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高校去行政化按学术规律办事


 发布时间:2021-02-28 17:12:39

“签了劳动合同,感觉人生完成了一件大事情,心情放松,学习动力却大减;没有签到满意合同的,内心无比纠结,也难以在课堂上集中精力学习。”刘占芳说,他和好多老师都觉得,给大四学生上课很不舒服,“不来上课,或者来了混日子,作业更是应付了事。研究生也有类似情况。”刘占芳说,这样的情况出现已

在更大层面上,当前中国大学行政化至少表现在三个方面:大学机构的级别化、学术体系的科层化和大学管理者的官僚化。只有当“985”、“211”的存废之论最终可以指向高校去行政化这个顶层命题之时,资源配置以及教育平衡才是可以被期待的,才是有意义的。网民“佘宗明”认为,“985”、“211”只是行政主导的管理体制的衍生物,而非体制本身,时下最需要的是将高校办学跟行政化环境隔离,让资源配置实现“教育规律主导型”模式,减少行政干预,进而带动拨款方式、竞争机制等一揽子的改革。(记者 陈伟 整理)。

李连达表示自己一无所知,并解释,浙大药学院院长只是自己的兼职,每年去的时间有限,每次去更是只有一天时间用来指导学生,而且还是集体开会的形式。另据公开报道,李院士为浙大带来了上百万元的科研经费。中国工程院对这起事件的调查结果是:浙大科研合作者贺海波等人剽窃情况属实,浙大药学院兼职院长李连达负有疏于管理、教育不力、监管督查不严的责任。浙大校方随后也表示,不再续聘李连达。王志新委员认为,解决院士“多栖”问题,是教育去行政化的一方面。教育去行政化,不仅是官位去行政化,关键是资源分配的去行政化。要让那些“挂名”院士不能给单位带来利益,说不上话,算不得数。(记者原春琳 张国)。

尤其是学校,现在争取资源,得和政府打交道,没有级别,谁会理睬校长?这是按照体制内传统思维思考问题。当前的教育地位不高,社会形象不好,是因为学校没有级别或级别不够高吗?不是,而是因为有级别,而且是在部分高校党委书记、校长行政级别提升到副部长级之后,教育的行政化问题变得更为严重,随之产生急功近利办学的恶性循环。行政级别让学校成为政府部门的附庸,失去学校办学的灵魂——独立和自主,进而也失去教育和学校的地位。二是取消行政级别难道要把行政也取消吗?这种论调,故意制造一个伪命题:教育去行政化就是去行政,进而“论述”行政在学校里是不可去的,由此否定去行政化。

应聘者需具有5年以上教育教学工作经历,熟悉中小学教育的基本规律和特点。高级中学和中职校长应具有中学高级教师职称,其他校长应具有中学一级或小学高级及以上教师职称。通过实行“校长负责制”,校长作为学校法定代表人,负责主持学校全面工作。校长的责权范围更加明晰,既可以对学校的教育教学、教研教改和行政工作进行决策和统筹,又可以结合学校工作的需要,确定学校内设机构及其负责人的人选,组建学校教育教学团队。在实现“去行政化”之后,长期以来清远市中小学校长捧着的“铁饭碗”也将被打破。通过实行轮岗交流、绩效考核等制度,清远市中小学校长将真正实现“能者上、庸者下”。(记者/赫鹏翀)。

就像高等教育需要“去产业化”、但高等教育是产业;大学需要“去行政化”,但大学是要行政的,行政体系不能去掉。就拿武汉大学来说,在校学生近5万人,庞杂的学校事务都让教授来管,而没有专门行政机构和行政人员来管理,是不可能有办学成效的,教授不仅管不好,而且还会影响教授们的本职工作。记者:大学是需要一定的行政管理,但大家为什么对行政管理有这么大的意见,提出“去行政化”呢?顾海良:这是问题的关键。现在有一种说法,认为大学“去行政化”,就是去掉大学的行政级别,这样理解有些简单化。

“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中,这三件事都得到了中央的充分肯定,当时先行先试的历程中,虽然困难重重,但现在都变成了国家行为,每个高校都要去做。对此,我感觉很欣慰。”朱清时说。他还强调,尽管南科大在去行政化或高考改革方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未来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艰难险阻,南科大要坚持改革办学,把学校办得更好,这样才能留住和进一步招收更优秀的人才以及更多优秀的学生,“我们招聘的老师都很优秀,但如果南科大一旦做得不好,这批优秀人才失望了,他们就有可能离开。”此外,记者了解到,南科大首届教改实验班的学生将于今年底毕业。对于这些学生的“流向”,朱清时透露,“多数学生都在申请国外的研究生,即使在国内也是申请做研究生的比较多,还没有看到有想就业的学生。”不过他也称,其实从前年开始,就有很多大企业曾向南科大教改实验班的学生抛出橄榄枝,“有多少愿意要多少”。(记者/孙颖 实习生/宁雅丽)。

朱清时还表示,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他觉得校长和书记职务一人兼任的模式会对改革更有好处。“南科大要坚持改革办学”南科大改革对高等教育改革提供了哪些经验?回顾与南科大走过的4年多历程,朱清时说,“学校走体制创新之路,法人治理结构,全员实行聘用制”、“去行政化,教授和学校要有真才实学”、“高考改革,实行高考成绩、自主招生成绩、平时学业成绩三部分综合评估来决定是否录取”三件事情是南科大过去几年改革最核心的,也已经有了成果。

其次要赋予大学充分的办学自主权。大学不仅需要去行政化改革,也需要从繁重的检查、过多的职能中解放出来。这就要求,教育主管部门逐步将权力下放到大学手中,让大学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不改变管理上的“一刀切”现状,大学“千人一面、千篇一律”的问题将永难改变。“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这是“五四运动”留给我们的宝贵思想遗产。温总理所言“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是对这一遗产的再次强调。中国高等教育需要改革的地方还有很多,归根结底,是要让大学拥有思想的自由、学术的自由、办学的自由。唯此,大学才能找到丢失的灵魂,中国才可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刘义昆(湖北 大学教师)。

这些我们一再批评的大学教育乱象,归结起来就是两种病:名曰行政化和功利化。大学行政化,让教育家不出,官僚横行,一个小官员可以对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呼来喝去;功利化让学术垂拱,金钱当道,只顾眼前利益。本应是精神灯塔和社会思想库的大学,或跟随权力亦步亦趋,或成为资本的奴隶。行政化和功利化,互相呼应,如附骨之疽,挥之不去,让大学精神沉沦,与“世界一流”渐行渐远。大学去行政化和功利化,正如温总理所说,必须有办学自主权。战争年代群星闪耀的西南联大如此,那些有志追赶“世界一流”的大学,也应该是如此。

立弗特 胚胎学家 房扑

上一篇: 中国将在3年内取消公办普通高中招收择校生

下一篇: 北京中招择校须公开计划 收费不超过三万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88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