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校长特权餐”吃尽“行政化”滋味


 发布时间:2021-03-02 15:24:58

7月26日,安徽省马鞍山市博望区启动中小学校长职级制改革,即取消校长的行政级别,代之以需要定期考核评定、可上可下的“职级”,这项改革也被形容为给中小学校长脱“官帽”。此前,全国已有广东中山、上海、山东潍坊等多地为中小学校长摘除了“官帽”。(8月7日《南方都市报》)实行中小学校长职

还有不足两月,也就是今年8月底,朱清时就要卸任南科大校长。离开学校,朱清时将何去何从?2014年7月2日,朱清时在办公室里接受了齐鲁晚报记者的专访。离任之后会去故宫博物院齐鲁晚报:您在南科大工作了五年,也是南科大备受争议、风雨兼程的五年。您现在回头看,有什么体会和感受?朱清时:这五年我透支了太多的身体,压力很大,身体一直不太好。南科大从无到有,一直在争议中前行,我感觉在当下的中国,南科大每走一步都是异常艰难。

他指出,大学的行政化,首先,是大学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政府不能够过多利用行政手段去管理大学,而要更多的采用一些像政策法规导向、经济杠杆调节、检查评估和信息服务这样的手段去对大学实现宏观的管理,尊重大学的办学自主权。另外,大学内部的治理结构问题。现在比较突出的是怎么样协调好大学内部的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之间的关系,目前主要倾向是行政权力对学术权力干涉过多。钟秉林并表示,大学作为一个社会组织,要实现它的管理目标必须有一种科学的关系。这种层级式的管理,如果取消了行政级别不叫哪一级(司局级、处级、科级),应该也要有另外一种方式把层级的机构更优化一下,以便于统一管理,提高效能。“比如也可以叫‘部门经理、总监’,不能处于无序的状态”他表示,我想加强公共管理,提高管理效能是任何一个大学都高度重视的问题。

在今年的“两会”上,关于高校“去行政化”的呼声甚高,诸如取消大学行政级别、民主遴选校长等等。可是要一下子去行政化谈何容易,毕竟我们整个社会都是行政主导的社会,大学作为其中的一个社会组织,很难超越这个基本的框架。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无所作为,在局部条件成熟的地方或许能够进行一些突破。行政主管部门所控制的各种资源中,经费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各个学校办学经费的大头都来自行政部门的“ 钱袋子”,在经济上受惠于人,谈独立、去行政化,难免有些空洞。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温家宝数次公开批评教育行政化,并明确表示“大学最好不要设立行政级别”。此观点已成社会共识,只需朝着这个大方向一步一步去落实了文/王全宝“农民解放了,获得了土地;资本解放了,获得了市场;教育解放了,获得了教育家。”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2月28日,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下文简称《规划纲要》)公开征求意见新闻发布会上,新任教育部长袁贵仁提出了未来教育去行政化的思路,“我们想建立起一套新的,适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然后逐步取消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的倾向。

”由此,一个内部事件演变成公共事件,被认为是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的一次对抗路演。之后不久,2007年9月8日,教育部原副部长赵沁平在北京语言大学演讲时也着重指出“大学官本位影响学术发展”,被认为是教育部高层提出教育行政化问题的标志性事件。近几年“两会”期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指责大学内部高度行政化,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2009年3月,两会期间,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邵鸿指出,大学行政化程度愈来愈深,改变了大学的性质,他呼吁取消大学行政级别,民主遴选大学校长。

学术行政要合力运行秦绍德(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有个故事说,一位老教授因为一份表格没填好,就遭到行政人员的训斥,教授大怒。有位博士留校做教师,同时担任系主任助理,单单每月为教师算奖金单,就令他头疼不已。这两个故事都折射出行政和学术的错位——“服务教师、服务学生、服务教学一线”才是行政力量在高校存在的理由;同时,行政管理是非常专业的事,“去行政化”是要让行政真正为学术发展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和保障。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教育部终于发文承认南科大的合法身份,可与此同时,南科大也愈来愈靠拢原来的教育体制。当了南科大校长三年后,朱清时在接受采访时如此回顾,“南科大走过的是一条不平凡的路,也是一条艰难的路,最难的地方就在于你得依靠行政的力量去行政化。”去行政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触动既有的行政体制的利益,意味着你要让人自砸饭碗,这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哪怕力大生猛如高宠,也只能挑落十一架铁滑车,最后力竭身死,以南科大这样一杆小枪,能在厚重凝肃、壁垒森森的行政铁板下,撬开一丝教育改革的罅隙,已属不易。所以今时今日,朱清时不方便说了。此时,人们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南科大教育改革一定会成功,但是不一定在南科大。”这是绝望所在,也是希望所在。也许南科成了一梦,可是会在别处成为现实。当初未批先建成立南科大的时候,朱清时表示不能再等。今天,往下走,触动的利益会越来越深,遇到的阻力会越来越大,可改革,不能再等。需要步子稳,更需要马蹄疾!(本报评论员 董碧辉)。

廈门 慧以渔 宁真

上一篇: 中国有色金属协会继续教育网

下一篇: 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有哪些专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6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