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课中的德育渗透论文


 发布时间:2020-11-26 22:49:56

“我为语文课本纠错的时间已经不是一年、两年。说实话,还是以前的课本严谨,基本挑不出什么错误来。从错误率上看,现在编课本的人的治学态度不严谨,已经只剩应付了。”彭帮怀不无遗憾地说。对于为课本挑错误的初衷,彭帮怀有进一步的阐释。他说道:“别看这是汉字中的一笔,一旦给这一代人中的部分人

”“目前,北京市中小学语文课本仅有《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两篇红色经典作品。而在全国各地,中小学语文教材鲜见红色经典作品。许多孩子已经不知道曾经为几代人耳熟能详的红色英雄人物。”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现在,一些教育教学单位为变而变,新教材变化幅度之大、变化之频繁令人目不暇接。一本教材使用时间还不到两年,使用效果还未来得及评估,新的教材就又被推出。有的地方教材,哪些内容进入教材、哪些内容应该剔除,几乎就是由几个参编者决定,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为此,他在提案里建议:修改《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和《语文课程标准》,加强红色经典作品在语文教学中的分量,让孩子们通过学习红色经典课文去认识那段历史,把革命传统一代代传承下去。记者 王斯敏。

四是教师说课授课时普遍拿腔拿调,语言高八度。五是过度使用PPT、音乐、图画等在语文教学中本是可有可无的,但在这些老师的课堂上成了主角。六是本应该在语文课上培养学生质疑批判精神,在这些老师的说课讲课中完全没有,成了灌输和填鸭式,不给学生思考的空间和想象的余地,更谈不上质疑批判,本来生动活泼的语文内容变成了机械枯燥的单一解读。由此,我想到了近年来直接或间接听到的不少关于语文教育的事儿。有家长说,老师让孩子在课堂背诵并讲解《弟子规》片段,但要求制作PPT。

关于语文课的谎言,现在已经成了饭桌上的笑料了。”史金霞说。年近40岁的她却想做“严肃讨论价值原则的人”,用自己的力量为语文课带来变化。她把自己摸索出来的这套课堂模式写进了《不拘一格教语文》中。这本鲜活的一线教师课堂记录,不仅打动了来自苏州、湛江等地的许多学生家长,也重新点燃了业内对于语文教育话题的又一轮反思。在各大教育类网络论坛上,许多同为语文教师的“战友”们在读过此书后“陷入痛苦的思索”:如何让学生这只鸟儿,从语文应试教育的笼子里飞出去?很多固定我们灵魂的工作,事实上是从语文课开始的和史金霞一样,作家苏小和曾经也是一名语文老师,“捏着粉笔头,带着孩子们总结段落大意,归纳中心思想”,回想起那段教书经历,这位作家想到了四个字:“度日如年”。

”王旭明说。王旭明所说的语文教学突破,是指在2012年底他倡导开展的真语文教学活动,并鲜明提出:真语文就是语文;真语文强调回归传统,找回本真。王旭明亲自撰写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文章“这个时代需要真语文”,称“真语文”基本要求是: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活动为主体,以语文综合素养的提高为目的;语文课一定要培养学生自然、健康的表达习惯,一定要培养学生自由、个性的心理品质,一定要培养学生独立创造的人格特征;语文课要让学生具备一定的逻辑思维能力,让学生热爱祖国文化,了解国学知识。

记者:您如何评价当前的语文教学现状,哪些现象您认为是需要警惕甚至矫正的?王旭明:语文教学作为母语教学,不仅是一门教育课程,同时也是传达一个国家与民族文化取向和精神品质的课程。但由于语文课程内容的丰富性和广泛性,很多人对语文课的认识有偏差。语文课上,语文老师做了非语文范畴的内容,如讲麦苗跟谷穗的区别、讲大象的身体结构、讲各种自然现象等等。在这样的语文课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语文。语文课上应该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千万别让语文教学变得时髦却虚伪。

所以,适量且循序渐进的古典文化熏陶,对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当然,我们不可能奢望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就具备朗读、背诵、理解长篇诗文的能力。但我们可以尽可能地让他们在幼儿时代产生对古诗文的兴趣,培养他们学习古诗文的习惯,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不同年级进行深入教育。进而,在他们成年时拥有一个合理的古诗文知识储备和一定高度的古文化思想意识。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不奢求培养无数个通晓经典、出口成章的大师,但我们需要一个热爱自己的文化、渴望进步的国民群体。需要注意的是,在今后的语文课本,也不可再来一个新的“矫枉过正”,不考虑学生的需要和接受能力,一股脑地把古诗文加进来。我们希望,语文课本的编纂者,能够真正认识到古诗文的意义和作用,科学合理地分配课文篇目比例,科学合理地教学,循序渐进,让学生们浸润在经典诗文的意境和美感中,其乐陶陶。(姜伯静)。

退一步说,就是真像讲故事,也不要这样引导学生当面赞美老师啊。讲课结尾,这位老师还没有忘记弦外之音,说:“作者称鹅是鹅老爷,旧社会这个称呼是给土豪的,但是我们并没有感觉出作者对大白鹅的厌恶,而是感觉到对它的喜爱,这就是课文的弦外之音。”我们又听糊涂了,这篇课文的弦内之音,不就是作者觉得这个白鹅逗,好玩儿,喜欢才写吗?幸好,江苏省一位退休语文教师、真语文系列活动总顾问张赛琴的同课异构,也讲了《白鹅》这一课。她由听说到读写,再由学习白鹅的笔法进入写作训练,实实在在上了一堂语文课,我才释然。

桂秘 卓才 许城

上一篇: 如何提升体育教育教学质量

下一篇: 教研室 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9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