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整治私塾性质的社会办学


 发布时间:2021-05-12 21:50:20

昨天凌晨,黄震又多次发微博称自己请辞导师的声明绝非玩笑,并公布了其中一名弟子的信息,是一位大学肄业的CEO。这位学生两年前行跪拜之礼入门,从学半年后创办互联网金融企业。他也表示,“今后招私塾弟子,因材施教,量体裁衣,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是否收费。”对话黄震“我不是教人读书讲课的”“一

梧桐山村,坐落在深圳海拔最高的梧桐山脚下。这个一向安谧的小村落正悄悄地变成一个远近闻名的“私塾村”。7月2日清晨,纵横的街巷中隐约传来私塾学生这样的诵读:“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据了解,梧桐山村的私塾,包括挂牌的鹿鸣学堂、梧桐书院等七八家,还有在家自行教育孩子的六七家。这里最大的一家私塾——鹿鸣学堂,学生人数已超过百人。蔡孟曹创办的儒愿学堂走的则是小而精的路子:两幢小楼,房间精巧而古风朴朴。一楼客室,正面挂有孔子先师的画像,并按古礼设置各类用具、饰物。

昨天,多名惟正夏令营学生向京华时报记者反映,他们常常遭到老师体罚。夏令营营长王女士对此表示,根据夏令营熟读古代典籍的主题,采用的是“私塾式教育”。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私塾式教育”只是当前的一种教育形式,并不表示老师可以体罚学生。多名学生称被体罚惟正夏令营由北京季谦教育咨询中心主办,活动地点位于海淀区鹫峰国家森林公园内。16岁的明明(化名)称,前天,他发现一名同学在课堂上使用手机,而夏令营规定学生不能使用手机,自己便将此事告知老师,“结果老师要我‘少管闲事’,并不由分说扇了我一耳光。

知名学者詹福瑞认为国学热兴起的原因是“随着西方思潮的大量涌入,西方文化强势进入,一些学者惊呼,我们已经失语了,因而对传统文化产生危机感。”所以国学的发展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才能重新树立起国人的文化自信,而不应该只是一时的“热”。小筛子私塾到现在已经存在11年了,共计培养学生约5000人。作为义学私塾,它接受社会的捐款。王武东说,“小筛子”经费全部来自社会和家长自愿捐助,捐款去向每月在教室墙上公布。王武东称,自己没有住房,没有积蓄,虽然社会上有很多争议,但还会坚持用这种方式办学。

私塾,这看似“古典的”求学之所,却在“现代的”大都市获得新生——除了深圳,北京、上海也都兴起了“私塾热”。人们不禁要问:古老的私塾为何在现代化都市重新浮出水面?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为何要送孩子去私塾读经书?私塾培养的是什么样的人才?私塾为何重现大都市据了解,这些私塾最初是由几名志同道合的家长创办的,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通过学习国学经典,能够成为境界高于一般学生的真正学问家。儒愿学堂成立于2004年,是梧桐山最早成立的私塾。

教书的是一位老先生,在村里德高望重,他的另一身份是中医,经常给村里人瞧病,分文不取,自然而然去他私塾学习的学生也就很多。与现在的全日制教育相比,私塾的那段时光像电影桥段中出现的镜头一样,老先生带着我们一起诵读唐诗宋词,手把手教我们写毛笔字,课余时间还给我们讲历史典故。虽然老先生不懂英语,不懂计算机,但是老先生的教诲却让我们受益匪浅,因为他善于把人生大道理与授课内容相融合。在私塾学习的那段日子,一点都不累,而且收获满满。

毒液 散记 红传

上一篇: 如何和作弊的学生谈话教育

下一篇: 家庭教育孩子确实是一门学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