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章程教育教学科研管理


 发布时间:2020-12-05 00:57:4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期结束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修改了各自的院士章程,对院士制度进行了改革完善。院士的遴选、院士退出等社会备受关注的热点都在其中,而这次两院院士章程的修订,被认为是修改最多、力度最大的一次。长期以来院士群体在推动科技界出成果、出人才方面

在现代教育体制中,政府可以通过拨款机制来体现其对大学的管理,避免行政部门对大学管得过多、过死,以实现主管部门和高校的合理权责划分。高校外部行政化的去除在于管办分离,学校内部治理结构的去行政化,必须靠体现学术自由、高校自治的大学章程。外部立法和内部章程,互为补充,才能保证高校选任、议事、决策的独立性,最终实现行政的归行政、学术的归学术。教育部核准发布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及南开大学、浙江大学、中南大学、中山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9所高校章程。

高校章程被视为大学“宪章”,在国际上,“立宪”推进高校制度现代化已成为共识。以剑桥大学为例,虽然是个组织松散的学院联合体,各学院实行高度自治,但每个学院都遵守统一的剑桥大学章程,该章程由大学的立法机构起草通过,并且每年进行修订。越来越多的高校认识到,只有通过制定学校章程,将学校校长的权利与义务、学校举办者与学校之间的设置及职能分工、学校重大事务的决策程序、群众参与管理的具体形式和途径等重大事项加以规定,才能确保学校管理的民主化和科学化。

公选校长的重要价值,是希望以此遴选出适合担任校长的人选,同时让学校领导有对师生负责的意识,办学从对上负责,转向对师生负责,促进校长职业化、专业化、去行政化。对于遏制高校一把手的行政权力,我国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经找到了药方,这就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实行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分离,让行政权在阳光下运行。现在关键要全面落实纲要提到的改革,真正建立起大学现代治理结构,提高大学的现代治理能力,还大学一片净土。(上海教师 熊丙奇)。

院士制度的去行政化、去利益化改革,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孤立的仅关乎院士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一个与其他许多领域的行政化、利益化密切相关、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系统性社会问题中国工程院日前审议通过的《工程院院士章程》(以下简称《章程》)修订稿规定,今后,高校、企业等单位将不得提名院士候选人,仅工程院院士和工程院委托的包括中科协在内学术团体方可提名。而对于违反科学道德、品行不端等不合格院士,将被“劝退”。同时《中国科学院院士章程》,也作出了与此类似的修改(6月12日《京华时报》)。

以剑桥大学为例,虽然是个组织松散的学院联合体,各学院实行高度自治,但每个学院都遵守统一的剑桥大学章程,该章程由大学的立法机构起草通过,并且每年进行修订。越来越多的高校认识到,只有通过制定学校章程,将学校校长的权利与义务、学校举办者与学校之间的设置及职能分工、学校重大事务的决策程序、群众参与管理的具体形式和途径等重大事项加以规定,才能确保学校管理的民主化和科学化。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是加强高校章程建设的最终目的。

其二,健全大学章程,完善治理结构。尤建新指出,许多大学更改校名、设立学院、新建专业以及确定招生人数等都有着近乎“无规无矩”的表现,必须要改变大学章程“缺漏”的尴尬局面。健全大学的章程,并按章程的要求完善大学治理结构,是完善大学治理、改善大学“生态”的“基础设施”建设。如果没有章程或者是有章不依,其治理只能是人治,难有健康的发展。其三,建立教授治学与学术民主制度。这位专家表示,教授治学与学术民主是大学兴盛的关键要素,需要在制度上保障教授们的“话语权”。

那么,学校章程对一所学校的发展意味着什么?是可有可无吗?“随着依法治国、依法治教工作的深入推进,政府、社会对学校的监督管理主要依据两条,一是学校是否依法办学,二是学校是否依章程办学。”陈立鹏建议,对于已经制定了章程的学校,要在章程实施中不断修改完善学校章程,通过学校章程建设,促进学校管理的规范化、科学化。对于还没有制定章程的学校,要积极借鉴别的学校章程建设的做法和经验,抓紧章程的制定工作,尽快制定出符合现代学校制度建设要求、体现学校办学与管理特色的章程。(本报记者 靳晓燕)。

窝洞 旗鱼 弘润

上一篇: 本科的受教育类型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 广西 市教育局关于加强学籍管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