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行政执法人员远程教育培训平台


 发布时间:2021-03-05 18:35:23

像教育部的禁令规定,“不得在发放新生录取通知书和新生入学报到环节更改考生录取专业”,那么,在进校一个月或者两个月之后更改专业,不就不违规了?另外,高校还可避开高考录取这一众人关注的“关口”,利用转学政策,让有权势背景的学生从录取分数低许多的高校转入好的高校,前不久曝出的湖南大学研

还好,我们的校长没有像一些人期待的那样将我解聘,但最终事情还是不了了之。再举一个小事。大学里的人都知道,眼下各个大学要求研究生毕业必须发表核心期刊论文,这是高校政绩大跃进的产物,而这个大跃进属于典型的行政干预学术的事例。无非是借行政强制,逼催出高校的发表量,借以在行政体系的评审中占据高一点的位置。我们的校长也曾当着媒体的面,公开表示反对这种做法。可是,至今人民大学研究生院依然要求博士生必须发表两篇核心期刊论文,否则不许毕业。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日前表示,今年准备把副教授的评审权下放给高校,只要达到一定条件,就授权给高校自评副教授,不需要拿到省里统一评了。尽管简政放权已成为主流的改革议题,但相较于一般性的行政放权,将高校副教授评审权下放,还是颇令人关注。在社会疾呼高校去行政化的今天,太需要这样的行政放权之事。然而,需要区分的是,教育主管部门对高校放权与一般性的行政监管部门向市场放权,尽管形式相似,但其结果导向仍有差别。

教育放权改革再迈出一步。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决定再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项目和18个子项。其中,取消国家重点学科审批赫然在列。国家重点学科审批,是一项教育部门和高校都特别看重的审批,也是衡量大学水平的核心指标之一。在本届政府大刀阔斧地简政放权的大背景下,这项实行近30年的行政审批权走到了尽头。知名教育专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这次取消重点学科审批,具有重大意义,表明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的改革,已步入深水区。

按报道中给出的诸多旁证,如同事、同行、导师的感叹和评语,可以看出南京大学校长助理周宪教授取得了一定的学术成就。卷入申报“国家精品课程”这起“公案”,或许有些被动的因素,最后他也因此失去了可能到手的副校长宝座,沦为受害者。但也不可否认,正是他“顾全大局的义举”,才诱发了这起学术“江湖”风波。风险和机会成正比,最后的“损失”并不能遮盖其潜在的收益。至于“不需要通过国家精品课程来提升”,并不能完全解释参与这起学术造假的背后动因。

在笔者看来,教育放权不能留“尾巴”,该下放、取消的权力,不能有丝毫保留。其一,已经通过审批的国家重点学科,是继续保留,还是取消?如果继续保留,那么,重点学科这一概念将无法从我国高校消除,而已经评上的重点学科则继续获得政府的重点拨款,无疑对其他学科不公平。取消国家重点学科,这不应该仅是形式上的斩除,还应该从观念上消除——有一些教授就担心,教育部门、高校会沿用最后一次重点学科评审的结果,作为评价一所学校学科实力的依据,如果这种观念长期存在,将无法走出传统的行政评审思维。

教育存在过度行政化的积弊,更准确地说是当前官本位渗透的体现。无论企事业还是政府部门,没有行政是不行的,但行政化是坏东西,过度行政化尤其值得诟责,因为行政化的实质是行政占主导地位,一切以行政为纲,唯行政马首是瞻,这显然是荒唐的。比如在学校,最辛苦的往往是那些一线教师,他们是教书育人的主要承担者,理应拿到更多的绩效工资。正如报道披露的一个细节:广州市第十三中学一位老教师说:“就拿我们学校来说,明确规定奖励绩效这块人均1500元,但校长可以是这个平均数的2.5—2.8倍,教导主任等中层干部达1.7—2.2倍。

广化桥 云苏 徐力

上一篇: 隔代教育如何变成特色教育

下一篇: 大力发展普通高中特色教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