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小学母语教育培养模式的相同点


 发布时间:2021-03-01 03:38:16

时至今日,学习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但英语学习却成了“举国之困”——孩子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一路学到研究生、博士生,起码20多年时间,能读懂英文原版读物,顺畅地和外国人交流沟通的寥寥无几,厌学的却比比皆是。这不能不说是陷入了“怪圈”。是投入时间、精力不够,还是教育主管部门不重视?很显

这说明,95%的人学英语是“瞎子点灯——白费蜡”,顶多也就是和朋友告别时,来句“BYE-BYE”罢了。中国要走向世界,融入国际大家庭,而英语作为最重要的世界性语言,固然需要学习,要有专门人才做翻译、交流工作,但是未必需要全民学习,花大量的时间学习。耕别人的“田”不仅浪费时间,也荒废了自己的“自留地”,让汉语立于“危机”境地。(练洪洋)该降火的是“哑巴英语”此方案一出,便有人认为这不但给学生减负,更是“强化母语”“增强国学”的应有之举。

其实这些问题早就提出来了,新课改也在逐步克服这些弊端,努力培养孩子的探究能力、思考能力,客观地说,这些问题都在逐步得到解决,但也仍然存在。这些问题之所以存在,我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孩子们读得少,语言积累不够,句式积累不够。语言与思想是紧密联系的,语言积累得少,思想就不丰富。其次是在课堂上,对于教科书读得不得法。教师在教学中存在一些问题。有些课堂教学注重形式,形式过于花哨,但是效果不太好。比如课文读了一两遍,孩子们还不太懂,教师就匆忙组织学生讨论。

12年来,铁流屡战屡败。英语就像一道高不可逾的门槛,无情地把他挡在副高职称门外。这种舍本逐末、过分重视英语的现象该会造成多大的浪费?还好,评诺贝尔文学奖不需要考英语,否则只有小学文凭的莫言只能望奖兴叹了。同时,国人对母语的学习却极端不重视,这从如今城市人请家教,从未见有人请语文教师就可见一斑,而平时,作为一个中国人写汉字不是写错就是写别字——这从中央电视台“听写汉字”的节目,那些场外成年人的默写正确率极低就能折射出这个问题。

其中,哈佛大学的Expository Writing(阐释性写作)课程和普林斯顿大学的Writing Seminar(专题写作研讨)课程都是学校唯一面向全校本科学生开设的公共必修课。台湾大学和台湾政治大学都设有母语教育的专门课程,台湾大学设有“国文”课程,台湾政治大学设有“中国语文”课程,在大学本科一年级开设,均为全校本科生公共必修课。台湾大学的“国文”课程,分两学期开设,每学期3学分,共计6学分。香港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均面向全体本科学生开设汉语教育课程,且均为全校或大部分本科生必修课程。香港大学学规规定:所有本科学生要取得毕业资格,须修习3个学分的“中文进阶”类课程。(选自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高校母语教育亟待加强——基于海内外十余所高校的调查分析》)。

甚至有声音认为,降低高考英语比重甚至取消高考英语,可以还母语一个“公道”。但是,这个把学英语和学母语对立起来的观点实在奇葩。我国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寅恪精通十多国语言。由此看出,英语和汉语显然不是非此则彼的关系,说学习外语影响母语承继也未免牵强。另外,如果说英语降分是减负,那语文分数提高不也增加了学生负担?从此角度来谈减负,像个笑话。英语是开阔眼界的钥匙,可打开不同文化大门。尤其是在欠发达省份,接触外国文化的机会本来就少,在求学阶段学英语是吸收多元文化的最好机会。

他认为,外语“热”,根源在于现行的高考赋值。在他看来,母语和外语在民族历史文化传承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母语是本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外语是他族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两者不同根,因而在弘扬民族文化、传承民族传统中的地位和作用完全不同。从实用性来说,出国留学固然需要掌握外语,但留学归国的是多数,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在母语环境中工作和生活,使用外语的机会少之又少。“除了中国,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高考把另一个国家的语言当做必考科目,并跟母语相提并论。”罗金远称,这对中国来说是件掉面子的事情。(《楚天金报》记者 刘辉)。

那么,解决之道在哪里呢?是不是真要如王旭明所言,“下猛药”或干脆“取消小学英语”呢?尽管,学习第二语言的初始年龄问题在学术界一直争议不断,但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会长、华东师大终身教授潘文国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观点——“母语能力是外语学习的天花板”。潘教授说,低下的母语能力是外语学习者头上一块难以突破的“天花板”。学说话和学语言是两回事,学外国说话和学外国语言更是两回事。学外语若只是学说话,其本质是培养外语“文盲”。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潘教授多年来一直主张从初中开始学外语,让孩子们在小学阶段打下扎实的母语功底,充分接受母语文化的滋养。(记者 王蔚)。

10月,北京率先响应,推出高考改革方案:2016年起,英语由150分减为100分。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次考试,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与此同时,江苏也在酝酿高考英语改革,有消息称2016年起英语将一年两考,实行等级制。京、苏两地的新政与罗金远的观点不谋而合。“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重外语、轻母语的现象非常严重。”罗金远说,学生把大量时间花费在外语上,长时间、高强度的外语训练使其思维方式发生异化,说起母语来磕磕碰碰,写汉字不是“缺胳膊”,就是“短腿”。

谈雅萍 张廷玉 陈晓会

上一篇: 四川历年特岗教育公共基础考试

下一篇: 民权教育局特岗招聘面试分公告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