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改革与中学教育去行政化


 发布时间:2021-03-07 08:35:21

到了下一级学院,院长利用自己的行政职权,也可能把资源向自己的学科靠。这样便可能出现资源配置的无效率,使行政领导垄断了学术资源的配置权,教授在学术资源配置上说不上话,学术资源得不到优化配置,引起教授的不满,影响学校的发展。记者:找到症结,我们如何解决“去行政化”?顾海良:按照《高教

然而,这不表示二者不能有交叉,现在高校一般都是内行领导,很多院长、系主任本身都是优秀的学者,还有一些其实是属于学术职务,如教研室主任、重点实验室主任等,一些岗位例如教务、科研管理部门某种程度上也应该是教授担任,这不能一概而论。我想,大学当然要找在学术上有所建树的学者担任这样的岗位,而不能认为这位学者有行政的职务就认为他是行政的代表。我看过那个统计,凡是有个职务哪怕是担任教研室主任都算进去了,我们也可以反过来看,如果担任职务的前提是教师教学和科研水平优秀,那么我恰恰认为这个统计结果是合理的。

同时,高校监察部门受到业务知识、人力的限制,面对多个领域的监督难以深入。此外,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符合现代大学制度要求的高校权力制衡机制,高校内部各种权力常交织在一起,行政领导往往同时担任学术系统、社群系统的重要成员,权力之间缺乏制约,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相对弱势,为腐败发生提供了便利。随着高校纪检监察体制的改革,这样的情况相信会逐渐有所改善。章程规定要落地 不能成摆设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如今高校严重行政化,导致了行政治校的局面,意味着学校对行政负责,而不是对教育负责。

他表示,大学的定位首先是教学、科研、培养人才以及社会服务。因此,对于学校的教学质量、科研水准,不应以行政判断、行政干涉来定,而应由教学的专门管理部门和学生来评价。程天权强调,想要解决大学的行政化问题,最重要的在于学校管理层应依照法律要求和规定来办学,自由敞开思想来实事求是的研究。作为学校的管理层,首先应对自己有个定位,按照教育规律和学生身心成长的规律,把青年人培养好,把专业研究做好,对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而不是时时刻刻想到我是部级、局级、处级,这个没多大意思。”(完)。

“高校去行政化”,第一层是外部治理,行政管理部门要缩脚,减少行政部门过度干预;第二层是内部治理,高校内部行政权力要缩手,降低对教学、学术的不当影响。“高校去行政化”,不是弱化行政管理,更不是告别行政管理,而是要摆正行政与学术的关系,不能错位,更不能越位。教育部日前发布《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 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到,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克服行政化倾向。高等学校要加强学术组织建设,落实《高等学校学术委员会规程》,实现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相对分离,保障学术权力相对独立行使。

在现代教育体制中,政府可以通过拨款机制来体现其对大学的管理,避免行政部门对大学管得过多、过死,以实现主管部门和高校的合理权责划分。高校外部行政化的去除在于管办分离,学校内部治理结构的去行政化,必须靠体现学术自由、高校自治的大学章程。外部立法和内部章程,互为补充,才能保证高校选任、议事、决策的独立性,最终实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教育部核准发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及南开大学、浙江大学、中南大学、中山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9所高校章程。

天之杰 中心词 立弗特

上一篇: 中国家庭教育研究院卜森威

下一篇: 初中心理健康教育言语有温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