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与教育 杂志的版面费大概多少


 发布时间:2021-01-21 03:38:43

”叶继元表示,“要重点分析为什么会这样,它的效益和存在的必要性在哪里。”“今年年底,各个大学出版社都要完全市场化,有关部门也在催促学报市场化。”仲伟民说,“对学术期刊的管理,不应该一刀切。”叶继元认为,学术期刊的市场化改革要分层次,“有一些期刊,纯粹学术的,偏重理论研究的,原始创

进而导致学术期刊与作者之间的权钱交易,使大量没有任何价值的‘垃圾论文’借助版面费而登上学术研究的大雅之堂,产生学术腐败。”刘长秋说。常年从事法律研究的刘长秋甚至认为,“根据《刑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学术期刊社非法收取版面费为他人发表学术论文的行为,符合单位受贿罪的构成要件,情节严重者构成单位受贿罪,应该依法予以制裁。”采访中,很多教授和学者都痛斥学术期刊以收取版面费为条件发论文的做法,但学界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并非铁板一块。

在西方,给作者稿酬的,是商业化的刊物,在这种刊物上发表文章,是不算学术成果的。就好像我们在《知音》上发表文章,可能获得较高的稿费但这不能算学术论文。在国外,发表学术论文都是不给作者钱的,这里面又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向作者收钱,一种是不收钱。向作者要版面费的刊物并不是因为学术期刊商业化,而是当它的出版经费紧张时,可以要求大家一起承担这个费用。当然,要求版面费说明刊物的影响力不是足够,一般知名的刊物都是不收费的。

在经费问题上,除受托承办单位给予支持外,还应该争取各有关部门和单位的支持。收取论文版面费是合理的,也是可能的。因此,建议各学会的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不过,《通知》也强调,“不得以任何理由或形式出卖版面,使期刊质量受影响。”“自然科学类的学术期刊早就开始收版面费了,之所以大家没什么意见,是因为课题经费中就有这一项;而社科类的课题经费少,没有专门用于发论文的经费,所以大家的意见就大了。”田卫平认为,学术期刊实质上是一种学术垄断资源,而版面费其实就是一种权力寻租,“中国的学术期刊是审批制,而国外的学术期刊是登记制。

”程郁缀则表示,主动约稿在稿源里占很大比例,“我们主要向非常了解的学者约稿。”对于来稿,“一看水平不够,就直接退稿了。”《学术月刊》也拥有相对固定的作者群,“我们熟悉作者的实力和前期的研究成果,他也比较珍惜自己的声誉。”田卫平说。相对固定的作者群给了几家知名刊物应对学术不端的底气,但全国有2000多家水平参差不齐的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让学术不端入侵的漏洞仍无处不在。几位主编都提及,编辑审稿辅以检索是目前学术期刊应对不端行为比较有效的方式。

这是目前相对比较好的方法,工作量既不是很大,有操作性,又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少数精英专家评价的主观性、随意性。这样一个相对合理的评价体系,包括评价目的、评价指标、评价方法,要逐步建立健全起来。”对学术期刊的管理不应该一刀切“大多数期刊,非名校的期刊、中小型学校的期刊,生存的确比较艰难,经费不够,质量不高。这些刊物的订购量很少,基本上是自编自看。我们有个统计,8年来有的期刊一次都没有被引用过,当然可能被阅读,这个状况很堪忧了。

利益链条:期刊缺经费——收版面费——建立“小金库”——增加版面——论文公司出现——论文质量下降7月初,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组织了一次小型的国际学术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学术期刊与走向世界的中国研究”,但与会的不少学术期刊的主编却不约而同地谈到了目前学术界存在的学术不端的问题,痛斥抄袭剽窃、捏造数据、一稿多投等行为,同时又为国内一些学术期刊滥收版面费的行为而痛心。学术期刊能否把学术不端挡在门外?这些主编都希望自己主持的刊物能做到这一点。

眼看着评中级职称的“大限”将至,而单位又要求“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2000字以上文章一篇”,论文发表依然没有实现“零突破”的徐峥有点儿上火了。一个前辈私下告诉徐峥,只要送上“版面费”就可以在一些期刊上发表文章。“前几天我问了一个相熟的刊物编辑,他直接跟我说,发表没问题,让你出点发行费用行不行?”对法律条文颇为了解的徐峥知道,期刊杂志索要版面费违反了国家有关规定,但没有发表论文,他就评不上职称,所以只好遵循这条“潜规则”。

田卫平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的学术期刊对待来稿大致有5种情况:一是不收版面费,还给稿费;二是有些文章给稿费,有些文章不给稿费;三是不收版面费,也不给稿费;四是有些文章给稿费,有些文章收版面费;五是所有文章都收版面费。经费不足不应该成为收取版面费的理由据了解,国内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因纸张、出版及发行费用急剧增加,绝大多数科技期刊财政上都有亏损,且数额日益增大,有相当一批期刊濒临倒闭。

学术期刊不能借版面费敛财实习生 田国磊“当学术期刊的版面可以用钱来买,学术就沾染了铜臭,这样的期刊已经和学术没有任何关系了。核心期刊用出卖版面来收敛钱财,用一句话说就是斯文扫地,不顾廉耻。我对这种现象深恶痛绝。”南京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任东来说。任东来说,目前最厉害的是地方社科院的杂志,因为缺乏经济来源,一些地方的社科院将杂志转包出去,就出现了双月刊变月刊,月刊变旬刊,甚至变成周刊的怪状,“完全变成了学术垃圾,没有任何可信度,这损害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学术声望。

栏发志 冯契 雨恒

上一篇: 期中考试历史不及格 高中生被罚抄2万字

下一篇: 河北幼儿园老师逼学生喝尿 官员称赔点钱就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