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网络教育在线考试大学语文


 发布时间:2021-03-05 12:06:26

上大学后,为了参加英语四六级考试,更是每天拿着英语课本“啃”。“中考、高考、考研,哪次大考不得考英语?就连以后评职称也得考英语。没办法,我只能随大流。”已经毕业的冯丹丹说,在大学光顾背单词了,都没背几篇文学名篇。更让她感到不好意思的是,如今常常“提笔忘字”,“真觉得以前的语文白学

大学为培养专业人才而对课程进行修改,早已是院校转变教学理念的通常做法。几年前,东南大学、河海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学校,就将大学语文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也没听见强烈反对的声音,这次人大的动作激起反响,还是和人大属国字头院校有一定关系,激起了社会意识形态中固化、保守观念的波澜。把大学语文教学比喻为“高四语文”并没什么不对。应对一般的工作和生活应用,高中语文水平就已经足够,如果大学语文只是高中语文的复习,真没多大意义。相反,对汉语课程进行细化,更容易培养出小领域内的语文专家,对濒临消失的古汉语进行抢救,让现代汉语迸发更大的活力。退一万步说,就算成为选修课后,有的学生一门课程也不学又有多大关系?“语数英全面发展”的口号不应该继续再喊下去,培养“全才”的说法更是值得商榷,别把一门学科的改革上升到“文化沦丧”高度,让语文真实而自然地存在于我们的思想与生活之间,她才会保持魅力,不会老化。□韩浩月(北京 专栏作家)。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该校一名研究生在网上发表名为《慢一点:人民大学的“国际化”》的日志。有大学生感慨,“汉语都成选修了,为什么英语还是必修?”一时间,大学语文该选修还是必修,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11月10日《扬子晚报》)选修与必修,并不是决定大学语文命运的分水岭。大学语文现今的尴尬地位,在某种程度上说明这一课程正在被大学学生所抛弃。而被抛弃的背后,却是浮躁功利的社会环境和枯燥乏味的教育教学方式。

如果大学语文教材继续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老师们的授课继续呆板无趣,整个教与学继续围绕最后的考试进行,那这样的必修就变得毫无意义,不仅不会增加大学生们对语文的好感,反而会让大学生们更加厌恶语文,可谓适得其反。这么看来,大学语文变为选修其实并不可怕,被学生抛弃才可怕。如果教授们的课能上得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牢牢抓住大学生们的“芳心”,就是选修,那也会座无虚席。文 剑乙 方岂能让语文“大撤退”一些院校敢于上演汉语大撤退,只能说是对民族人文传统的抛弃,是一些院校对传统价值的割裂与颠覆。

而四川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5所高校的必修课中都没有“大学语文”一科。西南财经大学的课在“通识教育课程”中,为通识选修课。据了解,该校学生大一期间需选修“通识教育课程”,包括语文在内,共10门通识课程都在其列,学生只需选择其中课程修满规定学分。西南交通大学的情况与财大类似,也将大学语文作为限选课,安排在“通识选修”行列。据四川大学文新学院一位老师回忆,在2000年前后,高校普遍开设大学语文课,川大也是在此时开设这门课程,但一直作为公共选修课程。

经过多年的教学实践,学校发现课程教学中存在着目标定位不清晰、与专业教育脱节、教学质量不均衡、师资力量不足、学生满意度不高等多个问题,甚至沦为“高四语文”。人大“大学汉语”课程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在其他高校中也具有一定的普遍性。“目前大学语文的‘边缘化’境地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北大中文系副主任漆永祥解释,“首先是全社会对母语教育的不重视,包括对中小学语文教育的不重视;其次,上世纪80年代大学语文兴盛时,它是一个相对新兴的学科,那个时期选修课也比较少。

其中,哈佛大学的Expository Writing(阐释性写作)课程和普林斯顿大学的Writing Seminar(专题写作研讨)课程都是学校唯一面向全校本科学生开设的公共必修课。台湾大学和台湾政治大学都设有母语教育的专门课程,台湾大学设有“国文”课程,台湾政治大学设有“中国语文”课程,在大学本科一年级开设,均为全校本科生公共必修课。台湾大学的“国文”课程,分两学期开设,每学期3学分,共计6学分。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均面向全体本科学生开设汉语教育课程,且均为全校或大部分本科生必修课程。香港大学学规规定:所有本科学生要取得毕业资格,须修习3个学分的“中文进阶”类课程。(选自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高校母语教育亟待加强——基于海内外十余所高校的调查分析》)。

动植物 庄凤如 区域规划

上一篇: 河南俩大学生街头卖艺筹善款 全部捐助贫困儿童

下一篇: 拉萨教育城大约什么时候能落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