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语文课上进行爱国教育


 发布时间:2020-12-01 20:39:47

高兴的是在经过一段时间摸索后,我们终于认识到母语教育或学校语文教育的重要,终于在考试中以提高语文分数、降低外语权重和更适合学生需要的形式测试外语了。担忧的是,我对目前我国学校语文教育现状及前景不是很乐观,因为当下学校语文教育需改进和完善的地方还很多,无论教师和教材,还是教学与评价

王旭明从来不是一个能闲得住的人。这位教育部最有个性的前新闻发言人,转到其他岗位后依然使自己成为话题中心,他的博客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基本不缺席重大事件的评论,甚至被网友冠以“毒舌”称号,他曾多次声称,自己的墓碑上要写上这么一句: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而最近一两年,他的火力逐渐集中在一个目标:炮轰“假语文”。11月1日的亚洲教育论坛上,王旭明再次提出,当前语文教育最急迫的是要回归语和文。他的影响力和语文出版社社长的头衔,加上一堆“志同道合者”的推动,使得推广“真语文”似乎渐成规模,其中包括特级语文教师贾志敏、上海《收获》杂志的编审叶开等。

主要原因还不是语文教师不懂得语文教学规律,只是没有把握好道具和教学手段使用的度,犯了教条主义错误,是照抄照搬教科书和过度重视技术手段的结果。另一方面,语文老师把语文课上成“假语文”,基本上是在上公开课的时候才会把语文课上成“假语文”。因为语文教师只有弄“假语文”,把一堂正规、科学的语文课弄成了一场表演秀,才能符合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划定的条条框框,才能符合脱离语文教育教学规律的考评要求和量化标准,这才是“假语文”的祸根。

”“目前,北京市中小学语文课本仅有《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两篇红色经典作品。而在全国各地,中小学语文教材鲜见红色经典作品。许多孩子已经不知道曾经为几代人耳熟能详的红色英雄人物。”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现在,一些教育教学单位为变而变,新教材变化幅度之大、变化之频繁令人目不暇接。一本教材使用时间还不到两年,使用效果还未来得及评估,新的教材就又被推出。有的地方教材,哪些内容进入教材、哪些内容应该剔除,几乎就是由几个参编者决定,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为此,他在提案里建议:修改《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和《语文课程标准》,加强红色经典作品在语文教学中的分量,让孩子们通过学习红色经典课文去认识那段历史,把革命传统一代代传承下去。记者 王斯敏。

吴教授认为,真语文对于语文课程进行深刻反思,认为语文课程是学习运用语言文字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作为应用教学的语文课程,就要让学生学会沟通交流。这样对语文课程性质的准确把握,为语文课程改革指出了新方向。语文课从原来的以学习课文思想、围绕课文思想内容的理解来组织教学,转变为对语言文字的理解和应用。吴教授的一番话可以说点透了真语文的核心和本质,应当为全国的语文老师们所深思。小学、中学、高中乃至大学语文课堂教学普遍存在的假语文现象令人忧虑,令每一个真正热爱母语的语文工作者痛心。因此,我呼吁全国语文学界和有关领导机关正视这样的现象,首先在语文教学中开展一场什么是真语文的大讨论,进而在语文教材、语文教师、语文评价的学校、语文教育的各个方面全面融入真语文理念,使我国语文教育回到正常轨道上来。□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

“真语文”是什么假语文不只在北京存在,笔者在全国各地听到的许多课,可以说与北京大同小异,这恰恰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难怪社会各界诟病语文课,难怪学生不爱上语文课,难怪学校随便安排个什么人就教语文,如此教法怎么能令人满意?那么,什么是真语文?对真语文比较早开展理论研究的吴忠豪教授说,长期以来我们对语文任务的认知一直处于左右摇摆犹豫不定的状态中。语文是人文性和工具性的课程。问题是两者之间怎样平衡,一直难以找到平衡点。

楚之声 辛贝 龙五

上一篇: 泉州五中官网教育管理平台

下一篇: 平凉教育网五中向时公布录取榜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9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