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课中渗透心理健康教育


 发布时间:2020-12-03 00:05:02

语文课变成声光电灌输试验场比如,我听了一位年轻的女语文老师讲丰子恺先生的《白鹅》。这是一篇生活散文,层次分明、语言生动、感情真挚。但这位老师一上课就用丰子恺的若干幅漫画引入,漫画内容既和课文内容无关,又与白鹅无关,一边看漫画还一边问孩子“感动了没有?为什么感动?”不要说学生,就是

大众的智慧更是无穷的,面对纷繁的世界他们并不缺乏选择的能力,缺乏的是没有选择项和选择品。人类的高贵决定了他们不宜被按照养鸡的模式培养,成语“揠苗助长”也不宜无节制地放大成一种教学警告,毕竟,人不是苗。在当今我们的思想需要不断开放和包容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太多一种机械式的、无谓的、一对一的替代,世界丰富一点,生活多彩一点不是坏事而是好事。鲁迅先生也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所以语文课本这条路,文学作品这条路,包括思想内容,意识形态,价值观这条路,也需要多走走,因为这个世界太丰富了,我们应该在真善美的前提下更多地去接受包罗万象的文化和文明,要扛鲁迅的精神思想旗也要走鲁迅的包容多彩路。作者:黄朔。

关于语文课的谎言,现在已经成了饭桌上的笑料了。”史金霞说。年近40岁的她却想做“严肃讨论价值原则的人”,用自己的力量为语文课带来变化。她把自己摸索出来的这套课堂模式写进了《不拘一格教语文》中。这本鲜活的一线教师课堂记录,不仅打动了来自苏州、湛江等地的许多学生家长,也重新点燃了业内对于语文教育话题的又一轮反思。在各大教育类网络论坛上,许多同为语文教师的“战友”们在读过此书后“陷入痛苦的思索”:如何让学生这只鸟儿,从语文应试教育的笼子里飞出去?很多固定我们灵魂的工作,事实上是从语文课开始的和史金霞一样,作家苏小和曾经也是一名语文老师,“捏着粉笔头,带着孩子们总结段落大意,归纳中心思想”,回想起那段教书经历,这位作家想到了四个字:“度日如年”。

在中小学阶段,缘于应试的压力,语文课承载的可能是常识和基础知识普及的任务,其工具性和实用性非常明显。遗憾的是,在大学课堂,很多老师还是照搬中小学的教学模式,将语文课上成了语文基础的补习课、传统写作的培养课,却忽视了它本应承载的人文精神素养和语文习惯的养成。于是,语文课在学生们的审丑疲劳中,被渐渐抛弃。学生并不是讨厌语文课,而是讨厌那种千篇一律、毫无创新的授课方式。这一点,其实也可以从高校语文课被冷落与国学社被追捧的对比中得以印证。要破解大学语文不受待见的现实命题,关键并不在于大学语文究竟该选修还是必修,也不在于它和英语课程的地位孰高孰低,我们的社会应该给大学语文创造更为适宜的生存环境,我们的高校教育方式,应该将大学语文的精髓分解到每一个教学过程中去。如此,大学语文才会散发出魅力,发挥提高学生人文素养的作用。(张 剑)。

挂电话后,贺薛毅就开始琢磨怎么把语文课“唱”出来。语文老师变身民谣歌手这堂课的高潮部分当属贺薛毅献上自己第一支单曲的时刻,贺老师穿着休闲装,举着话筒,歌声回荡在礼堂。吉他高手邹渲哲抱着吉他弹奏。班上的不少女生听了非常感动,甚至流下了眼泪。女生唐婷婷说,曲子中不少场景都是班上曾经发生过的,听曲子的时候回想起了那些场景,很感动。贺薛毅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们考虑将单曲录制下来刻成光碟留作纪念,也作为自己“内部发行”的一张单曲。

而她理想中的语文课,应该“成为学生的梦想和快乐的期望,成为思考开始的地方,成为心与心融会交流的家园”。原本,一篇《西厢记》的《长亭送别》节选只是一段列入考试项目的文章,史金霞的课却将这段折子戏变得有滋有味。上课时,这位喜欢音乐的老师不仅用上了黄梅戏的《西厢记》选段,还融入了邓丽君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阿牛的《桃花朵朵开》以及刘若英的《分开旅行》……听着歌曲,对照着课文,这名语文老师带着十五六岁的学生们思考:莺莺是不是在担心张生“移情别恋”?在不同的时代里,女子在爱情中的地位有什么变化?“所有的教学目标,都可以被糅合在这么有趣的课堂形式当中,不知不觉、细水长流、水到渠成地完成。

陈文跃 鹤沙路 延学战

上一篇: 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主要问题

下一篇: 职业教育活动周家长座谈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