”。其实,减轻学生课业负担,焦点不在于“无作业日”,关键是让学生科学高效地学习。教育者要思考的是如何减少机械的、重复的操练,让学生从无谓的“作业堆”中解放出来。要真正达到减负,不是一两个“无作业日”就能实现的,必须从更新教育理念入手,摒弃应试教育思想,用新课程理念引领教育教学。从这个意义上说,教师不能简单地不让学生写作业,而要研究怎样从学生生理和心理特点出发,调动其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让作业和学习不再成为学生负担。孩子们需要的不是一天的“无作业日”,而是长久的“少作业日”或“快乐作业日”。与其设立“无作业日”,不如将科学精当的作业贯穿于平时,这样才真正有利于学生改进学习方法,提高学习效率。(www.jfdaily.com/blog/32008)彭 薇。

北京中小学“减负八条”政策已实施了近一个学期,但仍有过半学生认为课业负担不减反增,且要接受各种课外培训,厌学情绪比较严重。日前,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与腾讯网教育频道联合,对全国31个省份、近5000名中小学生、教师及家长展开调查,并于昨天公布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减负”情况调查结果。调查发现,仅有近四分之一的中小学生表示“减负”后课业负担“明显减轻”或“有所减轻”,仍有约三成的中小学生课业负担不减反增。其中,北京课业负担减轻比例最高,有60.5%的学生表示“减负”后课业负担减轻了;上海课业负担减轻比例最低,为16.1%。相对初中生,小学生的“减负”效果略好。调查显示,有超半数的中小学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超过1个小时。超六成的中小学生在接受各种课外培训。在接受课外培训的学生中,每天完成课外作业的用时在30分钟以上的占了六成。在中小学生厌学情绪方面,“很强烈”和“比较强烈”的合计比例超过80%,北京在该比例上为50.4%。晨报讯(记者 李小娟 王斌)。

教育部日前在其网站上发布一项工作通知指出,在2013年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减负万里行”活动取得积极成效基础上,教育部将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减负万里行·第2季”活动,对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行为要建立责任追究制度。笔者不知道第1季减负取得了哪些成效,若教育部门能公布一些具体的证据就更有说服力了。因为,从笔者身边的一些家长,特别是家有孩子读名校的家长所反馈的情况来看,课业负担丝毫没有减轻,有的甚至还加重了。

各种媒体对高考状元的过分关注,对过重的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减负”的最大阻力是家长现在“减负”的重大阻力首先不是来自学校,而是来自家长。一些“减负”的地方发生的家教泛滥等“次生灾害”证明了“减负”工作的艰难性。学生负担过重,违背教育方针,摧残学生身体健康,扭曲学生心理,扼杀学生的创新精神、创造能力;同时,在这种体制下,校长和教师的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也不可能发挥,学校无法办出特色,教育家也难以成长和出现。

为使中小学减负工作落到实处,从昨天起,本市开展减负督导监测,由市政府督学直接深入学校,检查学生课业负担,这在本市尚属首次。此次督导,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共委派50名督学,进入全市117所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校检查。他们将围绕今年2月本市公布的“八项减负”要求,了解学校执行课程计划、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家庭作业总量、考试安排、教辅用书与补课、创新增效以及影响减负因素等方面的情况。市政府教育督导室副主任关国珍表示,督导目的在于摸清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实际情况,发现学校在减负增效方面好的典型经验和做法,为教育决策提供建议,逐步建立对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进行督导监测的常态机制,正确引导素质教育实施方向。据了解,此次督导所选取的学校,主要集中在城区和部分郊区,学校类型涵盖了优质校和普通校,能够比较全面反映当前本市中小学校课业负担整体情况。而市督学一改过去督导区级层面的做法,直接深入到基层学校,可以把监测和调研结合起来,既监督政策执行情况,也指导推进工作,还能研究问题的成因,是督导监测工作的创新。

教才 臧智福 建密训

上一篇: 中学教育装备管理应用考核办法

下一篇: 评高三学生筹10万办毕业晚会:致青春不一定得奢华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