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议提高高校教育质量 去行政化去商业化


 发布时间:2021-02-26 09:28:09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加快高校去行政化。君不见,象牙塔内也充斥虚荣之风。在一些高校,教授的荣耀远远比不上行政人员实惠,在权力通吃的现实语境中,一个处长职位就能让教授们疯抢。高校确实应该去行政化,这是回归教育规律的必由路径,也是教育家办学的一大

只是,人大校长至今在位,大权在握,如果真的如此反感大学行政化,不比我等小民,他其实是有事可做的。至少,可以在人民大学反一反行政化,尝试一下教授治校。用不着真的反掉,做做姿态也好。之所以这样说,不是苛求我们的校长。因为据我所知,在人民大学,学术行政化的病象一点都不比别的学校轻。远的不说,前年,因为行政权力干预教授职称评定,我跟学院领导发生了冲突。在把事情闹上网之前,我曾给校长写过两封信,结果石沉大海。此事后来掀起了轩然大波,据说让人民大学的声望受到了损失。

在一定意义上,这是官僚价值压倒学术价值、官员价值压垮教授价值的隐喻。“中国只有一所大学,就是教育部大学,我们都是分院”的强调,从一个大学副校长的口中说出,无非告诉我们,连大学中的当官者都知道症结在哪里,但是,教育部就是装着“不知道”。如此吊诡和尴尬,难道不是当下中国大学日益陷入行政化泥淖的注释,不是大学日益侏儒化的表征?“教育部大学”把大学的过度行政化归结到教育管理部门身上,这有一定道理,但并非问题的全部。

教育部这次公选校长的公告,有两方面值得关注:一是按照1:3至1:5的比例确定面试人选。面试人选名单及个人有关情况将在教育部网站和职位所在高校校园网进行公示。这确保了师生对校长选拔的知情权;二是面试采取竞职演讲和考官提问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面试结束后,在教师干部代表和学生代表中进行民意测验。综合面试、民意测验等情况,按照1:2的比例确定考察对象。这个过程,体现了师生对校长选拔、任命的参与权和表达权。相比于此前的校长选任,有很大的进步。

但是笔者认为,高校招生腐败症结在于高校体制行政化色彩浓重,大量信息被人为封闭,监管机制无法有效运行。高校行政化导致高校招生其实并不“自主”。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逐步建立,高校管理体制行政化趋势越来越明显。校长都由上级行政领导任命,学校各部门负责人都有行政级别,学校的人、财、物等各项权力很大程度上都为行政力量所掌握,行政凌驾于学术、教学之上。在这样的体制背景下,高校的自主权、自治权被严重限制。“信息黑箱”促成了高校招生权力的寻租。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大学是独立法人,依法自主办学,实行民主管理。”邵鸿说,近年来,政府行政对大学的干预日益强化,大学越来越像行政单位而非独立的教学科研机构。行政机构成为学校主导部门,学术委员会权力被虚化。来自九三学社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百分之六十二点六的受访者认为,大学的学术委员会只是“装饰”或仅能对学校重大学术事务提供参考意见。邵鸿认为,大学行政化的恶果是,从事实上改变了大学的性质,否定了老师和学术的主体地位,不仅使大学按照教学科研规律自主办学和管理创新空间越来越小,而且使真正追求教育工作和学术创新的人才在大学中不断边缘化。

本报讯 (记者徐静 通讯员方玮)近日,华南农大校长陈晓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语出惊人。他说,中国大学的行政化,把大学分为三六九等,人为制造教育的不公平。“中国高等教育存在不公平性!中国把高校分级别——副部级大学、正厅级大学、副厅级大学等等,这本身就是在强调大学的行政化、官场化。”陈晓阳说,在改革开放前都没有这样做,为什么90年代之后的先进教育却要搞出这些等级差别?这是错误的,是在制造人为的不公平。他认为,“211”工程的高校固然在承担科技创新方面贡献卓越,但在人才培养方面数量上的比例并不高。陈晓阳说,国家教育资源的投入并不公平,不断加大对“211”“985”高校的投入,但对普通本科院校投入相对少得多,很多高校千方百计争夺优质教育资源,但这种“名校效应”不是大学自己努力做到的,而是国家在帮忙。他强调,不能因为强化“211”学校的投入,而忽略对一般本科院校的投入。

学企通 王文源 雨凝

上一篇: 小学生国防知识教育手抄报图片大全

下一篇: 乡镇卫生院健康教育培训讲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8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