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职业杂志版面费多少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23

中国青年报报道,现在核心期刊很多,评不上这个核心,还可以评另一个核心,“弄到一个核心就可以收取版面费,生意就好”。面对这样的情况,很多期刊想方设法往核心期刊的圈子里钻。每4年一次的核心期刊评审,都是一系列“公关”与“反公关”的过程。更荒唐的是,《商场现代化》一位编辑告诉中国青年报

按照目前的评价标准,即便陈景润这样的数学大师也难以当上教授了。”张老师心中有些愤愤不平。一位大学教授对记者表示,独创性、科学性、理论性,是一篇合格学术论文的必备条件。一篇论文真正能打动读者、启迪读者的,是作者对所学领域中某些方面有独到见解和真实精辟的分析。然而,不断出现的论文剽窃、“版面费”、论文“枪手”等学术不端行为,使论文作为评价学业水平、专业素质的标杆地位受到严重质疑。与此同时,以数量论英雄的论文考核体系,又反过来催生了学术不端行为的激增。

”程郁缀则表示,主动约稿在稿源里占很大比例,“我们主要向非常了解的学者约稿。”对于来稿,“一看水平不够,就直接退稿了。”《学术月刊》也拥有相对固定的作者群,“我们熟悉作者的实力和前期的研究成果,他也比较珍惜自己的声誉。”田卫平说。相对固定的作者群给了几家知名刊物应对学术不端的底气,但全国有2000多家水平参差不齐的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让学术不端入侵的漏洞仍无处不在。几位主编都提及,编辑审稿辅以检索是目前学术期刊应对不端行为比较有效的方式。

在西方,给作者稿酬的,是商业化的刊物,在这种刊物上发表文章,是不算学术成果的。就好像我们在《知音》上发表文章,可能获得较高的稿费但这不能算学术论文。在国外,发表学术论文都是不给作者钱的,这里面又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向作者收钱,一种是不收钱。向作者要版面费的刊物并不是因为学术期刊商业化,而是当它的出版经费紧张时,可以要求大家一起承担这个费用。当然,要求版面费说明刊物的影响力不是足够,一般知名的刊物都是不收费的。

学术资源供需的不平衡,使学术期刊处于居高临下的姿态,自然有很多人愿意为版面费“买单”。小魏是某中央媒体的编辑,曾经在一所师范院校读研,她告诉记者,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而且这种“潜规则”早已存在。小魏毕业于2004年,当时学校规定硕士研究生毕业前,必须在核心级期刊上发表论文。小魏的导师在学术界颇有声望,帮她向一家期刊美言了几句,论文没收版面费就顺利发表了。但作为交换条件,导师必须再写一篇文章发在这家期刊上。

多位与会的学术期刊主编认为,近些年国内社科方面的学术论文数量不断增加,但水平却有所下降,尤其是一些学术期刊滥收版面费,同时也降低了对论文水平的要求,导致“水货论文”比比皆是。“据说自然科学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是国际惯例,可这样的国际惯例在中国有点走样。”《清华大学学报》常务副主编仲伟民直言,版面费的存在是引发学术不端行为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学术月刊》主编田卫平则梳理出一个学术论文的利益链条:学术期刊缺少经费——收取版面费——编辑部建立“小金库”——增加版面,季刊改成双月刊,双月刊改成月刊,月刊改成半月刊,还不时“增刊”——论文公司应运而生——枪手操刀,论文质量下降。

”有意思的是,与会的几位社科类学术期刊的主编一致反对收取版面费。“有学报为了生存的需要索要费用,也有作者想发表文章而自愿出费用。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们都坚决反对。”《北京大学学报》(社科版)主编程郁缀说,“如果这个学校没有经费力量,那你的刊物就少一点,办薄一点。”“近年来,有关部门要求学术杂志走市场化道路,给的经费越来越少,甚至断粮。学术期刊自谋生路几乎不可能,因为单靠订户很难生存。”仲伟民也很清楚眼下一些学术期刊的生存环境,但他表示,现在国内很好的人文社会科学类学术期刊都不收版面费,“因为这些杂志追求的是学术质量,而不是经济利益;恰恰是一些学术水平很差的杂志要收版面费,这些杂志只看钱而不看学术质量,这实际上是一个恶性循环。

和顺 尚福 郎陪

上一篇: 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有什么用

下一篇: 小学环保教育试卷质量分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