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 教育机构 行政审批 面积


 发布时间:2021-02-26 15:34:59

事实上,在很多国家和地区,教材的选择是由市场裁决的。北京教科院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研究中心进行的一项关于国外教材的调查报告显示,德、法、韩等各国教科书的编写出版都采用自由开放的政策,在严格按照国家课程大纲总体精神的前提下,教科书的编写多由民间出版社组织完成,采用自由竞争的教科书出

求知做学问,从来不是读书人的主流价值观。古人也有学问做得很好的,但这些大学问家,往往是在仕途不顺时才改做学问并借以言志的。《左传》讲:“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可见,立言做学问实在是他们为官不成退而求其次的无奈之举。唐诗宋词乃中国文学之顶峰,其间不知涌现出多少文人才俊,李杜诗篇万古传。但要知道,李白、杜甫、白居易、范仲淹、苏轼……他们都是为官遭贬才成就了文坛至尊地位。诗在诗外。古人读书从来不为做学问而做学问,从政才是根本目的。

当然,也因此达到对学术、学者管理的目的。官本位背景下,行政及其管理成了大学真正的中心,人们都向往着这个中心,追求着这个中心,围绕着这个中心,利用着这个中心。无法带来资源、地位、尊严的教学活动沦为学校工作的边缘,一点儿都不显得奇怪。落实教学中心地位,如果不改变大学官本位的体制和机制,不确立学术至上的观念与制度,是根本行不通的。好在国家已经注意到学术行政化的弊端和危害,明确提出要去除高校的行政化,建立现代大学教育制度,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去行政化的另一个重要举措是转变大学内部资源的分配方式,实行管理型行政向服务型行政的转变。进入学校的经费,大头应按预算直接分配到院系所,少部分按照固定比例分给机关部处。同时大规模压缩和精简行政机构,把现有行政机构中大量从事管理工作的人员充实到院系所为教师提供服务。为了使行政机构的工作人员能安心服务教授,应取消新增行政人员的事业编制。另外,把原来由行政机构负责的出台政策文件和分配资源等任务转交给由教授和相关专业人员组成的各种委员会,为了提高决策方案的质量,应聘任少量高素质的能从事工作研究的专业人员进入委员会或把一些与工作相关的专业研究任务外包。

知识精英如果缺少了作为精英的道德自觉,就会把自己的荣誉当成资本。可以说,一个社会,如果连其中的知识精英都失去了起码的人格操守与尊严意识,随意挥霍自己的荣誉与声名,不但不把荣誉与声名视为责任,反而将之视为利益,如权力寻租一般,无所不用其极地使用它,用以谋取自己的利益,那么,这个社会就不会有培养出真君子的希望。近年来,教育界之怪现状不断出现,奇谈迭出,怪事丛生,其根源多可以追溯到教育行政化问题上。如果教育制度没有改善,光靠“加强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永远不可能净化学界风气。必须改革高校中官本位的管理制度,实现真正的学术自由,学术腐败才可能根除。(陈壁生)。

尽管有专业人士对弃录提出合法性的质疑,但就行政法的角度而言,一些具体疑问能够作出解释并得到厘清。第一,高校是行政法意义的行政主体,有权作出弃录决定。在行政法上,通常将享有国家行政权,能以自己的名义行使行政权,并能独立地承担因此而产生的相应法律责任的组织,称之为行政主体。其中,国家行政机关是最主要的行政主体,此外依照法律法规的授权行使特定行政职能的非国家行政机关组织,也可以成为行政主体。这一类型的行政主体大致有四种类型,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基层群众性组织和企业组织。

阅读提示10年前,当7所高校被确定为自主设置本科专业试点时,何时全面放开的悬念已然铺展。10年后,改革的“靴子”终于落地。在教育部近日颁布的高校本科专业目录中,除了国家控制布点专业(62种)和目录外专业,其余444种目录内专业的设置均可由高校“自己说了算”。行政枷锁的重量终于减轻,拥有难得的自主空间后,获权的高校却将面临用权的抉择。学术与市场的天平上,本科专业的设置该往哪里添砝码?升级与提格的诱惑下,各地高校又该如何抉择“加减法”?规定“打折”?“行政拍板”大行其道,专业新设流程粗糙一个新专业的生成,要经历怎样的流程?翻开教育部刚出台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设置管理规定》,其中对于高校设置专业的条件、程序等作了详尽的规定。

中新网广州10月13日电(记者 杨薇)以“服务型政府建设与绩效评估制度研究”为主题的国际行政院校联合会亚太区域会议于13在广州举行。此次联合会亚太区域会议首次在中国举办,吸引了中国、美国、新加坡、韩国、荷兰等海内外行政体制研究和公共管理领域研究的专家学者130多人参会。此次会议为期两天,将围绕主题展开三场专题讨论,分别是“服务型政府建设: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绩效评估制度: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政府自身改革:共同面对的挑战”。

所以,取消审批机制,让大学依法重拾权利,有利于激发大学活力——这与通过简政放权激活市场活力,是一个道理。只是,大学的这种权利回归刚刚迈出了第一步。放在改革的想象空间中,如果切实落实了大学的办学自主权,譬如放开和推进自主招生,那么大学自主设置专业,就存在一个招生和就业两头的市场竞争,招不来学生或者就业受阻,该专业就会自生自灭。由此更能激发出学术委员会的责任感和对大学行政的监督力量,从而激活一池春水。相较过往,高校自主设置专业会更灵活地对接市场,既利于大学焕发活力,也利于对社会需求的供给。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专业设置和调整的审批权,并不在省级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由此,更高一层的教育主管部门,是否也需要考虑取消不必要的行政审批。还应注意的是,一些行政规章似乎与法律存在“拧巴”现象,在简政放权的过程中需要审视和梳理,从而让改革于法有据。(燕农)。

彭正茂 陈丽华 星体

上一篇: 陶行知认为普及教育的重点应当在哪里

下一篇: 哪个名人教育儿子成功从跑步开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