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校长脱“官帽”难解教育行政化之结


 发布时间:2021-02-25 13:50:23

高校章程中“自主”共提553次成最热高频词学生可参与调查高校腐败近日,教育部公布了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等15所高校章程核准书,这已是第五批出炉的高校章程。去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东南大学等6所高校率先出台章程,截至目前已经有47所大学陆续拥有了自己的“家规”。据《法制晚报》记

“去行政化不是说把行政级别去掉就完事,应该有配套的制度。”顾秉林举例说,如果不要现存的行政级别,那么将来政府从学校里选人,将有怎样的制度衔接,这都需要考虑。“比如政府部门需要学校里的人去当司长,或要调出一个副省长,这种情况下怎么跟现实中的用人制度相衔接?”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不完全对立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认为,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完全对立也是不对的。“两种力量不是完全对立的,只要是一个组织,就有科层结构、管理结构,这是组织运行和实行科学管理的要求,必然也就会产生层级,有一些人把这个作为行政化来看,是不对的。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文简称《决定》)全文发布,《决定》提到,“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这让舆论再次关注大学的去行政化问题。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早在2010年颁布的《国家人才发展规划纲要》和《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已明确提出,但之后就没有了下文。对于“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应该明确时间节点和路线图,否则“逐步”就会变得遥遥无期。

”在医疗领域的试点中,“行政化”的烙印一样清晰可见。2011年北京市面向社会竞争性选拔市属医院院长、副院长,但选拔中要求“如果是公务员或参照公务员管理人员,应担任正处级职务,或者担任副处级职务满2年”。困难 “行政化”附着重重利益许多教师都是持美国绿卡的“海归”,但国家对公派出国规定必须持公务护照才能报销,一张“绿卡”就卡住了教授们的国际交流;没有行政级别就没有事业编制,也没有养老金……“教育去行政化”“教授治校、自由办学”……这是教改“试验田”南方科技大学最有影响力的办学方针。

中新网9月6日电 国新办今日就《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颁布实施两年来教育改革发展情况举行发布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就“大学去行政化”等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我认为学校肯定有行政管理,任何单位、任何机关,甚至家庭也有管理,但不要‘化’。”袁贵仁强调,“我们现在说管理体制改革,这是教育体制改革一个重要的内容,所以管理体制改革就是要改革中央管地方、政府管学校、学校管师生的办法,但是要用科学、合理、符合规律的实事求是的办法来解决这些行政化的问题。

铁板钉钉的事实,难道也要等“上级下整改要求”?扩招政策之下,高校早已不是当年的高校,人们心目中的“清水衙门”“象牙塔”,早非当年。高校的花边新闻、学术剽窃、腐化堕落消息常常充斥我们耳边。一位在国内某著名大学任教的同学就曾感慨,现在某些校领导太像土豪暴发户了:出入香车宝马,坐拥豪宅美院……一副十足的“官老爷”派头。有人说,“大学校长”这个称呼已经被毁掉。从这个新闻看,真一点不夸张。要说病根,人们常将之归罪于高校“行政化”的教育体制,让校长从一个教育者蜕变成了一个官僚。

曾被人们认为改革亮点、寄予厚望的教育去行政化改革未有多大突破,显然会直接影响公众对教育的评价。袁贵仁指出:"教育改革既涉及体制机制,也涉及思想观念,还涉及人们的切身利益,有些方面的认识还不尽一致。一些重大改革有了宏观层面的决策部署,但配套的政策措施有待进一步跟进。各地各校改革的热情很高,但面临的深层次问题单靠地方或者一个部门很难突破。"为此,笔者建议教改《纲要》应通过立法程序,变为教改法案。这样,教改就从教育行政部门牵头,变为全国人大主导,这既可排除现有教育法律法规修订滞后对教改措施落实的影响,也可督促放权的部门切实放权,转变职能,同时协调各方力量,解决教育部所提到的单靠地方或者一个部门难以突破的问题。我们期待在新的一年中,能在教育去行政化改革方面,解决困扰改革的深层次问题,取得实质性突破。(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教育学者 熊丙奇)。

国外一些大学确实在“强化”行政,但那是在行政极弱的前提之下。我国高校办学,行政可能占90%以上的决策权,集行政、教育、学术权力于一体,而国外一些大学,行政在办学中,可能只有10%的权力,其强化,只是在10%基础上增强功能,这和我国内地高校是一回事吗?行政决策的效率确实很高——领导可以不听任何意见就拍板,然而这种决策机制,极为随意,已经闹出很多问题,如高等教育的大扩招、大合并,基础教育的撤点并校、建超级中学等,都产生严重后遗症。针对这种决策模式,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明确提到,要增强教育决策的科学和民主,不能都由行政决策。以上这些争议,本不应该存在——行政化主导之下,难有好教育、好学校,而且在国家层面,推进教育去行政化,已达成共识。之所以有“争议”,是一些既得利益者在搅浑水,希望保留级别,以及级别相对应的利益。熊丙奇。

布吉爱义 幼易 乐升

上一篇: 虚报家庭收入申请助学金 “贫困生”天天打车上学

下一篇: 高校宿舍装空调成大势所趋 经费紧张不应成借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42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