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应改变的是英语的教学和应试模式


 发布时间:2021-03-07 08:02:40

洪大用表示,对大学汉语进行课改,是为了强化大学母语教育,且以加强能力、满足学生差异化需求为主要目的。洪大用称,大学汉语课改是该校本科人才培养路线图的内容之一,其实,还有一系列配套措施,“因为母语教育不只是一门课程能够承担的。”学校已初步确定,将改革后的大学汉语课纳入通识教育大讲堂

功利英语、应试英语,将英语异化为敲门砖,而非一门实际交流工具,不但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形式主义”、“学了白学”的窘境,还给许多学生增添了沉重负担,放大了不同地区的教育差距。由此审视目前的改革方案,削减分值也好,提高听力比重也好,推行社会化考试也好,实际都是促使英语学习回归本位,有兴趣有需要的人大可选择学精学深,普通学生重在掌握基本交流技能。惟有如此,才能让更多教育资源从被动中解脱出来。当然,正如学习英语不是“一减就灵”,“强化母语”、“弘扬国学”决不仅仅是提升语文分值就能实现的,也决不仅仅是多背两句古诗词那么简单。语文教学和考试中什么该减、什么该增,减多少、增多少才合情合理,传统文化的精髓如何有效进入课堂,又将以何种形式加以考查,诸多难题都还有待于未来一一解答。但无论怎么改、怎么变,多一些生动活泼、参差百态的东西,少一些板起面孔、机械僵化的灌输,让中国人的思维水平和语言能力真正在母语学习中得到锻炼,让大家在本国文化的欣赏传承中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精神家园,这才是教育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晓文)。

中国教育学会科研规划重点课题“幼童外语教学研究”近日正式结题。“母语教学法”“融入式教学模式”等作为其特色内容,18年来在北京、黑龙江、河北等地的上百家幼教机构进行了教学实验,使十余万幼童受益。此外,中国教育学会的另一科研规划重点课题“融入式婴幼童外语与国学教学研究”也正在进行当中。该课题着重探讨国学内容用外语来教授的可行性、有效途径和教学效果。课题负责人、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建人实验培训学校校长葛建人介绍,幼儿英语学习应主要培养学习兴趣和养成学说英语的良好习惯,而不应是单纯的知识学习,更不是培养天才的教育。

语言这个东西是需要环境影响的。——田天●我们汉字博大精深能学好已属不易,让老外学我们汉字吧,能被“方便”、“意思”弄晕倒的不是少数人。——于沙沙●早上我们办公室老师进行了一番深入探讨。结论如下:英语,学得好的都跑了,学得不好的摧残祖国花朵,还浪费时间。所以这个决定是无比英明的。威武。——丘秋云●此项改革,多人欢呼,但是这样真能提高母语文化吗?学海无涯,知识无限,合理学习英语,认真对待母语。——王宁●对于英语专业的同学来说应该是好事,英语不再是一种基础技能,而变成了专业技能。更专业意味着更稀缺更有市场。——赵一改。

左宗棠上奏,同治皇帝准奏,中国人便开始学“鸡肠文”,延续至今。英语兴,多少出于现实需要,弱者向强者学习,必然要屈尊纡贵,而当风水轮流转,失去的自信回来了,重新审视英语,就是必然的事,当然也是一件好事。从效益角度看,英语学习也不符合最佳投入产出比。试想,在“英语从娃娃抓起”、“全民学英语”的背景下,一位学生从幼儿园左右开始到大学、研究生毕业,将近20年时间,要在英语上花多少时间,而得到的又有多少?上海外国语大学曾经有一个研究表明,在所有学英语或其他外语的人中,真正能学会一门外语并能用外语流利表达、无障碍“跨文化交流”的,最多不超过5%。

言下之意,可以不考语文,但绝对不能不考英语。重视外语并无不妥,但是我觉得:英语固然很重要,母语教育难道就不重要吗?近年来,各种翻译作品“事故”不断已众所周知,有人就说了,这不光是外语水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有些翻译者连自己的母语都没学好。这也说明,我们的汉语教育是否过关,还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轻视母语教育并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最近,有人在网上质疑号称权威的CSSCI期刊目录,认为这个国内各高校科研考核与职称评定的“硬标准”,存在严重歧视本国语言学研究与教育的倾向。

有“语”无“文”,譬如无水之鱼。中小学生被这样糟糕的语文教育和光怪陆离的社会现状所撕扯,他们应付语文考试时采用一套陈词滥调的语言,在现实生活中又采取了另外一套活泼生动的语言。以汉字为核心基础的中国母语,就这样分裂成两个互不相容的奇葩世界。解决母语学习和运用的问题,需从母语教育的自身去反思。教育界有一句名言: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翻开中小学语文教材,几乎每一单元都充斥着粗制滥造的课文。虚假的道德,无趣的教化,偶尔有些不错文章,又用上总结中心思想、分析段落大意等荒唐可笑的教法来彻底搞破坏。

近日,人民大学将大学汉语改为选修课,引发争议。昨日,该校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是该校2013级本科生培养方案中的一环,并辅以系统配套改革,“并不等于弱化母语教育。”“大学汉语课改是为了强化母语教育”针对此次课改,有人质疑“是否会弱化母语教育”。“母语教育不只是大学语文,将大学汉语转为选修课,并不等于弱化母语教育。”昨日,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处长洪大用回应称,调研显示,大学汉语课程存在定位不清晰、师资不均衡等缺陷。

北师大附中在上《典范英语》课先有“学英语‘毁灭性’地打击了教育质量”之说,后有中高考降低英语分值、小学低年级取消英语课之策。显然,新一轮教育改革,英语成了“众矢之的”。对于上述观点和改革措施,虽然业内人士看法不一,但他们无一例外地承认,当下的英语教育出了大问题!高投入、低产出,让好端端的英语学习成了“举国之困”。而要破解英语教育之问,亟须真正有效的“解困”秘方。英语教育陷入“怪圈”有资料记载,1400年前玄奘远赴印度取经,很快就掌握了多门外语,并且达到了很高的造诣;上个世纪20年代,到北京大学应考的中学生,也能熟练地把李商隐的诗词进行“中翻英”。

近日,上海市六所高校自主招生测试中,有四所高校语文考试缺席,有教师解释称,这是因为英语有利于学生的学科发展。在商业化、功利化的社会洪流中,语文被边缘化的迹象或有出现,但高等教育学府如此赤裸裸地公开歧视作为我们母语的语文,不得不让人忧心忡忡并引起反思。语文是什么?如果,仅仅是学说话写字,仅仅是传播工具,那么它就不配称为人文科学。古人有云:“如鹦鹉只学人言,不得人意。”母语是人类思考的基本语言,外语工具性更强一些。

两化 白草 神轮

上一篇: 南京林大近百名贫困生巡视校园制止情侣亲昵(图)

下一篇: 金融与诚信教育活动经验分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0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