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称教育“去行政化”亟待实质性突破


 发布时间:2021-02-26 15:16:12

近日,中国青年报对昆山杜克大学校长刘经南进行了采访报道。刘校长以自己掌舵不同性质高等院校的经历,谈到了当前中国高校行政化管理体系下专业设置固化,资源分配搞平均主义,从而形成千校一面,同质化现象严重等方面的问题,笔者对此非常赞同。我认为,中国高等教育要想在主体性质、管理机制、专业设

在此情景下,它们也有了“干扰院士遴选”的利益驱动。应看到,院士遴选经常受到各种干扰波,不少地方省长亲自出马跑关系,而“官员院士”也时有曝出,张曙光将受贿款用于院士评选,更引发公众哗然。而收窄具有提名资格的主体面,就指向矫枉。取消高校、企业等单位的提名资格,让人欣慰。但它也并不完全等于院士遴选就能“突出学术导向”。首先,仍未被架出提名渠道外的部分组织,如各地科协,是否会成院士评选“向学术归位”的掣肘,还不好说;再者,院士评选背离“学术本位”,是嫁接在学术评价体系难去行政化的土壤上的,如今将高校、企业提名资格取缔,释放出了去行政化的信号,但却难根除其土壤。

“我首先是一个教授,然后才是校长。学校如果行政化严重的话就会没有活力,扼杀创新。”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一直大力呼吁高校去行政化,“高校去行政化已成为国家意志。不去行政化,教育改革其它措施都是隔靴搔痒。”他认为行政化的严重后果是滋生浮躁,在学校里形成不利于学术发展的价值导向。“如果中国的大学都这么行政化,就没有希望,学术在衰退,那还谈什么诺贝尔奖,还谈什么大师。是什么使学术衰退,就是因为每个人都去追求行政权力了,讨好行政权力去了,就没有人坐下来兢兢业业地做学问。

这种风气如果延续,学校将来就非常危险。”其实,非常危险的还包括杰出人才的培养。试想,当搞科研的都想当官,还怎么搞好科研?当搞科研的都去当官了,谁来搞科研?即便是卓有建树的学者,一旦沦为学官,也难有建树。这样的氛围中,谈什么培养杰出人才?王义遒还说:“现在搞科研的人比较多,竞争过于激烈,所以有些地方‘内斗’很厉害,谁想出来很困难。就好像一筐螃蟹,谁都想爬上去,但后面的钳子会把它拽下来。”如果科学家都把精力放在斗人上、放在搞关系上,放在防范被人斗上,又怎能成为杰出人才?当然,钱学森所说的杰出人才是指大师级人才。

还有抄袭现象严重,有些学者为什么不愿在公开场合发表自己的观点?因为一说出来,就会被别人抄走,与国际上学术交流必须注明应用他人成果惯例相比,我们做得还是很不够。所以,学术自由深刻地包含着尊重他人学术成就的内涵。如何去功利化和实现学术自由记者:《规划纲要》提出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您对此怎么看?顾海良:我们注意到《规划纲要》在“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这一条中,提出了“完善治理结构”。我认为,完善治理结构,是政治权力、行政权力、学术权力三者进行合理配置的过程。

”谈松华说:“取消‘逐步’二字意味着改革现在就提上日程,但做到这点还需要一个过程。”据了解,不久前发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倾向,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谈松华指出,《教育规划纲要》的正式文本在提到“高校去行政化”时,增加了“随着国家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推进”这样的前提条件,“这样就与《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衔接起来、一致起来,共同指导并推进改革。”此外,正式文本在“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中,增加了“自主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这一修改将改变目前政府审批导致专业设置‘一窝蜂’的现象,有利于学校发展特色专业,告别千校一面。”谈松华说。

王乘 辟才 宫崎

上一篇: 上海市慈善教育培训中心电话

下一篇: 慈善教育基金资金管理使用办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