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中进行德育教育的例子


 发布时间:2020-12-03 18:18:02

语文课绝不仅仅只是背诵字、词、句、段,更不是把学生培养成会考试的机器。语文要以学生的健康成长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培养学生独立创造的人格特征,要以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立德树人”作为语文教育的根本任务。记者:据我了解,您非常关注学校语文教育,并一直呼吁各级教育部门领导重视学校语文教育。从

语文教育的目的,主要是通过对课本知识的讲解来促使学生探索品质的养成,并以此达到道德意识的觉醒和自由心灵的构建。而课本知识的构成,从来都强调比例协调,搭配均衡。迄今为止,还没有研究能够证明现代文对学生的启迪作用就要比古诗文差。王旭明基于自我责任意识而出现的公共表达,本没有什么过错,但三番五次下的喧嚣发难,却不见问题的直观进展,只见批评不见建设性意见,更在实际的岗位上不见实际的行动,这会把自己退化成职业的仅以惹口水引争议的批评家层次,让这类批评减色不少。(四川 张剑)。

作为曾经的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现今的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能够从专业的角度讲述出当下语文教育存在的种种弊端,不管从哪个角度讲,都是值得肯定与赞扬的。然而,在担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期间,王旭明对推动这些问题的解决究竟作了哪些努力?如果说当时自己的确没有发现这方面存在的问题,还情有可原。但倘若当时已发现,却因为职业定位和特殊话语权限而规避,只能证明另一个不属于语文教育本身的问题。我们或许可以理解王旭明的苦衷,但是他现在的反思,更应该付诸自己的行动。

”王旭明所说的特色是:这套教材古文、古诗占的比例比以前要重。以前的教材,中学是25%左右,小学则是20%左右。“去年,通知我参与教材修订,我抓住了教材修订的时机,塞进去了很多东西,有50%的篇目都做了更换调整。我要求每一个练习题都要有它的标准答案、关键词,我们语文学习最大的问题在于两个极端,一个是学生漫无边际地去说,老师也不指导,怎么说都对,还有一个极端就是标准化太严重,只能按老师给出的标准去答题,反之就是错误的。

而对这个问题,又向来是众说纷纭,各有各的理。此前,关于鲁迅文章从中小学生语文课本“大撤退”的话题就曾引发全民大讨论,有人说鲁迅文章晦涩难懂,不适合中小学生阅读,该删,有人则说当下中国正缺鲁迅精神,鲁迅文章不能删,谁能说服得了谁?关于此次古诗被删,其实也是同样道理。甚至可以说,由于小学教材中的文章本就十分有限,无论删减哪部分都会遭到不同意见。由此而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虽然大家都认同教材减负,但减什么都成了“负能量”,永远也无法形成人人满意的局面,教改如何进行下去?删除几首古诗,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记者:您如何评价当前的语文教学现状,哪些现象您认为是需要警惕甚至矫正的?王旭明:语文教学作为母语教学,不仅是一门教育课程,同时也是传达一个国家与民族文化取向和精神品质的课程。但由于语文课程内容的丰富性和广泛性,很多人对语文课的认识有偏差。语文课上,语文老师做了非语文范畴的内容,如讲麦苗跟谷穗的区别、讲大象的身体结构、讲各种自然现象等等。在这样的语文课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语文。语文课上应该用语文的方法教语文,千万别让语文教学变得时髦却虚伪。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一时间,大学语文该选修还是必修,瞬间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11月10日《扬子晚报》)苗蛮子:语文课遭冷遇,已非个案。有调查结果显示,在抽样的91所高校中,将大学语文列为必修课的不到40%,课时也在逐渐减少。高校语文课,正面临着一场大撤退危机。张剑:大学语文所传授的应是一种内心修养,以及看待事物的人文眼光,它讲究的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可是,在浮躁功利的当下,更多人追求的却是立竿见影的短期效应。

萧红祖父在其四、五岁时就教小萧红读诗,萧红称“都是些什么字,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只觉得念起来那声音很好听,越念越觉得好听,越念越有趣味”,有些诗或许儿童不知其意,却影响不了他们的韵律审美能力。况且,小学一年级学生已经七岁,很多浅显的诗句,如“床前明月光”、“处处闻啼鸟”已经能够理解应用。近年来,“国学热”温度不减,这种文化自信的递增必然有国富民强等多重原因所致,但历经新文化运动、“五四”等运动,彻底抛弃传统文化所造成的断层已让中国语言文字变得干瘪、枯竭。古诗词并不等于封建糟粕,相反,它代表了中国文化发展的一个高峰,在学好现代文化的同时,适度的学习自身文字中优良的内容,有何不妥?语文课本的改动直接影响着语言文化的发展,它的改动应该是慎之又慎的。但是要达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要让文化传承与文化发展并重,也是需要留住经典的身影,让传统与现代实现完美对接。□ 王琦(河南 职员)。

事实上,“假”并非语文课本独有的问题,如今中小学的许多教材,尤其是历史、政治等,其课本内容都存在类似的毛病。站在传道授业的角度,读着这些课本长大的学生,将来会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以及历史传统,产生怎样扭曲失真的理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有句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真是善的基础,是美的前提。把真相告诉学生,把真情传递给学生,这既是教育的终极目的,也是任何教材编写的底线要求。否则,再怎么更换课文、加入名人作品,都只能算是花拳绣腿。(王烽)。

“我坚决反对‘摇头晃脑’,反对在语文课上的表演,特别是集体表演。”王旭明到处讲一个语文表演的典型——“某老师讲董存瑞舍身炸碉堡,激情昂扬,他在讲台上提前设下机关,讲到炸碉堡时,老师一跺脚,台上轰隆巨响电光石火烟雾缭绕,台下听课的老师和学生以为是地震,全吓跑了。”王旭明认为,上语文课时配乐,课堂上让学生无节制地活动,也属于假语文,“我们需要的是安静读书”。官员语言水平让人着急“假语文”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王旭明认为,最大的影响是中国人不会运用语言。

武之主 龙五 金亚芳

上一篇: 有关于水果蔬菜教育的PPT 幼儿园

下一篇: 首次提出教育心理学概念的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0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