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教育培训机构 乱象 治理


 发布时间:2021-05-12 22:56:40

考生人数年年降,加分学生却年年增;家长钱捐得多,孩子就能加分;声乐特长加分考生居然唱歌跑调……在择校竞争日益激烈、录取“唯分数论”尚未完全打破的当下,许多中考加分项目走向异化,亟待重拳整治。考生人数少了,“猫腻”却多了今年中考,北京、武汉、杭州、济南、桂林等多地考生人数下降,然而

这一刚性需求与义务教育阶段巨大的校际差距,形成家长不得不择校的倒逼机制。名校竞争导致的不断提前掐尖、校外培训市场推波助澜,造成社会性的恐慌情绪和秩序混乱。政府失去监管,规则不公,开放以权择校、以钱择校、以优择校和默许“小升初”入学考试,未能有效地维持义务教育正常秩序,加剧了“小升初”的乱象。杨东平表示,在“小升初”择校过程中,尽管存在家长的盲目性、非理性、从众心理和虚荣心,但在教育市场中家长是信息严重不对称、受制于重点学校的被动者和弱者。

也只有这样,起跑线才是直的,人才的选拔路径才是平的。令人欣慰的是,从教育界的整体趋势看,德育等标准模糊的加分项目,正在消失。社会也在加分乱象一次又一次损害公平的过程达成了共识:综合能力的培养,不能依赖考试的比拼。而从长远来看,还是得依靠中国教育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改革,包括成才路径的多维化,包括教育资源分配的均衡化。教育的整体公平,才能治疗加分乱象等局部溃败,才能撕破笼罩在考试竞争土壤上的黑幕,砍断教育土壤上增生的利益链条。孩子们的疑惑,也正是教育公平实现亟待破解的难题。( 时言平)。

审核监管不力、项目设置缺乏科学性,能成为考试加分乱象的辩解理由吗?显然不能。面对家长的指控和社会的质疑,当务之急,相关部门应该查清事实,如果集体造假客观存在,理应彻查下去,挖出加分乱象土壤下面埋藏的利益根系,撕破考试加分的黑幕。无论是“批发”、“量产”高考体育加分生,还是制造中考加分“嘉年华”,每一次加分的乱象,都是对考试公正及社会公平的重创。而要走出重重黑幕,消除各种猫腻,确保考试升级的公平,最清晰的路径莫过于“一加一减”:即加强管理和监督,防止投机者乘虚而入;即减少加分项目,让考试回归知识和能力的比拼,而不是拼爹、拼人脉、拼财富。

”胡向东指出,在具体政策制度制定时,要广泛征求老百姓的意见和建议,尽可能照顾到最广大的人民利益;要制定详细的操作程序规范,使加分操作的每一步都具备“可追溯性”,都明晰可查,过程透明。“建立科学民主的决策程序。如何改革、保留多少、如何加分等,应当有科学民主的决策程序。建议提高中考加分政策的决策权力,加分政策的方案应提交省人大审议和决定。”谢家明强调,应建立全方位的监督制度,审查加分考生的资格,对加分考生进行公示。不但要有党的监察机关监督,还要有社会监督和媒体监督。“在现行的加分项目尚来不及进行评估和清理的情况下,如何保障考生有相对公平的环境?我建议可以赋予学校自主承认加分的权力,在录取过程中学校可以只‘裸分’录取。当然,说到底,还是要改变应试教育的大环境,积极推行综合素质评价体系,改变‘唯分数论’的社会风气,如此加分乱象才能得到根治。”郑锋最后说。(本报记者 晋浩天 姚晓丹)。

三问:中考加分如何规范?“最重要的是确保公正!”陈维贤表示,当前中考加分越来越不适应社会和教育实际,背离初衷。加分项目要回归育人和评价的原点,就必须精简、规范、论证听证,阳光操作,确保公正性。“先精简再逐步取消势在必行。竞赛类、特长类可以完全取消,先进类可改为同等条件优先录取,父母身份贡献等原因加分类,除极个别外也应取消。另外,少数民族在中考加分等叠加不可取。”“由于我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情况复杂,又处于社会转型时期,要确保中考加分政策执行不走样,必须从政策制定、措施设计,到程序步骤、操作规范都予以明确规定。

海口市不少早教机构存在课程价格高、从业人员无证上岗、早教班沦为“全托”或“半托”班等问题,而相关部门的约束和管理却显不足,这让家长们忧心忡忡。早教,是对小朋友在读小学之前、特别是在上幼儿园之前的早期教育活动。早教的质量,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和未来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早教机构存在问题,就有可能危害到在这里学习的孩子,甚至影响到他们的未来。正因为早教机构如此重要,教育部门对其资质也有着严格要求。但从记者调查的情况来看,海口早教行业的情况并不乐观,不仅不少机构没有获得办学许可,还存在自行认定教师教学资质、违规提供幼儿食物等乱象。

刚预付过2万元学费的吴女士不相信“被跑路”,找到物业管理人员才被告知,前一天还在营业的早教中心已经人去楼空。吴女士叫苦不迭:“我儿子连一节课都没上过!”家长们致电创艺宝贝早教机构上海总部,总部回应:“总部与各中心是加盟关系,加盟店出现经营问题总部无法直接负责。”经估算,像吴女士这样预支完学费、孩子一节课都没有上过的家长有15名,上过课但仍有大部分课程未上的学员近400名,涉及金额近千万元。家长们到公安机关报案,联系教育和工商部门。

中考加分,无疑是这个夏天最火热的话题之一。本来“连冰鞋都踩不稳”,却一路过关斩将,成为花滑“二级运动员”;本来一直是汉族人,在中考前却忽然宣布自己是“回族”……随着最近哈尔滨等地中考加分丑闻的曝光,这个本就“敏感”的话题,再次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近日,几十名北京中考“裸分”家长将一份附有4000余人签名的“部分中考学生家长对北京中、高考加分的意见”材料,递交到北京市教委信访办,呼吁“取消加分”。那么,中考加分有没有必要?该如何规范?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我觉得把高校的‘三公’经费完全晒在社会公众的眼皮底下很有意义,这就像在高校领导的头上悬了一把剑,在一定程度上能防止他们的不当行为。”调查显示,90.6%的受访者直言当前高校“三公”消费乱象严重,其中84.0%的受访者认为“非常严重”。社会公益人士、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雷闯,曾于今年年初,向全国113所高校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请各校公开2012年度“三公”消费支出具体金额。截至目前,已收到41所高校的回复,其中已公开2012年度“三公”消费的有成都大学、湛江师范学院2所高校,浙江大学等27所高校表示待主管部门批复后就会公开,清华大学等7所高校未明确表示是否公开,华东理工大学等4所高校明确拒绝公开,西南交通大学表示暂时不公开。

新闻联播 化物所 科勒

上一篇: 福建高等职业教育入学考试历年真题

下一篇: 北京理工大学远程教育入学考试时间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