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科大换党委书记 业内称其去行政化渐行渐远


 发布时间:2021-03-06 01:16:32

此次南方科大的筹建,可以说是一个破冰之举,将为国内其它大学的改革提供很好的示范效应。当然,要让大学真正的和官僚化、行政化说再见,仅靠朱校长一人之力还是不够的。政府应该在给予大学资金、人才等支持的前提下,给予大学更大的自主权。此次南方科大进行的教育体制改革方面的探索,也将遇到难以想

在这种情况下,制定大学章程就显得尤为重要,也是高校去行政化的第一步。然而,大学章程要真正发挥“高校宪法”的作用,一方面取决于其制定过程中的利益角力,是否真正在去行政化上迈出关键一步,并取得实质性的突破。另一方面则取决于各方究竟有多大的权力,是否实现了权力的制衡与分解。而从实际看,从理论到现实之路并不平坦,一部大学章程也无以全面解决问题。以南方科大的尝试为例,以“现代大学”作为建校初衷,呈现的却是令人大失所望的结果。

而制定大学章程,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然而,缘于教育的特殊性,一定程度的意识形态色彩,导致公共部门的介入越来越深。很大程度上说,目前的大学章程,其重点还只能是规范高效内部的治理,至于外部关系的平衡,特别是校长、书记等管理者的任命,高校章程恐怕还鞭长莫及。而长期以来的行政化浸淫,大家不仅已经习以为常,相应地也形成了教育系统内部的既得利益群体。大部分教授、校长、官员都对此欣然接受已久,改革的动力必然很小,改革的对象却注定基数颇大。

“大学、医院取消行政级别后,工资、福利待遇标准如何确立?山东大学规定教授工资比副厅级高100元,这还是参照行政级别来定工资,而没有符合各行各业特点的市场评价体系。”马广海说。受访专家还指出,要坚决打破主管部门决定校长、院长任命的框子,取消事业单位领导的“任命制”,交由职、员工选举产生,实现管理者的职业化、专业化、专家化。否则,即便去掉行政级别的“皮”,行政化的“核”也仍然存在,算不上真正的改革。声音过去这么多年,去行政化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行政级别也没有取消,试点效果不明显源于改革没触及核心。

在论及高校章程的作用时,维护办学的自主权和学术活动的独立性被重点强调。而要想真正维护办学和学术活动的独立性,就必须以大学“宪章”性质的高校章程,对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的关系、地位、作用作出清晰的界定和厘清。比如,学术委员会的作用到底是辅助性的,还是主导性的?校务委员会是否能够对决定办学自主的经济问题作出发言,并产生影响?监察委员会的监察范围是否涉及学术权力,有无透明运行的机制?这几个问题,事关办学自主权能否如实兑现,以及不会蜕变。

这自有道理。这一方面说明,高校去行政化已是大势所趋,但同时也表明,目前的高校要“去行政化”依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换个角度,是不是高校“去行政化”之后,腐败就销声匿迹了呢?存疑。真的问题在于,治理“干部车房超标”,是不是能像反腐败一样,苍蝇老虎一起打,不留死角?尤其高校这种传播精神文化的特别机构,更要“格外关照”。除了纪检等部门要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更要调动公众和媒体的监督之手。对于查实的,与党政机关一视同仁,严格追责,毫不手软。如果高校成为反贪防腐的法外之地,毁掉的将是我们的精神家园,这将是灾难性的。

朱清时在南科大校长任上的最后一天,以一篇完美的演讲结束了。在台下,新生一张张年轻的面庞像注视着英雄一样仰望着他。英雄暮年,壮心不已。遗憾有那么一点,伤感也有那么一点,当朱清时转过身,背影消失在南科大的校园中时,许多人都为之叹了一口气。很少有人把一所大学的命运与一个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从根本上说,这也是一种强人治理,并不符合现代大学的精神,但人们依然作着这样的憧憬。南科大无疑被符号化了。高校去行政化已经喊了很多年,可鲜有破局者,钱学森之问也屡屡被提及,可几乎成了悬念,南科大这一点微弱烛光让人感受到了希望,也让身为创始人的朱清时身上平添了很多悲情色彩。

学术行政要合力运行秦绍德(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有个故事说,一位老教授因为一份表格没填好,就遭到行政人员的训斥,教授大怒。有位博士留校做教师,同时担任系主任助理,单单每月为教师算奖金单,就令他头疼不已。这两个故事都折射出行政和学术的错位——“服务教师、服务学生、服务教学一线”才是行政力量在高校存在的理由;同时,行政管理是非常专业的事,“去行政化”是要让行政真正为学术发展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和保障。

”谈松华说:“取消‘逐步’二字意味着改革现在就提上日程,但做到这点还需要一个过程。”据了解,不久前发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倾向,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谈松华指出,《教育规划纲要》的正式文本在提到“高校去行政化”时,增加了“随着国家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推进”这样的前提条件,“这样就与《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衔接起来、一致起来,共同指导并推进改革。”此外,正式文本在“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中,增加了“自主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这一修改将改变目前政府审批导致专业设置‘一窝蜂’的现象,有利于学校发展特色专业,告别千校一面。”谈松华说。

森夏 湖希来 郑则仕

上一篇: 甘肃教育考试院分数查询系统

下一篇: 艺术体育类教育培训机构监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