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无小事 事事皆学问


 发布时间:2021-04-23 14:23:01

此外,竺可桢还多次强调研究学问要“只问是非,不计利害”。上述观点,与蔡元培教育思想是一脉相承的。抗日战争爆发后,清华、北大、南开在云南组成西南联大,浙大也在竺可桢带领下去了贵州,这些学校在大后方弦歌不绝,保存了学术文化和种子,保留了民族复兴的希望。除此之外,当年的中小学教育和幼儿

这相对于那些只揪住孩子的缺点不放的教育方式,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这种做法的多年实施,并未大面积地让孩子们快乐起来,反倒是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孩子没有童年,越来越不快乐。这说明这种做法并未找对引发孩子不快乐的真实与系统性原因。挖出当下引起孩子不快乐的系统性的根子才是教育上急需解决的真问题。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人做过专业研究,做过量化分析,但众多人依然就事论事,所找到的仅是一些影响因素,而非真正的主要原因。

进一步追寻这个“本”,就是长期以来超越行政有效性范围的行政权力对教育具体事务的过度干预。这种干预主要通过管理和评价两只手,让师生的主体性靠边站,让专业的自主性靠边站。当一种权力在它不熟悉、不了解的专业领域强行僭越发挥作用的时候,必然给这个领域的相关当事人带来不快乐,甚至带来不可逆的伤害。不解决这个系统性的问题,任何快乐教育和试图回归传统的严格教育都不会结下好果子。那么,给了学生和专业人员足够的自主,是否就可以完全消除痛苦,只剩下快乐呢?当然不会。

依据我三十余年的调查与感悟,感到问题的总根源在于师生缺少自主性、教育缺少专业性。由于师生不自主,做了不少并非他们自愿做的事,需要做很多并非经过他们自主选择的事,他们只是被别人编好剧本中的演员,校长、教师、学生都戴着假面具在那里演,演得好不好的标准也是别人定的,于是学习生活中增添了大量不快乐的成分,做了大量无用功,最终难以成为最好的自己,不快乐就此因因果果,不断积累滋生。由于不专业,该让孩子负责的时候没让他负责,该让孩子吃苦的时候没有让他吃苦,该让孩子磨练的时候更没有磨练。

高考过后,同学们都以高分考入大学。同样的开始,同样的大学,但四年以后,为什么有的同学却不能收获真学问,甚至不能完成自己的学业?谢和平认为,要做真学问,就需要养成优秀的习惯。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学生面对的任何竞争和挑战,最大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他一语概之:“管好自己,天下无敌”。谢和平期待,新生们在四年以后,收获的不仅是“学位”,更是“学问”;不只是合格的川大毕业生,更是让自己成为有真学问、真本领的国家栋梁和社会精英。(完)。

他说,不幸的是如今很多学校只照顾到“有教无类”,而忘记了“因材施教”。有些学校为了公平起见,坚持用同样的教材、同样的教学方法和统一标准答案的选择题,以计算机来打分数,几乎将教学的理念变成流水线式的作业,生产了大量的标准化学生。结果是,学生面对机械式的教学,变成了无生气,缺乏对大自然、对科学、对人文的兴趣和好奇,有天分的学生也不容易成才。培养对学问的兴趣,必须建立于基本知识。他举了两个生动的例子:“假如我们不懂得解线性方程,我们就没有能力去欣赏多彩多姿的二次方程和三次方程了;假如我们不懂得基本的汉字结构,就没有办法去欣赏唐诗和宋词了。

安徽理工 歹势 孔牛

上一篇: 北京大学申明 合作办学

下一篇: 家庭教育的指导原则内容方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9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