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渗透德育教育 案例


 发布时间:2020-12-04 09:09:15

如果衣服过于华丽了,那衣服就会喧宾夺主,人的美就无从体现。其实,上课与穿衣服是一个道理。上课也需要一些教学设施,比如声光电,比如音乐、图片、PPT,但必须适可而止,少了达不到教学目的,多了扰乱学生的视听,不利于学生的正常学习。在王旭明的眼中,现在语文教育最大的危机用一个词概括就是

”“目前,北京市中小学语文课本仅有《黄继光》、《狼牙山五壮士》两篇红色经典作品。而在全国各地,中小学语文教材鲜见红色经典作品。许多孩子已经不知道曾经为几代人耳熟能详的红色英雄人物。”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现在,一些教育教学单位为变而变,新教材变化幅度之大、变化之频繁令人目不暇接。一本教材使用时间还不到两年,使用效果还未来得及评估,新的教材就又被推出。有的地方教材,哪些内容进入教材、哪些内容应该剔除,几乎就是由几个参编者决定,这是对孩子的不负责任。”艾克拜尔·米吉提委员说。为此,他在提案里建议:修改《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管理暂行办法》和《语文课程标准》,加强红色经典作品在语文教学中的分量,让孩子们通过学习红色经典课文去认识那段历史,把革命传统一代代传承下去。记者 王斯敏。

在我的这套练习当中,尽量避免这两种极端,走中庸路线。”王旭明介绍,关于这套教材,小学增加了传统文化的比重,每一个单元都增加了传统文化的学习,每一个单元最后都有要背诵的古诗,加起来达到30%,而中学更是达到35%。对于教材的更改,比如周杰伦的歌词写进课文,有没有引起内部的争议呢?王旭明说:“我们经过了一系列的讨论,中间有很多磨合的过程,得到大家的认同要有一个过程。我是非常有信心的,这两本教材很多方面都体现了我真语文的理念。

日前,语文新版教材小学一二年级和初中一二年级已经通过教育部验收。最新修订的小学语文教材出现很多有趣变化:歌曲《天路》以诗歌形式入选,三年级延伸阅读中收录周杰伦歌曲《蜗牛》。说实话,什么样的语文教材够“语文”,人们见仁见智。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说:“长期以来,我们的语文课是品生课、社会课、自然课、科学课,但就不是语文,所以必须改。”但语文教材是否应该退回到纯粹的文学课本的道路上,同样值得商榷。要知道,中国人向来有文以载道的传统,在语文课本中掺入某些科学知识、做人道理,寓教于文,也并无不妥。

在中小学阶段,缘于应试的压力,语文课承载的可能是常识和基础知识普及的任务,其工具性和实用性非常明显。遗憾的是,在大学课堂,很多老师还是照搬中小学的教学模式,将语文课上成了语文基础的补习课、传统写作的培养课,却忽视了它本应承载的人文精神素养和语文习惯的养成。于是,语文课在学生们的审丑疲劳中,被渐渐抛弃。学生并不是讨厌语文课,而是讨厌那种千篇一律、毫无创新的授课方式。这一点,其实也可以从高校语文课被冷落与国学社被追捧的对比中得以印证。要破解大学语文不受待见的现实命题,关键并不在于大学语文究竟该选修还是必修,也不在于它和英语课程的地位孰高孰低,我们的社会应该给大学语文创造更为适宜的生存环境,我们的高校教育方式,应该将大学语文的精髓分解到每一个教学过程中去。如此,大学语文才会散发出魅力,发挥提高学生人文素养的作用。(张 剑)。

删应是有所节制,有所甄选的,此次将8首古诗全部“踢”出课本,让古诗被迫全面退出了语文教学市场,恐怕有失偏颇。古诗词是中国语言文化中的精粹,抑扬顿挫,韵律优美,语言精练,意境深远,是汉语文化应用的典范,传承着中国民族文化和精神,古诗一刀切将中国语言文化的传承切断,去了精髓,实为可惜。鲁迅、萧红、朱自清等名家,作品中常会引经据典。而现在虽然作家“云集”,仅网络写手的出版量都能轻易打败鲁迅当年,但是经得起推敲的能有几部?中华文明几千年,诗词创作不计其数,留下来的也都是些经得起锤炼推敲的经典。

泰美 天育 樟榆

上一篇: 上海市区县教师教育管理平台

下一篇: 2018年福建高等职业教育入学考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5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