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期待南科大新校长“有些政治地位”


 发布时间:2021-02-26 11:12:30

在这方面,美国常春藤盟校成员康奈尔大学或许能给我们不少启示。康奈尔大学的章程非常重视行政管理人员的规定,对于校长、院长、大学秘书等各类行政人员的职权进行具体且严格的限定,“校长聘任副校长,由兼任教务长的常务副校长主持学校的日常行政管理工作”。这些条例保障了康奈尔大学的管理机制有效

中新社北京8月1日电 题:教育去行政化:碎步改革不停步中新社记者 马海燕全国第四次教育工作会议召开之后半个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终于正式向社会公布。这份历时两年、经过两轮公开征求意见获得200余万条建言的蓝图公开之时,全国重点大学的校长们都有一个疑问:何时他们肩头的副部级行政序列最终不再与校长这一职务比肩?这一疑问也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面对的难题,“我们现在的教育确实存在许多问题:一是教育行政化的倾向需要改变,最好大学不要设立行政级别;二是让教育家办学。

不无悲观地说,即便朱清时继续留任,南科大的改革成色较之于公众的期待,也早已打上了折扣。回顾这场南科大试验,其立场鲜明的“去行政化”口号,确实切中时弊。不过,南科大一直是“内忧外患”并存,矛盾重重:第一批学生被要求必须参加统一高考,建校核心团队中途离开,过多依赖朱清时,多方谋求行政资源的支持……种种迹象显示,南科大的试验之路走得极其蹒跚。如今建校四年有余,无论是南科大校方,还是最初抱以高度期待的舆论,面对前路迷茫的改革之途,如果仅以高等教育改革注定艰难聊以自慰,显然是肤浅的。此时,撇掉悲情,以更为理性的态度重新审视这场伟大的试验,或许才能不负彼时改革之理想,实现最初之梦想吧。(朱昌俊)。

对此,熊丙奇认为,“完善问责机制”只能有限遏制高校腐败。要根本遏制高校腐败,还在于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校长公开遴选,对师生负责;行政权受到制约,不能主导教育资源和学术资源的配置;教师、学生有参与学校事务的权利,拥有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和评价权。熊丙奇认为,要推进大学去行政化,一方面要政府向学校放权,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另一方面,要建立防止自主权被滥用的学校管理机制,这就要推进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只落实自主权,不改革学校内部管理,或者只调整学校内部管理,不落实自主权,都难以解决当前的问题。“推进去行政化改革的力量还是行政部门,这让去行政化的改革举步维艰。”熊丙奇一语道破症结所在。(记者林露)。

而制定大学章程,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然而,缘于教育的特殊性,一定程度的意识形态色彩,导致公共部门的介入越来越深。很大程度上说,目前的大学章程,其重点还只能是规范高效内部的治理,至于外部关系的平衡,特别是校长、书记等管理者的任命,高校章程恐怕还鞭长莫及。而长期以来的行政化浸淫,大家不仅已经习以为常,相应地也形成了教育系统内部的既得利益群体。大部分教授、校长、官员都对此欣然接受已久,改革的动力必然很小,改革的对象却注定基数颇大。

“你没有行政级别,出去参加会议都不会受到重视。在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科研经费申报、与地方政府打交道方面,行政级别的高低往往意味着能获取多少资源。”山东大学教授马广海说,以行政为中心,校长、处长、院长几乎掌握了学校的所有学术和公共资源,所以教授争当处长、院长成为象牙塔里的价值取向。一些事业单位主要领导享受到了行政级别带来的利益和便处,对于“去行政化”自然没有积极性。重庆某厅级高校一位教授说,一些校领导利用行政权力在职称评选上占尽优势,摇身一变就成了二级教授,就成了专家。

此风盛行引发了新一轮的“读书无用论”。破除教育功利化,有利于凸显教育的公共事业属性,为教育公平奠定基石。三是要破除教育精英化。教育精英化导致我国教育不足现象严重,也加重了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合理、不公平。我国社会有一种极强的精英教育情结,轻视大众教育和职业教育,接受精英教育是许多家庭唯一的追求。工业化是我国相当长的时间内的主要任务,培养高素质的技能型人才是教育的使命。教育的精英化使我国技能型人才培养严重不足,不能满足工业化的需要。

同样,如果论证的数据是别人的,自己没花费劳动,也不受学术自由保护。可见,学术自由是有限制的。学术自由的概念是:对问题进行科学、诚实探讨的学术结果的自由表达。这意味着抄袭来的、凭空想象的,都不是学术自由,是不受保护的。另外,学术自由是学者间的平等探讨和坦诚交流,其本身包含着对学术不端和学术腐败的制约。但我们看到,在我国还存在着只重我之自由,不给他人平等学术地位的现象,在一些研讨会上,有些学者发表完自己的观点后,或匆匆走人,或交头接耳,不去认真倾听其他学者观点,甚至对与自己相左的观点冷嘲热讽。

教育的地位显然不能通过级别来体现,行政级别的存在恰恰是矮化了教育,既严重影响学校的独立性、自主性,也使学校官场气氛浓郁。这种说法盛行,暴露出管理者、办学者并不愿意真正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而是想守住既得利益。——学校有行政级别,对于政府部门来说,可为一些官员提供升迁的台阶(正厅或副部,当前不少高校的校长、书记就空降而来);对于学校的领导来说,则可一边是学者、一边是官员,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通吃。为此,有必要明确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具体时间节点。

蟒河 慕斯卡 列特

上一篇: 幼师长期打孩子就无人察觉?

下一篇: 重庆残疾人特殊教育学校图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34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