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课上如何体现法制教育


 发布时间:2020-11-30 16:48:07

四是教师说课授课时普遍拿腔拿调,语言高八度。五是过度使用PPT、音乐、图画等在语文教学中本是可有可无的,但在这些老师的课堂上成了主角。六是本应该在语文课上培养学生质疑批判精神,在这些老师的说课讲课中完全没有,成了灌输和填鸭式,不给学生思考的空间和想象的余地,更谈不上质疑批判,本来

我听了一位年轻女老师讲丰子恺先生的《白鹅》。老师自己范读了一段课文,不仅让学生给自己鼓掌,还问学生:“老师读得怎么样,能不能把鹅和狗吃饭时的不同读出来?”四五个学生当然都说老师读得好,最后一位说:“我觉得某老师读得特别好,因为,您用讲故事的方式读出来了。”老师当堂高度评价这位学生:“同学们再把热烈的掌声献给他,他不仅把真诚的赞美献给老师,还告诉同学们读书的时候要像讲故事一样。”问题是,我整堂课听下来,从老师的讲课语言再到她读范文的语言,毫无讲故事的感觉,只是声音提高了八度。

萧红祖父在其四、五岁时就教小萧红读诗,萧红称“都是些什么字,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只觉得念起来那声音很好听,越念越觉得好听,越念越有趣味”,有些诗或许儿童不知其意,却影响不了他们的韵律审美能力。况且,小学一年级学生已经七岁,很多浅显的诗句,如“床前明月光”、“处处闻啼鸟”已经能够理解应用。近年来,“国学热”温度不减,这种文化自信的递增必然有国富民强等多重原因所致,但历经新文化运动、“五四”等运动,彻底抛弃传统文化所造成的断层已让中国语言文字变得干瘪、枯竭。古诗词并不等于封建糟粕,相反,它代表了中国文化发展的一个高峰,在学好现代文化的同时,适度的学习自身文字中优良的内容,有何不妥?语文课本的改动直接影响着语言文化的发展,它的改动应该是慎之又慎的。但是要达到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要让文化传承与文化发展并重,也是需要留住经典的身影,让传统与现代实现完美对接。□ 王琦(河南 职员)。

昨天,华中师大武汉传媒学院的大学语文课堂上,语文老师给同学们布置的作业是“画李白”。“我在做梦吗,竟然能在语文课上听有到画画这种作业。”来自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樊思洋说,上大学语文课就等同面对无数古文诗句,再加上书上密密麻麻的笔记,还有不定时背书的“炸药包”。而现在,语文老师让同学们上网搜索不同形态的李白的画像,并临摹下来。教授这门课的何老师解释说,文学与艺术事实上是密不可分的,在某种意义上都需要富有想象力。“最初想到这个作业,是因为给艺术设计系的学生上课时,想把语文和他们的专业相结合,让课堂更活跃。”何老师说,在网络搜索和绘画的过程中,能够让学生更加了解李白的生平事迹,感悟他在写诗时的意境。“我们在课堂上学诗词古句,学到的都是书面上的‘思想感情’,未曾在心中真正领悟。”樊思洋说,当自己一笔一划的描绘完李白后,情不自禁就想在一旁题上他的诗句,去了解他,感受他写诗时的情怀。(通讯员 吕欢 韩天伟 记者 屈建成)。

让经典诗词成为中华民族前进的文化引擎据“新华视点”微博报道,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师范大学看望一线教师时说道:我很不赞成把古代经典诗词和散文从课本中去掉,“去中国化”是很悲哀的。应该把这些经典嵌在学生脑子里,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我们学习古诗文的最终目的并非是死记硬背、生搬硬套,而是要把这些散发着古老光辉的思想好好的吸收、借鉴、古为今用,让古老的智慧结晶在新时代发挥独特的力量。但是最近几年来,某些版本的语文课本对古诗文进行大幅度的删减。

不少家长、老师甚至教研员都认为,此次被删除的8篇古文诵读并不难,读来朗朗上口很受学生欢迎,也不会占用太多课时。但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看,既然浅显易懂,很受学生欢迎,何不作为课外阅读的内容,让学生自己去理解和学习?小学生学习古诗,对于认识中国传统文化,培养语感和写作能力无疑是大有好处的,但未必非得在课堂上在教材中才能学习。更何况中国的古诗博大精深,可供选择的空间非常大,适合小学生阅读的绝不仅仅这8首,如果能够正确引导他们去接触,培养他们的兴趣,效果或许比课堂教育更理想。批评者的一个逻辑前提是,好像小学生的语文学习只限于教材和课堂,一旦删除古诗,小学生就从此与古诗绝缘了,这是非常狭隘的理解。事实上,许多有意识的家长早早就开始了对孩子这方面的引导。关于中小学生教材减负,已经喊了很多年,但一直畏首畏尾、裹足不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恐怕就在于担心舆论争议太大。但哪一种改革没有争议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倒是非常欣赏上海的做法,与其无休止地争论,不如先做点实事。(吴龙贵)。

其中,五年级下册语文课本错误出现最多,达10处。四年级下册其次,有9处错误。记者前往安阳市永安东街小学、高新区第三小学等,发现学生们目前使用的2003版及2006版语文课本,配图确实出现了刘朴兵提到的几点史实性错误。观点PKA 基础教材中,文字、图片都要确保零错误安阳市高新区第三小学王淑萍老师从教20多年,她认为:“我们在教学中发现,学生对最早接触到的东西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如果形成了先入为主的错误印象,以后纠正起来非常困难。

长期以来,我们语文教学的各种委员会大大小小有几百个,给老师折腾得云山雾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说实话我很悲哀,我觉得以我现在这种年龄不能再拼几年了,根本不能扭转现在这种状况。在很多场合,我都呼吁不要把外语作为必修课,应该把繁体字、读古文作为必修课。繁体字需要传承,我们现在研究古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我这个呼吁也没有得到认可。我认为,外语和语文不能放在同等位置上,外语可以选考,语文必须必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拯救汉语。我希望,我死了以后,我的墓碑写着:这里埋着一个尊重常识的人。(助理:“咦,不是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么”)以前是,现在改了。记者 温建敏 实习生 孟肖。

广才轩 领贝 外省市

上一篇: 东南大学迎接111岁生日 “最牛学号”女生发言

下一篇: 浙大校友为病危学弟爱心接力 18小时募捐70多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7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