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教育机构去行政化改革


 发布时间:2021-03-02 17:57:54

同时,高校监察部门受到业务知识、人力的限制,面对多个领域的监督难以深入。此外,目前我国尚未建立起符合现代大学制度要求的高校权力制衡机制,高校内部各种权力常交织在一起,行政领导往往同时担任学术系统、社群系统的重要成员,权力之间缺乏制约,学术权力和民主权力相对弱势,为腐败发生提供了便

任何真实的权力,都是建立在制度保障真实、有力基础上的。如果学术委员会的建议只是建议,只是用来参考,最终的结果还是由行政权力来主导、拍板、定夺,则学术委员会即使讨论得热火朝天,教授和学生们即便能够顺利跻身其中,占据多数位置,也未必能够产生真正的影响。如果校务委员会只是对学校办学中的鸡毛蒜皮的事情进行发言,无权对事关学校人事、经济、后勤等重大问题予以过问,那么校务委员会也只是一个摆设。如果监察委员会不对学术权力进行监督,运行上不够透明公开只是唯校长是从,就会存在监督中的盲区,就可能成为行政化的棋子。

“签了劳动合同,感觉人生完成了一件大事情,心情放松,学习动力却大减;没有签到满意合同的,内心无比纠结,也难以在课堂上集中精力学习。”刘占芳说,他和好多老师都觉得,给大四学生上课很不舒服,“不来上课,或者来了混日子,作业更是应付了事。研究生也有类似情况。”刘占芳说,这样的情况出现已经不是一两年了,需要从制度上重新安排——建议教育部调查研究后,将高校毕业生的双选会调整到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研究生的双选会也安排在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

取消行政级别,让大学摆脱行政化的制约,就是为了让大学有更多的独立性、自主性,能按照学术的规律办事。其根本目的不在于少几顶官帽,而是让学术造诣高、让有专长的人冒出来,让他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才能和创造力,造福于社会。校长不该有级别,校内的各种行政职务同样也不该有官场意识,他们都应该还原为为学生、为教育服务的人员,这样才能让改革展现出成效来。由此可见,从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开始,进而建立起一套适合国情的运行体系才是最终目标,这包括资源的分配、权力的分配、利益的分配,也就是说,我们不但要摘掉学校的官帽,更重要的是下放权力,让学校回归教育本位,让学术和教育在校园内起主导作用。如果主管部门依然把所有的权力紧紧抓在手里,那么大学依然无法跳开权力体系的掣肘。

尤其是学校,现在争取资源,得和政府打交道,没有级别,谁会理睬校长?这是按照体制内传统思维思考问题。当前的教育地位不高,社会形象不好,是因为学校没有级别或级别不够高吗?不是,而是因为有级别,而且是在部分高校党委书记、校长行政级别提升到副部长级之后,教育的行政化问题变得更为严重,随之产生急功近利办学的恶性循环。行政级别让学校成为政府部门的附庸,失去学校办学的灵魂——独立和自主,进而也失去教育和学校的地位。二是取消行政级别难道要把行政也取消吗?这种论调,故意制造一个伪命题:教育去行政化就是去行政,进而“论述”行政在学校里是不可去的,由此否定去行政化。

这些我们一再批评的大学教育乱象,归结起来就是两种病:名曰行政化和功利化。大学行政化,让教育家不出,官僚横行,一个小官员可以对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呼来喝去;功利化让学术垂拱,金钱当道,只顾眼前利益。本应是精神灯塔和社会思想库的大学,或跟随权力亦步亦趋,或成为资本的奴隶。行政化和功利化,互相呼应,如附骨之疽,挥之不去,让大学精神沉沦,与“世界一流”渐行渐远。大学去行政化和功利化,正如温总理所说,必须有办学自主权。战争年代群星闪耀的西南联大如此,那些有志追赶“世界一流”的大学,也应该是如此。

第二是,南科大的章程,特别是管理体制还没有建设完备。要改革就需要有经验,要有实践,等到这些外在条件都快满足时,我也要卸任了,只能留给新的校 长去做了。齐鲁晚报:作为南科大首任校长,对下一任校长,您有什么期待?朱清时:我希望下一届校长更加年富力强,更有思想,有更高的学术声誉和号召力,能够把南科大改革进行下去,希望在他手里,实现把南科大办成一所国际化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目标。我很清楚,只有等南科大最后成功时,我们这头五年才是真正成功。(本报记者 张红光 实习生 高依然)。

二则,校长有行政级别,导致一些重点学校的级别比教育局的官员还大,由此校长也就缺乏了监督和管理,更重要的是,行政级别就代表着官员身份,时常出席各种会议和应酬,没有时间和精力进行教学管理也就成了必然。校长脱“官帽”有积极意义,但作用却也有限。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3日在留学教育论坛“常青藤中国论坛”上,谈到曾经提出的教育去行政化目标时表示,去行政化任重道远。想要资源,还是要走行政化的一套,办大事就要请行政领导帮忙,比如一些资金的审批,都要深圳市领导决定。

校长卸任后都去哪了?近日,媒体记者梳理116所“211工程”高校,据不完全统计,自2000年以来卸任的校长履历,发现共有49名校长卸任后,曾担任党政机关、军队、科协、人大、政协等部门领导干部。“大学校长卸任后转入仕途”的说法,其实挺唬人的。这起码能激起广大网友关于大学行政化、校长有行政级别的痛恨。实际上,大学校长早就走在了仕途路上。现在提及大学校长,不是先提他是什么学科的几级教授,而是先提这位校长是什么行政级别。

鸿谱星 智课 曹子里

上一篇: 中学生 国防教育体验探究

下一篇: 夺刀少年在开学典礼上发言:因感恩选择南昌大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8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