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教育行政化相对的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2-25 12:48:13

学生参与不足制约现代大学制度建设当前我国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一个制约因素就是学生参与不足,特别体现在学生缺乏参与学校民主管理,作为大学利益相关者的学生主体其自身利益保障不足。在中西方大学发展史上,学生参与学校民主管理具有久远的历史,无论是中国古代的书院还是近代蔡元培执掌的北京大学,

高校外部监督主要依靠社会监督,然而当下高校普遍缺乏信息公开的主动性,社会公众所能获取的信息相当匮乏,监督疲软是必然结果。推进现代大学制度的建立防范高校招生腐败,首先要加快高校去行政化改革,推进现代大学制度的建立。笔者认为,去行政化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理清政府与高校之间的关系。通过立法从制度层面具体界定政府对高校的权限,规定政府对高校进行宏观管理与提供服务,而不能干预高校的具体事务。要优化高校内部治理结构,实行学术和行政分离的“二元化”配置策略。

比如许家印的这个足球人才青黄不接的问题,也把希望寄托在了教育部身上。每一个社会事业行政化的过程都不是单方面的,都是社会要求和权力膨胀一起作用的结果。结合到后来就变成彼此不分,市场和行政不分。在教育行政化的去留之间,其实是有很多不舍的。在办学的时候,大学都希望尽量不要干涉,可是当要钱要资源的时候,又希望自己级别越高,靠山越大,在主管部门中的分量越高越好。某种程度上说,这是矛盾的,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这样的事不存在,享受了更多的资源,到最后最终要被资源摆布。

国新办28日举行的发布会上,有记者向袁贵仁提问,大家都认为现在大学教师普遍的官僚化严重,您认为最近会不会出台取消行政级别的措施,或者近期有什么政策的考虑?袁贵仁回答说,我们在研究和制定教育规划纲要的时候,对怎么解决这一问题,也经过了深入地调研思考,提出了应对的方法思路。《规划纲要》中有一句话,“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他介绍,行政化管理倾向有两个方面,一条是政府对学校管理的行政化倾向,另外一条是学校内部管理的行政化倾向。

高校监管机制缺失导致权力在盲区中肆意伸展。其一是高校内部权力监督整体不力,主要表现为纪委、审计等专门监督部门监督缺位。我国高校现行的监督体制是纪委“双重领导制”,纪委要在接受上级纪委和同级党委的领导下开展反腐倡廉工作。在这样的体制下,纪委就陷入了既要监督党委又要依附于党委的两难局面。审计部门也面临着同样问题。高校内部监督机构职能虚化,而普通师生由于缺乏监督保障权,对监督信心不足,不愿监督。其二是高校外部权力监督表现疲软。

深圳不愧是经济特区,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各个方面的改革都走在全国的前列。深圳市目前正在加紧建设一所全新的大学——南方科技大学。卸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的朱清时,正式受聘为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据报道,朱清时是国内大学首位按照国际惯例,由猎头公司全球遴选出的校长。在接受聘任后,朱清时表示,南方科大将实现去官化和去行政化,按照教育规律办事,实现教授治校。朱校长的这番“去官化”、“去行政化”言论的发表,立刻吸引了许多关心高等教育的人士的目光。

朱清时在南科大校长任上的最后一天,以一篇完美的演讲结束了。在台下,新生一张张年轻的面庞像注视着英雄一样仰望着他。英雄暮年,壮心不已。遗憾有那么一点,伤感也有那么一点,当朱清时转过身,背影消失在南科大的校园中时,许多人都为之叹了一口气。很少有人把一所大学的命运与一个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从根本上说,这也是一种强人治理,并不符合现代大学的精神,但人们依然作着这样的憧憬。南科大无疑被符号化了。高校去行政化已经喊了很多年,可鲜有破局者,钱学森之问也屡屡被提及,可几乎成了悬念,南科大这一点微弱烛光让人感受到了希望,也让身为创始人的朱清时身上平添了很多悲情色彩。

高校行政化的突出表现,就是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而这种格局的形成,就在于行政权力的统管意识与粗暴干涉。现在,清华的校长主动将权力放弃,把权力交给学术委员会的成员,这种放弃当然是一种去行政化的体现。同时,清华的高校章程还在总则中强调了办学不受校外机构、个人、组织的非法干涉,这是对其办学自主诉求的一种外在保证。所谓办学自主,首先要有自主的空间才行。当然,在可圈可点之外,高校章程在推进去行政化的进程中,还应该有更多的点睛之笔。

概而言之,就是推进政府向学校放权,实行“管评办”分离。如果不整体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方式,而只是推进校长职级制改革,结果很可能加剧教育的行政化,也会让人质疑:不是说推进教育去行政化改革,要取消校长级别吗?现在取消了校长级别,可为何不见教育去行政化?进而会成为反对取消行政级别的理由,教育去行政化改革也就更加艰难。说到底,教育去行政化改革,关键在政府放权。检验改革是否动真格,要看学校的办学权有无增加、学校能否实行教育家治校、教师的教育自主权有无增加、学生的教育权有无增加,但以此审视眼下的校长职级制改革,并不见政府部门有多少放权举措,或者说是在政府部门不放权的框架进行的,因此只能说是“伪改革”。(熊丙奇)。

这些年南科大风波不断,甚至有些时候差点翻船,只是我一直硬着头皮在孤独中思考,在内心里保留一分自信和坚持。客观地说看到学生学到真正的知识,取得骄人的成绩,将来能为社会做出大的贡献,我还是很高兴和欣慰的,我相信南科大依然有众多可能,将来大有可为。齐鲁晚报:您卸任南科大校长后,将要做什么?朱清时:其实我到南科大工作之前,已经在故宫博物院的古陶瓷研究基地工作。我想我离任之后,还是会去故宫博物院做我喜欢的事。正朝着健康方向发展我们没有失败齐鲁晚报:南科大自2007年创校以来,似乎就贴上了改革的标签,作为一所大学,它被赋予了太多意义和期许,对此您怎么看?朱清时:从一开始,我就能理解大家对南科大的关注。

王尚杰 鸿谱星 易建联

上一篇: 区域教育的概念应如何确定

下一篇: 小班区域活动教育笔记600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5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