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众教育天翼画室怎么样6


 发布时间:2020-10-25 13:45:55

他自己学“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乔·吉拉德”在公交车上广发名片,大海捞针般地招收了1名学员,加上朋友给他推荐了两名外地学生,第一期培训班只招收到3个学员。自创“速成教学法”成制胜法宝虽然创业艰难,但李治斌没有放弃,他说:“画室条件是简陋了点,但我们要拿成绩说话。口碑是最好的广告。”

昨天,杭州转塘,天下小雪,气温2℃左右。中国美院2014年校考报名现场确认昨天举行。2014年,全国有7.8万余人次报考中国美院,杭州考点有3.2万人次报名,加上陪同考生的家长,几万人涌入转塘小镇。一年一度小镇最热闹的日子开始了。“分数才是道理、录取才是王道”美院周边两条各500多米长的街道,是美院“商圈”中心点,这两天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吃住行样样齐全。对于各类艺考培训机构来说,校考招生报名现场确认和考试这几天,是推广品牌、展示实力的最佳机会。

“升大班”为何选址小洲村?在小洲村从事多年美术辅导的阿良告诉记者,小洲村靠近大学城,学生们可以随时到像广州美院这样的美术名校观看画展,教育资源丰富。此外,这里的租金便宜、治安好、食宿费用也低。小张是小洲村一所“画室”的老师。他说,大部分“画室”的生源都是通过老乡关系介绍。比如他的画室,基本都是从粤西一座县城中学招来准备参加广东省美术术科统考的高三学生,而他当年也正毕业于这所中学。小张估计,每年约有近九成的美术考生参加“升大班”,全广州参加升大班的人数可能过万,而画室对考生的收费从每月数百到上千元不等。

金象路聚集着不少画室。在金象三区一带的画室,记者了解到,画室请“助教”上课的现象很普遍。一家画室负责人说,他的画室只有一两名老师,在招到一定生源后,为了降低成本,他们有时候还得请一些成绩比较突出的学生来做“助教”。相比有一定从业经验的老师来说,这些“助教”确实影响教学质量,但“大家觉得省钱”。为拉生源给高回扣老张在这个行业混了近20年,最早他也曾在金象三区开画室。现在在青秀区古城路一带开画室。“教小欧绘画的老师曾与我一起学画画。

去年七月进入当地一家画室开始集训,专注于兴趣的效果十分明显,女儿彻底忘记了儿女情长,转身投进美术的怀抱,现在她说她向往的就是考上中国美院……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校园里女儿呆得越久,等在外面的老史就越是开心。寒假还没结束,学校还没开学,昨天走在美院校园里的,几乎全是来自全国的高三考生,这一点从他们朴素的衣着服饰也可看出。小王是我昨天见到打扮最时尚精致的女孩。上半身覆盖一块黑色羊毛披肩,手提灰色细格棉麻拎包,下穿古铜色皮靴,显然还精心描了眉扑了粉涂了唇膏,她就这么一身复古装束地飘然在美院校园走过,引得不少男孩女孩纷纷回头。

日前,李治斌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和记者分享了这一喜悦。他说,取得这个成绩很不容易,由于今年艺术联考的色彩课增加了风景考核的内容,临时的变动让成都不少艺术培训班栽了跟头,而他的培训班却“逆市飘红”。李治斌计划从本专业毕业班的同学中物色人选,继续开拓美术培训市场。第一期培训班只招到3个学生2004年9月,李治斌以四川省艺术联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室内设计专业。尽管学校提供了完善的助学机会,但这个来自四川省双流县农村的贫寒学子,坚持自己想办法解决学费和生活费问题。

李治斌不但解决了自己和女朋友4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还为好几名同学创造了兼职和就业机会。由于手续原因,目前李治斌的唐人画室还挂在一所艺术培训学校的名下。“我也想注册,但是光注册费就要8万~10万元,而且私人办学还牵扯到教育管理方面的问题,手续很复杂。”李治斌说,“希望行政部门能给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多出台一些创业优惠政策。”即将毕业的李治斌,一边准备答辩,一边谋划着下一期的招生工作,“已经有几个家长打来电话咨询了,都是以前的学生介绍过来的”。他决定修缮画室的房顶,把墙壁粉刷一遍,再增开一个专门针对出国留学的小班。“既然把学生招来,就应该对他们负责。”谈到未来,李治斌表示,“还是要发展稳一些,尽量地控制学生人数,保证把学生教好。因为创造一个好的口碑不容易,不能为了一时多挣钱而砸了自己的牌子。” 本报记者 闵捷 通讯员 王子刚 张进春。

○小顾的妈妈鼓励女儿继续加油从本月初开始,省外院校在安徽设点艺术专业考试开考,上万名安徽籍考生报名参加艺考。学习美术的合肥九中学生小顾也是这批艺考大军中的一员,从2月8日开始,她分别报考了华侨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湖北工业大学、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南京晓庄学院等十多所院校的美术或设计专业,光是报名费就花了一两千元,而一年多的专业课学习费用也近4万元。探访女儿艺考妈妈总陪着2月11日中午,阳光懒洋洋地洒在大地上,然而零度的气温让人在室外还是感觉十分寒冷。

花絮孩子谈恋爱 家长不反对在安徽艺术职业学院考点,一些艺考生是父母陪同来的,也有一些是男女朋友陪同或一起来考试的,对于一些情侣考生,包括他们当众的亲昵,小顾并没有显得十分惊讶。小顾说,“有的画室老师管理得不严,所以在学习美术等艺术的过程中,很多男生女生就凑成一对儿了。”小顾说,对于艺术考生谈恋爱她并不反对,她觉得这样的两个人会有着更多的共同语言,在学习的过程中更能够互帮互助。在小顾与记者谈论艺术生恋爱观时,一旁的顾妈妈听到女儿的思想认识时并没有反对,顾妈妈说,学习艺术的孩子并不是特殊的孩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如果两个孩子真能够互帮互助,一起考上好的大学,我作为家长也不会反对。”顾妈妈说,男女朋友一起来参加艺考也挺好,但是最好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卿卿我我,“影响不太好,毕竟是来考试的,千万别拿艺考作为个性,艺考生也没有什么特殊身份,跟普通的高考生没啥区别。”(本报记者 郑静/文 高勇/图)。

金藤 文和瀚 宏讯

上一篇: 天津商业大学办学思想大讨论

下一篇: 关于口语教育机构商业计划书风险因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5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