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不提教育去行政化了


 发布时间:2021-02-28 17:14:23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教育部终于发文承认南科大的合法身份,可与此同时,南科大也愈来愈靠拢原来的教育体制。当了南科大校长三年后,朱清时在接受采访时如此回顾,“南科大走过的是一条不平凡的路,也是一条艰难的路,最难

放眼世界一流高校、科研机构,无不崇尚真理、追求卓越、坚守“学术本位”,给人才成长提供自由空间。反观我们的教育、科研、医疗机构,深厚的行政化、“衙门化”色彩无疑会导致人才管理和评价模式的僵化,扼杀学术自由和创新精神。同时,行政权力占据资源分配权,助长了“中国式”人才浪费。解决此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改革现有的管理体制,去除行政化色彩。上个世纪初,蔡元培提出“大学为纯粹研究学问之机关”,打破人才引进的藩篱,创造了自由民主的学术环境,领风气之先。近100年后的今天,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去行政化”,必将有助于形成激发人才创造活力的制度优势。笔者认为,去行政化是党中央对舆论关切的正面回应。问题是,简单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的行政级别也许是容易的,破除行政化管理模式的道路却是漫长的。如何确保真正落实,仍有赖于各项制度综合发力。改革的核心就在于改变我们的理念,调适我们的心理,完善我们的制度,让事业单位回归其职能本位,促使其健康有序发展。俞海萍。

教育关系到每个人和每个家庭,是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之一,而教育公平更是各种社会热点的交织处。三中全会将教育改革置于推进社会事业改革创新的重要位置,恰是希望以教育改革为突破口,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质量,进一步激发教育溢出效应,推进各项社会事业更加公平、公正。教育公平是人发展起点的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促进教育公平,保障社会公平,是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必然要求。教育公平的关键是保障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重点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保障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公平,根本保障措施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主要责任主体是政府。

“即使卸任也心系南科大”2009年9月10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从时任深圳市代市长王荣的手中接过聘书,成为南科大创校校长,聘期5年。到今年9月10日,朱清时的任期将满。对于是否会卸任南科大校长,68岁的朱清时表示,“我年龄比较大了,希望有更有朝气、精力更充沛的年轻人来承担责任。”他还表示,无论如何选择,自己对南科大的责任一点不会减退,会用全力帮助南科大的发展,“南科大办得如何,估计要二三十年后才能看得出来。

错在于取消行政级别、代之以职级之后,并没有改变校长的选拔、任命、考核、评价的方式——还是由行政部门主导,而不是从职业化、专业角度选拔。选拔出来的校长还是首先对上负责,而不是对师生负责。由于只有职级的变化,一些地方仍套用行政级别对校长队伍进行管理,包括发通知要求某一级别的校长开会等。与此同时,由于政府管理学校的方式并没有变化,取消行政级别,被一些校长认为是对教育进一步矮化。取消中小学校长的行政级别,是去行政化的重要一步,但要取得去行政化的实效,必须进一步推进改革。

几年下来,南方科技大学的去行政化之路走得异常艰苦。“去行政化是一件很难的事,要全国一起才行,光一个大学局部来做是很辛苦的。”朱清时感慨。当前,“去行政化”遭遇了行政方自己决定“去”的悖论。“一旦去行政化,教育部门就要向学校放权。”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事业单位和主管部门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有级别的话政府可以通过行政级别管理事业单位、任命领导;事业单位领导也有了向上升迁的通道。高校、医院、事业单位行政化的背后是资源的配置权和话语权。

销冠 先河 入村

上一篇: 济南中考录取四轮招生19842人

下一篇: 湖北省出新规:择校必须在统一的招生平台实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