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室教育申请注册公司名称


 发布时间:2020-10-31 23:49:40

在惨烈的竞争下,卢某招架不住,画室生源成了问题。“到今年7月,我这儿勉强招到了十几名学生。这栋楼房一年的租金为几万元,以目前这点生源,根本无法维持。”卢某说,有些画室有很强的社会背景与资源,且早在去年就下了“定金”给某些学校的领导,他们很难插足。卢某说,现在每年都有几家画室关门。

“因为大部分人画得比我还烂!”这些年,只为应试的画室式“美术速成班”一直被专家猛烈批判,但从福州一家画室赶来的陈老师告诉我,突击训练对应付考试来说,确实很有效。陈老师说去年他们画室有三个女生,两个考上中国美院,一个考上了清华。论文化课,都是四百六七十的样子,论专业,都没有好的基础,论天赋,也都属于一般,但她们的成功,就是因为特别勤奋,加上老师教学方法“正确”。比如画个红苹果,老师告诉你背景应该用什么颜色,暗部加什么颜料,用什么笔,然后朝什么方向刷,你牢牢记住然后就去反复练,这样子教出来的学生,如果考试题正好是水果,就会成绩特别好,如果换成风景,就不行了。

各大画室纷纷举办画展,设咨询摊位,拉横幅,通过画室培训被录取的考生名单密密麻麻张榜公布,标语也很给力,“分数才是道理、录取才是王道。”“为艺术而战!”等等。昨天最拉风的大概要数一家叫“艺德”的画室,租了四辆林肯和悍马的加长房车,车上挂着祝考生考试顺利的横幅,整齐停在路边,引得家长和考生拿手机狂拍。敲开一辆悍马加长房车的车门,里面一位工作人员伸出头来说,“报满了,报满了。”说完就要管自己忙了。记者说想采访一下,工作人员同意了。

车门拉开,房车里铺着厚厚的毯子,车两侧是两排皮沙发,边上还有酒柜,四五个男老师拿着扑克在聊天。我第一次上了这种车。一位看上去年长点的蔡老师介绍,画室有10多年历史了,这次租借房车是老板的点子。房车是用来接送考生到考场去的。他给我看了昨天早上手机里房车接送考生以及他们接受杭州一电台采访的画面。蔡老师说:“刚才我说的报满了,说的是文化补习班名额已满。考生参加完专业考试后,就要全力准备文化课考试了,学校的学习进度美术生肯定是跟不上,所以要单独上课。

小街的人都忙着做生意昨天的转塘小镇,除了考生和工作人员,其他都是忙着做生意的人。从卖颜料、画笔的店,到各式各样的小吃店,到旅馆,路边的煎饼果子摊,烧烤摊,生意都很忙。美院边上的小街口,卖烤红薯、烤玉米和烧饼的摊位还在,喝着啤酒吃着烧饼的丽水老板说,感觉今年生意没有去年好。老板的感觉是对的。昨天,湖北美院等院校专业校考,杭州也有考点,很多考生因为参加考试,要晚一天去美院确认。另外,今年学校实行网上报名和网上缴费,考生到现场只需要确认报名信息,领取准考证即可,这也让学生们的报名确认更从容。

来画室报名学习的学生,有的是往届落榜生,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有的是因为文化课太差,无奈之下才选择艺术联考;有的贪玩、不勤奋,甚至对家长和老师有抵触情绪……怎样让这群“弟弟妹妹”静下心来学习?李治斌颇费了一番心思。有一次,正在作画的一名男生突然停下,浑身抽搐,脸涨得通红,突然他摘下眼镜狠狠摔在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哭起来。等学生情绪稳定后,李治斌帮学生捡起眼镜,把他带到了办公室。其实,李治斌早已经注意到这名高大帅气的男生:他家庭条件优越,内心却很自卑。

以口碑招揽客户,自创“速成教学法”成为制胜法宝,3年培训了43名艺术考生进入大学这是大四学生李治斌的第四个“丰收年”。即将毕业的他忙碌的不是找工作,而是再为画室招聘两名老师。自2006年创办画室并开设美术培训班以来,李治斌已有4年的创业生涯。前3年,他的画室把43名中学生送进了大学校门。今年是第四年,画室现有的35名学生当中,已有34名顺利通过四川省艺术统一联合考试(以下简称“艺术联考”)的本科线。只要今年高考文化课能顺利过线,他们就可以迈进各自心仪的艺术院校大门。

“从我自己来说,我也希望像民国时候林风眠徐悲鸿那样收学生教学生,鼓励他们发展个性大胆创新,但是作为我们高考培训班,本分只有一个,我们不是培养艺术家,是要送他们上大学!”和小刘同学同睡一床的小何同学告诉我,他们画室大部分学生,其实都是冲着艺考文化课要求低来的。像小何同学自己,就是因为高一的时候上课听不太懂,很无聊,买了本素描的书,学着给班上其他听讲的同学画像,结果大家都说画得好,这项技能几乎成了他在学校里惟一的自豪和乐趣,报考艺术专业也就顺理成章,因为起码可以读个本科学校。

花絮孩子谈恋爱 家长不反对在安徽艺术职业学院考点,一些艺考生是父母陪同来的,也有一些是男女朋友陪同或一起来考试的,对于一些情侣考生,包括他们当众的亲昵,小顾并没有显得十分惊讶。小顾说,“有的画室老师管理得不严,所以在学习美术等艺术的过程中,很多男生女生就凑成一对儿了。”小顾说,对于艺术考生谈恋爱她并不反对,她觉得这样的两个人会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在学习的过程中更能够互帮互助。在小顾与记者谈论艺术生恋爱观时,一旁的顾妈妈听到女儿的思想认识时并没有反对,顾妈妈说,学习艺术的孩子并不是特殊的孩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如果两个孩子真能够互帮互助,一起考上好的大学,我作为家长也不会反对。”顾妈妈说,男女朋友一起来参加艺考也挺好,但是最好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卿卿我我,“影响不太好,毕竟是来考试的,千万别拿艺考作为个性,艺考生也没有什么特殊身份,跟普通的高考生没啥区别。”(本报记者 郑静/文 高勇/图)。

红七军 胖娃 特拉华州

上一篇: 武汉高校启用反剽窃软件杜绝论文抄袭现象(图)

下一篇: 清华大学自曝3起学术不端事件 校外专家参与审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