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管理与教育研究杂志版面费


 发布时间:2021-01-17 23:30:01

目前对学术期刊的评判有核心期刊评价、来源期刊的评价,这些评价主要是文献计量学的评价,也辅以专家评价。叶继元表示:“这些评价跟质量评价有一定的关系,甚至有很强的正相关关系,但绝不能取而代之。”田卫平则认为,在自律观念还没有成为期刊从业者道德操守之前,“完全套用国外自然科学核心期刊的

中华医学会杂志社总编辑游苏宁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提到,当时正是中华医学会编辑出版部承担了“科技期刊发表论文是否应该收费”的调研课题,而且最终中国科协也采纳了中华医学会编辑出版部的建议,出台了《[1988]科协学会发字039号文》,建议各学会主办的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游苏宁称:“这一决定,不仅惠及当时的许多期刊,而且为如今学术期刊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国青年报记者找到了这份《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关于建议各学会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的通知》,《通知》称,“各学会的学术期刊是各学科领域全国同行共有的论坛和财富。

一家名为“权威期刊论文网”的网站,在首页上写道:“本网站起始于2002年,至今已有6年历史,与200多家省级、国家级、核心杂志社合作。拥有丰富的媒体资源、提供迅速快捷的论文发表、写作指导服务,评职称、申请学位绝对管用……”据一位自称“谈老师”的网站工作人员介绍,作者投稿后经网站初审,再送往期刊杂志评审,在评审通过后,作者首先支付50%的发表定金,论文网站将通知杂志社总部发给作者盖有公章的文章录用通知书,收到采用通知书之后,作者支付余下的50%费用,杂志社就可以确定版面,按时出刊,之后将赠送作者2本样刊。

如同高考,参加考试和阅卷的都是匿名,评定也要双盲,避免产生交易。”学术不该是交易的对象,因此,学术期刊的生存也就需要公共财政的支持。学术研究给社会的反馈也不是缴纳多少版面费,而是提供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喻国明:学术评价体系的缺失走歪了的版面费学术期刊既然不是市场化的产物,那么它的经营就需要特别的模式。如版面费,在西方也存在,但版面本身不应该成为利益交换的工具。喻国明说:“一个人在期刊发表文章,无非几种情况,刊物给作者稿费、刊物向作者收费,或既不收费也不给稿费。

”确认以后,作者会接到编辑部的第二次电话,询问导师的一些情况,然后编辑部直接与导师联系,再次确认作者的学术背景和投稿情况。“我们会多和作者沟通,如果是抄袭别人的文章,作者一般都很心虚,相反如果是自己写的文章,谈起来都会胸有成竹,滔滔不绝。”田卫平说。而如果碰到一些导师署名在前,学生署名在后的文章,《学术月刊》的编辑则会更加谨慎,“我们会直接给导师打电话询问文章的写作情况,如果大部分内容是导师写的,我们就比较放心,而如果导师都不知道,我们就非常小心了。

学术期刊为何敢公开腐败版面论页卖 铜臭称学问学术期刊和企业似乎是两个互不相干的领域,那么学术期刊究竟应该怎么生存?是继续依靠财政支持,还是需求其他的生存模式?目前,非时政类报刊转制工作正在进行,学术期刊也在其中。有学者表示,学术期刊有其特殊性,市场化可能会带来种种弊端,如助长学术腐败等。学术期刊收版面费,乃至于公开卖版面已经不是新闻,给钱就登的现象也非一日,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说:“学术腐败的根源不在学术期刊,而是在学术生产和管理体制上,学术就是不患寡而患不公。

这些稿费都是学校老师寄过来的版面费,但实际上,《教育学报》从来都不收取版面费。“又有老师上当了。”李老师很担心。早在今年一二月份,李老师就陆续接到读者来电、来信,询问发表文章版面费的情况,起初他并没在意,只是向读者解释,《教育学报》不收任何版面费。但是随着打电话的读者越来越多,还有汇款单送到他们编辑部,这让李老师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不是有骗子在以《教育学报》的名义约稿、骗取版面费呢?果然如此,据吉老师介绍,他专门核对过给他发邮件的“收费编辑部”与《教育学报》网站上的信息。

”但是,这种收费和我们的版面费并不一样,喻国明说:“版面费的初衷是大家一起承担出版费用,而不是谋利。我们的版面费其实走歪了,变成了利益交换的工具,变成了谋私利的平台。因此发表与否的标准变成了给不给钱。事实上,在西方,即使收版面费的刊物,它的评价标准也不是钱,而是和其他刊物一样的学术评价标准。刊物需要靠学术共同体的认可来确立地位。如果仅仅是收费就发,自然没人认可,最终也就不可能有人去那里发表文章。”学术期刊不应市场化所以,学术刊物真正需要改制的,不是生存方式,而是学术评价体系。

常郡 孟起 茅伟杰

上一篇: 民办学校理事会决议决策方案

下一篇: 民办学校的理事会和监事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