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最新(2017)高中语文课改方案


 发布时间:2020-11-24 17:05:39

笔者在听课后对某些语文教师的课堂教学提出批评,竟然受到某一位语文老师的恶意攻击,甚至不惜侮辱和谩骂之能事,其语文素养乃至做人素养之低,不仅令笔者咋舌,更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教育发达地区的语文老师。尤其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某些教研人员和所谓语文专家对语文课堂存在的这种弊端不认识、不扭转

在我的这套练习当中,尽量避免这两种极端,走中庸路线。”王旭明介绍,关于这套教材,小学增加了传统文化的比重,每一个单元都增加了传统文化的学习,每一个单元最后都有要背诵的古诗,加起来达到30%,而中学更是达到35%。对于教材的更改,比如周杰伦的歌词写进课文,有没有引起内部的争议呢?王旭明说:“我们经过了一系列的讨论,中间有很多磨合的过程,得到大家的认同要有一个过程。我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两本教材很多方面都体现了我真语文的理念。

“人生忧患识字始”,识字是从语文课开始的,实际上也就意味着我们从语文课开始认识世界,培养世界观,价值观。课文并不一定都要体现所谓的“高雅”,而将“通俗”拒之门外,至于“谁取代鲁迅”这样的忧虑更是多余,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趣的命题,因为优秀作品都会给人以美的启迪和美的享受,优秀作品和它蕴含的美是谁也替代不了谁的。好的事物可以促进我们的发展,但固守某种好的事物而不去认识和选择其他好的事物就是一种思想上的狭隘和作风上的保守,今天的中国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包容、开放,创新的时代,我们有能力辨明是非,选择美丑。

最近,我在一个教学研讨活动上听课,参与者都是来自所谓重点小学的语文老师,他们所上的语文课竟与语文相去甚远,充斥了那么多非语文的东西。联想到近期不断有家长跟我反映的其子女在小学、初中及至高中语文课上所学、所知、所感,都加重了我的担忧,也印证了这样的判断:语文课堂教学亟须去假归真。先说、也重点说说一些大城市的小学语文课堂吧。我始终认为中国汉语水平的真正提高在未来,在现在的这些孩子身上,因此,我尤其关注小学语文教育和语文老师。

在刚刚出席完2014年成都芳草站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后,王旭明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长达四个小时的采访,再一次系统地完成了一次对“假语文”的炮轰。A语文课不是思想品德课“从理论上来说,假语文就是违反语文教学规律的现象。”王旭明说。“语文课应先以语言文字为主,其他为辅,就《斑羚飞度》来说,通常老师都把教学重点放在了老斑羚牺牲自己来成全小斑羚飞跃悬崖的这种无私、伟大的母爱上,让学生去学习老斑羚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这就完全偏离了教学规律。

昨天,华中师大武汉传媒学院的大学语文课堂上,语文老师给同学们布置的作业是“画李白”。“我在做梦吗,竟然能在语文课上听有到画画这种作业。”来自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樊思洋说,上大学语文课就等同面对无数古文诗句,再加上书上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不定时背书的“炸药包”。而现在,语文老师让同学们上网搜索不同形态的李白的画像,并临摹下来。教授这门课的何老师解释说,文学与艺术事实上是密不可分的,在某种意义上都需要富有想象力。“最初想到这个作业,是因为给艺术设计系的学生上课时,想把语文和他们的专业相结合,让课堂更活跃。”何老师说,在网络搜索和绘画的过程中,能够让学生更加了解李白的生平事迹,感悟他在写诗时的意境。“我们在课堂上学诗词古句,学到的都是书面上的‘思想感情’,未曾在心中真正领悟。”樊思洋说,当自己一笔一划的描绘完李白后,情不自禁就想在一旁题上他的诗句,去了解他,感受他写诗时的情怀。(通讯员 吕欢 韩天伟 记者 屈建成)。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一时间,大学语文该选修还是必修,瞬间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11月10日《扬子晚报》)苗蛮子:语文课遭冷遇,已非个案。有调查结果显示,在抽样的91所高校中,将大学语文列为必修课的不到40%,课时也在逐渐减少。高校语文课,正面临着一场大撤退危机。张剑:大学语文所传授的应是一种内心修养,以及看待事物的人文眼光,它讲究的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可是,在浮躁功利的当下,更多人追求的却是立竿见影的短期效应。

种类 斯缪 徐辛庄

上一篇: 海南省教育局中考办咨询电话

下一篇: 海南省中小学继续教育学分登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