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小学教育管理行政化论文


 发布时间:2021-03-04 01:49:45

取消行政级别,让大学摆脱行政化的制约,就是为了让大学有更多的独立性、自主性,能按照学术的规律办事。其根本目的不在于少几顶官帽,而是让学术造诣高、让有专长的人冒出来,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才能和创造力,造福于社会。校长不该有级别,校内的各种行政职务同样也不该有官场意识,他们都应

虽然各个大学包括巨无霸的北大、清华,都对本科评估顺从如仪,但中科大的前校长朱清在任时就是不买账。据我所知,作为人大的现任校长,纪宝成先生至少在人民大学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有权威的,也做成了许多别人做不了的事。可为什么对他所讨厌的大学行政化,一点动作也没有?也许,我们的校长刚刚意识到大学行政化的危害,也许,是他已经到了退休年龄,行将离开校长岗位。中国的国情,退休或者即将退休的官员,总是会说点实话。即便如此,我依然相当感动,实话晚点说,总比不说好。光说不做,也比不说也不做好。(张鸣)。

那么,大学人可以主动去掉内部行政化否?客观而言,这也是一个难题。可以说,南方科技大学遭遇的困境就表明,外部管理的行政化困境不消除,单一地消除内部行政化是寸步难行,问题重重。因为大学内部的行政机构是外部管理机构的“代言人”。道理很简单,如果教、科、文、卫等单位的行政级别不配套取消,更重要的是如果整个社会的官本位风气不纠正,只简单去掉内部行政化,恐怕是不可能的。如果国家没有整体的关于高等教育去行政化的制度设计和安排,没有配套的、可以落实的各项具体措施,没有破解社会上已形成的官本位社会氛围,高等教育去行政化可能就会成为空中楼阁。所以,高等教育的行政化由来已久甚至积重难返,去行政化也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了。附着在“教育部大学”上的理想与现实不仅仅是大学人的课题。何时才能让去行政化的理想与顽固的现实合拍呢?期待有关方面更有力的回答。(朱四倍)。

“五年校长生涯,我留有两大遗憾。”卸任在即,朱清时跟本报记者坦言,南科大虽然走出了前几步,但离登顶的路还有很远,“我希望下一届校长更加年富力强,更有思想,能够把南科大改革进行下去。”高校最大的弊病是人治而不是法治齐鲁晚报:您认为这五年南科大进行的改革,触及高校教育改革的核心了吗?朱清时:目前中国高校最大的弊病是人治而不是法治。说白了就是“行政化”,“去行政化”是最大的改革。因为大学是一个学术机构,必须按照追求学术卓越的 原则来运作,而不能按照谁官大谁说了算的方式来运作。

长久以来,导致学校没有办学的个性与特色,所以也无法培养创新型人才,“去行政化是学校在办学方面提高的必然选择”,能在高校章程中凸显反腐的相关内容,也是一个进步。熊丙奇说,他更关心的问题是大学章程规定的内容有多少能得到切实落实,如果章程的条款不能落地,就只是摆设。未来如何把章程落实还是一个未知数。熊丙奇说:“不能行政说了算,要明确党委常委会、校务委员会、学术委员会、教授委员会的角色,以及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的作用。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早就提出,“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高校去行政化”,第一层是外部治理,行政管理部门要缩脚,减少行政部门对高校过度干预;第二层是内部治理,高校内部行政权力要缩手,降低对教学、学术的不当影响。第一层是简政放权,现在是改革的最好时机,推进应该不太难,而难点反而在第二层:高校内部治理。“去行政化”,对高校内部治理提出更高要求。

在教改规划纲要颁布之后的过去三年,我们原本是有机会开始取消大学校长行政级别的尝试的。比如,新建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明确提到“去官化,去行政化”,宣布学校内部行政人员将没有行政级别,可随后深圳市委组织部出面为南科大公选局级副校长,这也宣告“去官化,去行政化”遭遇重挫。对于一所全新举办的大学来说,上级管理部门为何硬要给予套上级别,耐人寻味。据说,有级别才能吸引优秀人才,按照这种逻辑,大学将无法去行政化了。

这自有道理。这一方面说明,高校去行政化已是大势所趋,但同时也表明,目前的高校要“去行政化”依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换个角度,是不是高校“去行政化”之后,腐败就销声匿迹了呢?存疑。真的问题在于,治理“干部车房超标”,是不是能像反腐败一样,苍蝇老虎一起打,不留死角?尤其高校这种传播精神文化的特别机构,更要“格外关照”。除了纪检等部门要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更要调动公众和媒体的监督之手。对于查实的,与党政机关一视同仁,严格追责,毫不手软。如果高校成为反贪防腐的法外之地,毁掉的将是我们的精神家园,这将是灾难性的。

”高校的本质属性是国家科研教学机构不假,但在现行的中国特殊体制下,高校都具有行政级别,符合“党政机关”的一切特征,那么,适用《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几同于常识,何需特别说明?所谓性质归类不清,显然只能是一种搪塞卸责的借口。而且,这个《标准》出台于 1999年,而辽大新校区建设则在一年之后的 2000年,按理说,在配备办公用房时就该严格执行规定。即便当时真如所称的“不知道有此规定”,但既然同为当地高校的辽宁医学院和辽宁省交通高等专科学校都严格按照《标准》执行,也该早早改正。

■ 一家之言不让校企等提名院士是种纠偏,但也要警惕,部分仍具提名资格的组织还会成院士评选学术化的掣肘。6月11日,中国工程院表决通过了《中国工程院章程》修订案,新章程明确了院士候选人的两种提名渠道:一是院士直接提名候选人;二是委托有关学术团体,按规定程序推荐并经过遴选提名候选人,它取消了高校、企业等的提名资格。而昨天审议的《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在院士提名、票选、退出等机制上也做出了与工程院章程类似的修改。

文聪 祛斑 总主

上一篇: 青岛教育研究科学院成立批复

下一篇: 印度的幼儿教育理念是什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