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去官化的南方科大充满期待


 发布时间:2021-02-28 02:09:24

学生参与不足制约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当前我国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一个制约因素就是学生参与不足,特别体现在学生缺乏参与学校民主管理,作为大学利益相关者的学生主体其自身利益保障不足。在中西方大学发展史上,学生参与学校民主管理具有久远的历史,无论是中国古代的书院还是近代蔡元培执掌的北京大学,

大学首先是个教育、科研,学术和思想碰撞的场所,而不是官场;校长的存在价值首先是为学术科研尽心服务的管理人员,而不是官员。过多地让权力介入到大学的运行之中,必然带来学术氛围的弱化,权力主导模式的形成,从而扭曲了管理和服务的关系,造成了各种教学资源、科研资源的错配。大学行政化对大学的伤害,根本上还是权力决定地位、官位决定资源分配的机制使然。大学对行政化的过度追求,某种程度上也是趋利避害,是对环境的适应、进化的一种方式,行政化的高校虽然不是一个合理的大学运行机制,却是一个很好的争取资源的模式。

正因为民众对大学独立有如此大的期待,所以筹建中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称"办大学要去官化"时,民众才会有如此大的关注,在我们的舆论生态里,当议论某个事件时就意味着其已经形成了普遍的影响甚至形成了常态,如今大家对“办大学去官化”如此谈论正是大学中的行政乃至官僚影响已经从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大学的良性、健康发展。同样人们对于朱清时的期待恐怕也是因为他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时为保证教育质量坚持中国科技大学不扩招,以及在整个高校评估的过程中采取原生态评估,不刻意准备和有意迎合。

□苑广阔调查处理学校人员是否违规、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老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老师著作是否涉嫌抄袭……根据《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北大学生将有机会享受这些权利,同时北大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也将有学生代表参与。(据8月10日《新京报》)高校行政化现象多年来一直备受诟病,而“去行政化”喊了很多年,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有人可能把北大的这些举措看成是高校内部的改革,但是在我看来,北大的尝试既是内部的改革,同时也是向着“去行政化”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他说,对学校来说,行政管理是必要的,但不必要的干预是不必要的。这是我们从政府如何更好地管理学校来考虑。从学校内部说,也有行政管理的问题,看到有的媒体上在说学校的行政管理倾向,我想这主要是高等学校更突出一些,我们在文本中提出公办高等学校要坚持和完善的党委领导下校长负责制,这是我们的基本制度。他介绍,同时我们要发挥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在学科建设、学术评价、学科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我们还提出了要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充分发挥教授在教学、科研和学校管理中的作用;我们还特别强调,加强教职工代表大会、学生代表大会的建设,还要注意发挥群团组织的作用。

再比如,我国从2011年年底开始探索校长公选,教育部选择了两所部属院校公开选拔校长,本来,对于新选校长,教育部是完全可以尝试不再设立级别的——对于“老人”来说,已有级别再取消面临的阻力势必很大——可教育部并没有这么做,而且,在所有985高校新任校长、党委书记的任命函和新闻宣传稿中,都会特别强调指出副部长级,这是淡化行政级别,还是强化行政级别?有一种说法是,学校如果取消行政级别,将降低教育的地位。这种说法完全不能成立。

曾被人们认为改革亮点、寄予厚望的教育去行政化改革未有多大突破,显然会直接影响公众对教育的评价。袁贵仁指出:"教育改革既涉及体制机制,也涉及思想观念,还涉及人们的切身利益,有些方面的认识还不尽一致。一些重大改革有了宏观层面的决策部署,但配套的政策措施有待进一步跟进。各地各校改革的热情很高,但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单靠地方或者一个部门很难突破。"为此,笔者建议教改《纲要》应通过立法程序,变为教改法案。这样,教改就从教育行政部门牵头,变为全国人大主导,这既可排除现有教育法律法规修订滞后对教改措施落实的影响,也可督促放权的部门切实放权,转变职能,同时协调各方力量,解决教育部所提到的单靠地方或者一个部门难以突破的问题。我们期待在新的一年中,能在教育去行政化改革方面,解决困扰改革的深层次问题,取得实质性突破。(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教育学者 熊丙奇)。

心肌梗死 程铭 古纲雪

上一篇: 小学收看国防教育影片报道

下一篇: 幼儿园小班安全教育的家访记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