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日报:“校长脱官帽”重在改变理念


 发布时间:2021-02-25 20:50:12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希望加快高校去行政化。君不见,象牙塔内也充斥虚荣之风。在一些高校,教授的荣耀远远比不上行政人员实惠,在权力通吃的现实语境中,一个处长职位就能让教授们疯抢。高校确实应该去行政化,这是回归教育规律的必由路径,也是教育家办学的一大

在教改规划纲要颁布之后的过去三年,我们原本是有机会开始取消大学校长行政级别的尝试的。比如,新建的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明确提到“去官化,去行政化”,宣布学校内部行政人员将没有行政级别,可随后深圳市委组织部出面为南科大公选局级副校长,这也宣告“去官化,去行政化”遭遇重挫。对于一所全新举办的大学来说,上级管理部门为何硬要给予套上级别,耐人寻味。据说,有级别才能吸引优秀人才,按照这种逻辑,大学将无法去行政化了。

但在一些代表的眼中则认为不宜“操之过急”。“所谓‘官本位’现象在中小学并不多见,也不严重,很多老师还是兢兢业业地教学,而行政的存在对一个学校的运作也是必须的。”广东汕头市金山中学校长李丽丽代表坦诚,作为校领导,虽然也要经常开会,有的可能甚至也不是自己专业领域的会议,但却并未认为这是简单无谓的应酬。“有的会议即使不是我们的专业领域,但也能够听到社会上的其他声音,对个人素质的提高也有帮助,能学到不少东西。”李丽丽认为,基础教育“去行政化”也是一个趋势,但不宜急于一时,而是要根据各地、各学校的发展需要,逐步建立校长职级制。

在这样的机制下,真正面向社会需求的教育改革、面向研究前沿的学术问题都无法及时得到反映,中国大学的应变和创新能力自然就大为不足了。从行政化管理的具体效果看,中国高等教育的资源分配未必都是平均主义,985、211、一本、二本、三本、教育部直属、省属等各个不同层次的高校,形成差别极大的等级化系统,但本质上并没有太多差别。虽然行政主导高等教育的多元探索也有所努力,如区分研究型大学、研究教学型大学和纯教学型大学,强调二本、三本院校的应用型教育和职业教育,但由于大学的主体性不明,他们只是处于“被定位”的被动地位,“特色化办学”往往成为争取行政资源的旗号,而戏剧性的是,家家争说“特色”,最终千人一面。

中新社北京3月12日电 在12日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记者会上,对大学若不再设立行政级别会造成何种影响的提问,2位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钟秉林和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程天权均表示赞成取消大学行政级别,但要想解决大学的行政化问题,关键在于做好科学有效地管理。钟秉林首先表示自己赞同取消大学的行政级别。他也指出,取消行政级别并不能完全解决大学的行政化问题。大学的行政化,首先在于大学和政府之间的问题。他建议政府不要过多利用行政手段去管理大学,要更多地采用政策法规导向、经济杠杆调节、检查评估和信息服务这样的手段,对大学实现宏观的管理,尊重大学的办学自主权。

同时,高校监察部门受到业务知识、人力的限制,面对多个领域的监督难以深入。此外,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符合现代大学制度要求的高校权力制衡机制,高校内部各种权力常交织在一起,行政领导往往同时担任学术系统、社群系统的重要成员,权力之间缺乏制约,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相对弱势,为腐败发生提供了便利。随着高校纪检监察体制的改革,这样的情况相信会逐渐有所改善。章程规定要落地 不能成摆设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如今高校严重行政化,导致了行政治校的局面,意味着学校对行政负责,而不是对教育负责。

所谓世界一流公立大学的管办分离,即是如此。国家教育中长期规划中,已经明确了政校分离、管办分离的方向,接下来重在落实。大学章程的制定和实施,和高校去行政化必须同步进行。一定程度上说,去行政化作为教育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在现代教育体制中,政府可以通过拨款机制来体现其对大学的管理,避免行政部门对大学管得过多、过死,以实现主管部门和高校的合理权责划分。高校外部行政化的去除在于管办分离,学校内部治理结构的去行政化,必须靠体现学术自由、高校自治的大学章程。外部立法和内部章程,互为补充,才能保证高校选任、议事、决策的独立性,最终实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张燕 北京职员。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教育部终于发文承认南科大的合法身份,可与此同时,南科大也愈来愈靠拢原来的教育体制。当了南科大校长三年后,朱清时在接受采访时如此回顾,“南科大走过的是一条不平凡的路,也是一条艰难的路,最难的地方就在于你得依靠行政的力量去行政化。”去行政化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触动既有的行政体制的利益,意味着你要让人自砸饭碗,这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哪怕力大生猛如高宠,也只能挑落十一架铁滑车,最后力竭身死,以南科大这样一杆小枪,能在厚重凝肃、壁垒森森的行政铁板下,撬开一丝教育改革的罅隙,已属不易。所以今时今日,朱清时不方便说了。此时,人们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南科大教育改革一定会成功,但是不一定在南科大。”这是绝望所在,也是希望所在。也许南科成了一梦,可是会在别处成为现实。当初未批先建成立南科大的时候,朱清时表示不能再等。今天,往下走,触动的利益会越来越深,遇到的阻力会越来越大,可改革,不能再等。需要步子稳,更需要马蹄疾!(本报评论员 董碧辉)。

湖希来 需花 姜英

上一篇: 3岁小男孩溜上公交 多方联动助其平安回家

下一篇: WPS教育版表格如何排序文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30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