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人才管理行政化造成“中国式”人才浪费


 发布时间:2021-03-04 01:50:48

第二,我们的干部管理分为两类,一类是管理干部,职能部门的干部成员,由党委按组织程序管理。另一类是业务学术类干部,比如院长、院系主任、研究所所长等。由校长提名在校委会上任命。这样使得南科大的校长有了干部管理权。第三,南科大的领导层也分为两类。一类是上级任命的,只有五个,是有行政级别

教育的行政化自然导致教育模式僵化,功利化也必然导致教育急功近利,而创新型人才的培养,恰恰需要自由灵活的教育模式,需要远离急功近利的短平快思维。聚焦: 教育改革住房、医疗、教育,被公众称为“新三座大山”。在医改已破局的今天,与人才培养和国家未来密切相关的教育改革更令人期待。《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已进入倒计时,教改的关节点究竟在何处?纲要的出台将会给教改指明什么样的方向?以下两篇文章将对此进行探讨。

而制定大学章程,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然而,缘于教育的特殊性,一定程度的意识形态色彩,导致公共部门的介入越来越深。很大程度上说,目前的大学章程,其重点还只能是规范高效内部的治理,至于外部关系的平衡,特别是校长、书记等管理者的任命,高校章程恐怕还鞭长莫及。而长期以来的行政化浸淫,大家不仅已经习以为常,相应地也形成了教育系统内部的既得利益群体。大部分教授、校长、官员都对此欣然接受已久,改革的动力必然很小,改革的对象却注定基数颇大。

比如,院士在使用自己的提名权时,也可能受其所在单位如高校、企业的影响和干扰,而学术团体也是如此,因为这些学术团体不仅同样会受行政、利益因素干扰,而且它们本身往往也是高度行政化、利益化的。诚如秦伯益院士指出的,“一旦哪个人被学术团体或院士提名了,其所在单位还是可能会去帮他(她)公关”,“学术团体就一定比行政单位靠谱吗?”这再次告诉了我们这样一个事实,院士制度的去行政化、去利益化改革,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孤立的仅关乎院士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个与其他许多领域的行政化、利益化密切相关、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系统性社会问题,如教育、科研等领域的行政化、利益化。因此,要想去除院士制度的行政化、利益化,不可能仅靠自身的单兵突进,而必须同步系统化地全面推进相关领域改革,如教育和科研体制、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去行政化、去利益化。张贵峰。

全国人大代表刘占芳。记者 郑宇 摄面对严峻的就业形势,高校如何提升教育质量?3月4日,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大学航空航天学院副院长刘占芳提出3条建议:延迟毕业生双选会时间、推进高校去行政化、去商业化。提前找工作让大四变成了“混日子”刘占芳认为,不少高校毕业生“质量”不高,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是大四就开始找工作,4年的学习时间缩水为3年。“大四上学期,就有毕业双选招聘会进驻校园。”刘占芳注意到,他的学生一进入大四就开始频频参加各种双选会,有的学生甚至逃课去找工作。

取消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是要教授治校还是教授治学?要不要取消行政级别?□ 中国科技大学原校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委员:大学行政化的表现是一切运作都以行政权力为主导,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应该代表教授的声音,现在成员多为各个系的主任、院长甚至校长。-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代表:高校行政级别不是现在有的,把学者放在一定的行政岗位上,恰恰不是行政化,是尊重教授。当社会习惯于以行政级别来衡量其社会地位时,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

本报讯 (记者徐静 通讯员方玮)近日,华南农大校长陈晓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语出惊人。他说,中国大学的行政化,把大学分为三六九等,人为制造教育的不公平。“中国高等教育存在不公平性!中国把高校分级别——副部级大学、正厅级大学、副厅级大学等等,这本身就是在强调大学的行政化、官场化。”陈晓阳说,在改革开放前都没有这样做,为什么90年代之后的先进教育却要搞出这些等级差别?这是错误的,是在制造人为的不公平。他认为,“211”工程的高校固然在承担科技创新方面贡献卓越,但在人才培养方面数量上的比例并不高。陈晓阳说,国家教育资源的投入并不公平,不断加大对“211”“985”高校的投入,但对普通本科院校投入相对少得多,很多高校千方百计争夺优质教育资源,但这种“名校效应”不是大学自己努力做到的,而是国家在帮忙。他强调,不能因为强化“211”学校的投入,而忽略对一般本科院校的投入。

对此,他提出五项建议,其中有四项是尽快落实“高教法”,切实保障大学自主权,淡化行政权力对高等院校的约束和干预,使高校依照国家法律成为相对独立的办学实体;强化高校学术委员会、教代会的权力;制定《高等院校信息公开条例》,加大信息公开力度;高校应及时将学校基本工作情况和有关信息公布,接受师生员工和社会监督,防止出现教育腐败现象,促进高校民主管理。邵鸿特别提到,希望明确取消高等院校的行政级别,改变大学校长的产生方式。“大学的行政级别是政府行政化管理高校的重要标志,要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使其回归学术本位。”为此他建议,探索建立新的机制,民主遴选大学校长。此前,中国人民大学已经公开竞聘副校长,校内外反响良好。该校校长纪宝成表示,今后人民大学只要不是换届,就按照这种方法进行。

总渣 王尚杰 里扬

上一篇: 印度情迷家教 magnet

下一篇: 印度教育方面的电影有哪些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