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配置不均 “985”“211”直指高校行政化之弊


 发布时间:2021-03-02 18:33:34

中新社石家庄1月17日电(记者陈林)“去行政化是一个翻天覆地的重大改变,改变很难,主要来自全社会对它的认识还不足。这就像包产到户,刚开始社会不理解,经过30年大家就认可了。”17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因参照香港科技大学建校模式,要建成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这样说。沈志刚分析说:“行政化倾向不是高校特有的,而是社会上广泛存在的‘官本位’心态在高校的表现,有了权力,就能掌控更多的资源。而高校是我国目前少有的保留着完整的计划经济体制特征的单位,从招生到就业、从专业设置到课程建设、从教师招聘到学校领导任命,从每一项经费的下拨到每一项成果的验收,都是政府在管。”“目前,社会上有一个很清楚的行政体系,高校如果没有现在的管理模式,在运作过程中也会碰到很多困难,比如不知道该和谁对话,找不到主要负责人,让你很难办事,使学校发展受阻。

自主办学,就是学术至上、教育家办学、教授治校,允许大学有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把校长选任权、大学评价权、学生招录权真正交给大学,舍此没有更好的办法。自主办学、教授治校,是高层领导的认识,也是众多教育界有识之士的呼声,但为何一直难以推行,而大学的行政化和功利化却大行其道?高等教育的问题,病征虽然表现在大学,但根源在教育制度,以及教育主管部门。教育部门集资源分配权、人事任免权、大学评价权于一身,对大学的影响巨大。

此次南方科大的筹建,可以说是一个破冰之举,将为国内其它大学的改革提供很好的示范效应。当然,要让大学真正的和官僚化、行政化说再见,仅靠朱校长一人之力还是不够的。政府应该在给予大学资金、人才等支持的前提下,给予大学更大的自主权。此次南方科大进行的教育体制改革方面的探索,也将遇到难以想象的阻力,在“去官僚化”、“去行政化”的原则下,可能难以与国内教育体系相接轨,不要教育行政部门的任何资源,学校的发展也可能会举步维艰。但是,任何改革都不会是在局面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进行的,在勇于改革创新的深圳人看来更是如此。有改革者的坚强决心,有民意的强大支持,我们有理由期待着中国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呈现在我们面前。作者:文志飒。

他说一个大学需要观念和目标的指引,需要一个充满理性的工作思路和目的。中国大学要找回丢失的灵魂,同样在于大学校长与教育政策制定者。如何找回大学丢失的灵魂呢?首先要实现大学的去行政化。有人形容如今的大学是“校级领导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管理部门繁多、工作人员日趋膨胀并未带来行政的高效,却带来了办学成本的日益高企,也使得大学官本位氛围继续蔓延。只有改变行政化现状,实现学术权力核心化,高等教育才有希望。

大学的行政级别是政府按照等级对大学进行资源分配造成的,只要政府不改变按照级别对大学进行资源分配的方式,大学的行政级别就会一直存在。不管采用何种方式对大学进行管理,关键是资源分配不能再按照级别论资排辈。所以,取消大学行政级别并不是大学去行政化的核心内容,大学去行政化的关键是改变政府对资源的分配方式。如果政府不改变资源分配方式,而仅仅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那么大学的发展可能会面临更加复杂的环境,甚至可能会出现不利于大学发展的状况。

有同学在网上发问:“看看学生宿舍都破成什么样了,这你咋不觉得寒碜呢?”面对昆明理工大学的豪华酒店,总有人想起,曾经在这座城市生长过的西南联合大学,于是感叹今不如昔。靠富丽堂皇的楼堂馆所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是暴发户似的想法。即便地位尊贵如北大,有时也不能免俗。它当年破土兴建豪华的北大博雅酒店,也挨了不少网友的骂。大学到底要靠什么才能让国人觉得脸上有光,是靠有形的建筑还是无形的资产,是靠大楼还是大师?这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还真成了问题。

”在高校多年的他深知学校行政化之弊,他对记者举例说,比如一个科研项目,决定经费划拨的不是教授,行政领导具有很大权力。“即使为了在学校里拥有更多的学术资源,学者们也要拼命去当官,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就丧失了学术精神,当上了官,又没有精力投入研究。这是个大问题。”钟秉林认为大学就是大学,绝对不能成为衙门,如果形成平等自由的学术辩论氛围就要去行政化。去行政化实质在于去“官本位”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学校认为大学是一个学术组织,不应被行政干预太多,高校确实需要“去行政化”。

在今年的“两会”上,关于高校“去行政化”的呼声甚高,诸如取消大学行政级别、民主遴选校长等等。可是要一下子去行政化谈何容易,毕竟我们整个社会都是行政主导的社会,大学作为其中的一个社会组织,很难超越这个基本的框架。但这并不意味着就无所作为,在局部条件成熟的地方或许能够进行一些突破。行政主管部门所控制的各种资源中,经费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各个学校办学经费的大头都来自行政部门的“ 钱袋子”,在经济上受惠于人,谈独立、去行政化,难免有些空洞。

我刚被遴选上时,还没有同意任职,曾和政府商量的“书记、校长一人兼得的模式”,这个是一种探索,南科大的探索。对于下一届,政府 准备把校长和书记分出来,这样做也是一种探索。哪种模式对南科大的改革好,还在探索。我们只有等下一届完成后才能够拿出来对比一下,看哪一种模式是适用于 高教改革。齐鲁晚报: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再次提出高校的去行政化改革,为什么这项改革就这么难呢?朱清时:“去行政化”不是这几 年才有的,早就有了。

葱油饼 做习题 云翰科

上一篇: 为什么教育是人类社会特有的活动

下一篇: 2016教育学专业基础综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