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教育培训机构要坚持从严治校


 发布时间:2020-09-27 00:00:22

《意见稿》指出,建立健全依法治校工作机制。学校要将依法治校纳入学校整体工作规划,要作为年度工作的专门内容,向教职工代表大会进行报告。学校依法治校的工作情况,应当根据要求同时报送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并纳入信息公开的范畴,向社会公开。高等学校应当设立法制工作机构或者指定专门的机构综合负

学校管理者要带头学法、尊法、守法、用法,牢固树立依法办学、依据章程自主管理、公平正义、服务大局、尊重师生合法权益的理念,自觉养成依法办事的习惯,切实提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律手段解决学校管理中出现的矛盾与问题的能力。学校新任领导职务的干部,任职前要考察其掌握相关法律知识和依法治校理念的情况。要认真组织教师的法制宣传教育,将法律知识纳入教师继续教育内容。对专门从事法制教育教学的教师,要组织参加专门培训,提高其对法治理念、法律意识的理解与掌握程度。

其二,在涉及对高校个别教师学术不端、违规违纪问题的处理时,在讨论某个教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副教授的时候,很多参与事件处理或讨论的老师,本身就是被处理或被讨论对象的同事、校友,甚至是朋友,彼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在整个过程中如何保证公平公正?而学生代表的参与,却可以摆脱这些关系的纠葛与利益的牵扯,更大限度地实现公平与公正。其三,既能体现学生作为学校“主人翁”的地位,同时又能在学校管理层和学生之间架起一座更为直接与密切的桥梁,在学校和学生之间起到一个很好的沟通作用,进而增强学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这些有机会参与的大学生,既从学生中来,最终又会回到学生中去,比如吃饭、学习、住宿,他们还是和其他学生在一起,这一方面有利于学校各项政策、决定在学生当中的传播,赢得学生的支持与理解;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学生们的建议、意见传达给学校,可谓一举两得。□ 苑广阔(广西 职员)。

“中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公民有婚姻自由的权利,但几年以前,中国各大学都不允许在校大学生结婚,这个规定明显违背国家法律精神,后来在校大学生被允许结婚,甚至生子,这是依法治校的进步”。山东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李忠夏在研讨会上话锋犀利。联系到前不久有的高校进行学生寝室检查,查出并没收了大量的电饭锅、电热水器事件,李忠夏说,“现在有学生主张大学寝室不能被随意检查,因为宪法明确规定住宅不受侵犯,公民有隐私权。但出于安全等因素考虑,很多人认为查寝还是必要的。

章程及学校的其他规章制度要遵循法律保留原则,符合理性与常识,不得超越法定权限和教育需要增加义务,不得设定罚款,或者其他可能侵犯师生基本权利的处罚事由和惩戒办法。要依据法律和章程的原则与要求,制定并完善教学、人事、财务与资产、学生、后勤、安全、对外合作等方面的管理制度,建立健全各种办事程序、内部组织的组织规则、议事规则等,形成健全、规范、统一的制度体系。学校章程和规范性文件,应当加以汇编,便于师生了解、查阅。

比如,师生共治,这一概念很好,可学生怎样参与学校治理?如果学生代表不是民主选举产生,而且学生参与的委员会本就作用有限,师生共治,就沦为摆设。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方面,还需要更有针对性的改革措施。大学要摆脱行政治校,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大学办学定位模糊,重规模数量轻质量内涵,重研究轻人才培养,就因学校功利化办学,追求近期政绩目标,北大改革方案提出硕士重应用,博士重学术,实行小班化教学,这些都应是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必然选择——学校教授们会在办学中形成自身的办学定位,同时根据办学条件,采取适合本校的人才培养模式。

要依法明确学校决策机构的组成、职权和议事规则,避免个人专断,其中:高等学校要依法明确学校党委、校长的职权范围和决策程序,推动内部法人治理结构的完善,充分发挥学校理事会(董事会)等机构在决策中的作用;中小学要健全校长负责制,建立学校校务会议,完善民主决策程序;中等职业学校要完善校长负责制,建立有行业企业人员参加的学校管理理事会或董事会,形成校企合作决策机制;民办学校和中外合作办学机构的学校董事会或者理事会,要有健全的议事规则,依法按期开会履行法定职责。

高校治理中引入学生力量固然值得肯定,而在学校发展的大原则、大方向上,还是要将更多权利交给教授。调查处理学校人员是否违规、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老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老师著作是否涉嫌抄袭……根据《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北大学生将有机会享受这些权利,同时北大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也将有学生代表参与。(8月10日《新京报》)透过北大这则新闻,隐约可见的关键词是“学生参与治校”,之后才是许多新闻网站的标题“教师学术不端学生参与审查”。

要说学生参与治校,北大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安徽大学早在2006年12月就聘过3位学生校长助理。此后,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西太原理工大学、吉林大学等都有过类似举措。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表示,不但要在南开大学全面推广学生参与治校机制,同时还建议“学生参与治校”写入《高等教育法》。教与学是“双人舞”,缺一不可。无论什么阶段的教育,都讲究“教学相长”——教与学的交往、互动,师与生的沟通、启发,达到共识、共享,实现教与学的共进、共赢。

拿学术委员会来说,早前在北大颁布的大学章程中,也提到要把学术委员会建成最高学术机构,如果能实现,大学的学术管理和评价就可摆脱行政干扰。但从现实看,有的学校已建成的学术委员会,也号称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但仍不能独立运行,对学术事务进行独立决策,而受行政支配,学术委员会的决策只具一定的咨询功能,学校管理还是行政治校。三中全会《决定》提出: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北大提到的多项改革,都取决于能否改变行政治校的格局。

培雅 冯刚 海硅

上一篇: 广州黄金教育集团网怎么安装

下一篇: 赣州黄金开发区教育局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