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上如何运用挫折教育


 发布时间:2020-12-01 06:41:05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从必修课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一时间,大学语文该选修还是必修,瞬间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11月10日《扬子晚报》)苗蛮子:语文课遭冷遇,已非个案。有调查结果显示,在抽样的91所高校中,将大学语文列为必修课的不到40%,课时也在逐渐减少。高校语文课,正面

在学生七嘴八舌之后,我会诚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从三个层面来评说语文之用。第一个层面,上海高考是“三加一”,语文占四分之一,当然重要。要想上个好大学,丢了语文还真不行。但这只是学语文的最小最功利的一“用”。语文学习更大的“用”应该是在走出大学校门,踏上工作岗位之后。到那时,对大多数人来说,就不是三加一,而是一加一了——就是你所学的一门专业或所从事的职业,再加上一门语文。发个言,谈个话,做个计划,拟个报告,写个小结,全离不开它。

语文课,在本质上与英语课等一样,都是语言文字课,有自己的教学规律。但是,这并不等于语文教学就不能使用PPT,不能在课堂上使用音乐、表演等道具和教学手段,关键是任课教师要把握好度。只要教学技术运用得适度,与课堂教学融为一体,那么对于上语文课来讲就是加分,这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总之,炮轰和批判背离语文教育教学规律的现象确有必要,但应当建立在实际情况之上,要实事求是。( ■张立美 作者系山东蒙阴县高都镇洪沟联小教师)。

现在语文课堂教学,假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贴标签式的生硬拔高;二是语文的元素没有融化在语文教学中;三是语文课成为表演课;四是过度使用PPT课件、音乐和其他辅助手段。当下学校语文教育存在诸多问题,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最近,我在北京的一个教学研讨活动上听了课,参与者都是来自北京重点小学的语文老师,但他们所上的语文课竟与语文相去甚远,充斥了那么多非语文的东西。联想到近期不断有家长跟我反映的其子女在小学、中学及至高中语文课上所学、所知、所感,都加重了我的担忧,也印证了这样的判断:语文课堂教学亟须去假归真。

“我刚刚到德国参加了法兰克福书展,中国的一些出版集团也带着自己的图书在书展亮相,对外进行推介。在台上发言的时候,我方的发言者说出的话,句子繁杂冗长沉闷,在他们的发言中,没有举例子、讲故事、排比、夸张等修辞方式,而是一套具有官场语言特征的套话、长话、空话,谁也听不懂,谁也记住不,翻译都不知该怎样翻。”在“真语文”系列活动成都站的开场白中,王旭明面对几百名小学校长和语文老师,上来就是一顿“炮轰”。“看到一些人在论坛上的表现,我恨不能冲到台子上去替他们演讲,我想用更丰富、生动的表达告诉外国人,我们有好书,同时我们也会讲话,会表达。

从高中老师史金霞的课堂外走过,总能有些不一样的发现:正在上课的教室里会传出咿咿呀呀的黄梅戏,抑或是左小祖咒的歌曲《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正值青春期的学生会跟着老师一起哼唱蔡依林的情歌,他们甚至会大声地争论:“早恋是个伪命题,爱情不应该有年龄限制”……可以谈古论今,甚至“谈情说爱”——苏州星海实验中学这名语文老师,把自己的语文课定义为“为教育正名,为语文松绑”。“现在普通读者有一种心理,就是看语文课本出丑,然后骂几句,但是何去何从,很少有人认真思考。

很多语文教师对这种感受都不陌生。史金霞的同事、语文教师刘会一度认为,教语文的自己不过是一个“高级文字搬运工”,从网络上搜罗课件,对照着教学参考书的答案,然后站到学生面前复述一遍。“那么多标准答案,要把孩子们训练成统一的面孔,统一的发型,统一的赞美,还有统一的悲伤。这种固定我们灵魂的工作,事实上就是从语文课开始的。”苏小和说。在史金霞看来,现在很多语文课其实是一项体力劳动,机械地重复、积累,不致力于培养人,而致力于“制造”产品,“这不仅不能使人心向善,反而在加速人性的堕落”。

记者:您觉得产生这种现象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王旭明: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社会层面的、教育层面的,有教师自身素质和水平的原因,也有个别领导和教研部门的误导。有些基层教育官员去学校调研往往喜欢听语文课,并且喜欢评语文课。但他们的一些个人喜好非但没有促进语文教学,反而误导了老师们。为了迎合这些听课者,执教者绞尽脑汁、翻新花样,不断改变教学策略和方法,刻意追求课堂的“新、奇、特”。有些老师平时也懂得怎样教好常态的语文课,然而一到公开课,一有领导来听课,就本末倒置,忽视了课堂上的学生,只关注听课者的反应和评价,没有让学生真正成为课堂主体,没有让课堂体现“真读、真说、真写、真对话”。

长期以来,我们语文教学的各种委员会大大小小有几百个,给老师折腾得云山雾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说实话我很悲哀,我觉得以我现在这种年龄不能再拼几年了,根本不能扭转现在这种状况。在很多场合,我都呼吁不要把外语作为必修课,应该把繁体字、读古文作为必修课。繁体字需要传承,我们现在研究古文的人越来越少,但是我这个呼吁也没有得到认可。我认为,外语和语文不能放在同等位置上,外语可以选考,语文必须必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拯救汉语。我希望,我死了以后,我的墓碑写着:这里埋着一个尊重常识的人。(助理:“咦,不是这里埋着一个喜欢发言的人么”)以前是,现在改了。记者 温建敏 实习生 孟肖。

头尾 考公能 工源

上一篇: 主题教育领导班子征求意见怎么写

下一篇: 东是艺术教育活动及设计试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3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