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凤凰母语教育科学研究所号码


 发布时间:2021-02-25 20:56:07

如今,学生在语文上花的时间并不少,高中三年做的卷子摞起来比姚明还高,却很难达到他们的高度。可见,不是英语抢了母语的风头。《典范英语》长达六年的实验也证明,英语学习确实存在着省时高效的至简大道,即在不增加学习负担的前提下,学生不仅能够更加轻松、有效地真正学好英语,而且还能带动其他学

回到“语文歧视”会不会引发“汉语危机”的正题。首先我并不赞同“汉语危机”的说法。在目前和可预见的未来,“汉语”(主要指口语)不断有新发展,真正存在危机的其实是“中文”(主要是书面语)。“中文危机”存在已久,自主招生考试不考语文不过是近年发生的特殊事例而已,说危机由此类“语文歧视”造成,时间上对不上号。不过,“语文歧视”如果不加控制,长久下来必然会让“中文危机”雪上加霜。众所周知,正是广大的中小学语文老师,在为我们国家把守语言文字规范使用的重要“关口”。如果因为考试的“指挥棒”导向而使其失守,那么整个社会上语言文字使用的乱象(即所谓“危机”的种种表现)将成为脱缰之马,人们所忧虑的“汉语危机”或“中文危机”就会更难以收拾。当然,需要指出的是,中小学语文教学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对造成“语文歧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需要假以时日不断改善。

英孚教育发布的“全球2012年英语熟练度报告”显示,目前约有10万英语母语者正在中国教学,虽然中国目前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必修英语,一直要学到大学,但调查却显示,仅24.2%的职场人士在工作中较多或经常使用英语,14.8%的人在工作中从不使用英语,与全球平均数据都相差较大。母语功底先要扎实学习战线拉得过长、投入时间和精力过大、实际效率却过低,而且还影响其他学习的和谐发展。这些问题成为当下中国“全民英语热”的致命缺憾。

记者:为什么一些学生一边对语文学习倦怠,一边却对外语学习热情高涨?顾振彪:学外语本质是好的,在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外语也很重要。很多中国语言文字专家也鼓励大家掌握一门或多门外语。但是学习母语是基础,也更为重要。母语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关系到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是我们民族的根。出现汉语冷、外语热的情况,有一个原因是,诸多考试中英语都是硬件条件,而对作为母语的汉语,则没有这个要求,在应试教育背景下,很多人不重视汉语。

他教的研究生,书法和外语这两样,都是需要常年刻苦学习的。虽然书法更难一些,但是外语也绝不容易,所以两样兼修的高级人才就更加难得。因为书法水平没有统一考试,最后往往是降低书法去就合外语。那这样只学习两三年的研究生,能在书法上有多少高度,就可想而知了。英语考核是从恢复高考以后开始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中国的外语人才太缺乏了,所以各行各业都在努力抓外语,可以说在当时的情况下,强制性的外语督促对于中国整体外语尤其是英语的普及率有很大的促进。

母语是我们民族的根——访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资深编审顾振彪顾振彪是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资深编审,退休前任人民教育出版社中学语文编辑室主任,“文革”结束后,顾振彪参与编写了几乎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所有中学语文教材,现在是中国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记者日前就语文教学、巩固母语地位等问题专访了顾振彪编审。记者:目前社会对中小学语文教学提出了一些质疑,为什么?顾振彪:现在社会对中小学语文教学不太满意,提出的问题主要有:学生的主体性不够,独立思考、创新能力不强,教师给学生提供了标准化答案。

中新网北京10月23日电(李金磊) 近期,中国多地传出高考改革的消息,其中,北京中高考改革方案中“提高语文分值、降低英语分值”的内容备受关注,调查显示,超过七成的网友对此表示支持。分析指出,减少英语分值,增加语文分值,有助于改变目前重视英语教学,忽视母语教学的现状,但根本上来讲,改革录取制度,打破集中录取,推进政府放权,落实大学的招生自主权,扩大学生的选择权才是高考改革的方向。超七成网友支持降低英语分值近期,中国多地相继传出高考改革的消息,其中,英语学科的调整成为这新一轮高考改革的一大特点。

他认为,外语“热”,根源在于现行的高考赋值。在他看来,母语和外语在民族历史文化传承中扮演的角色不同。母语是本民族历史文化的载体,外语是他族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两者不同根,因而在弘扬民族文化、传承民族传统中的地位和作用完全不同。从实用性来说,出国留学固然需要掌握外语,但留学归国的是多数,在大部分情况下都在母语环境中工作和生活,使用外语的机会少之又少。“除了中国,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高考把另一个国家的语言当做必考科目,并跟母语相提并论。”罗金远称,这对中国来说是件掉面子的事情。(《楚天金报》记者 刘辉)。

时至今日,学习条件不可同日而语,但英语学习却成了“举国之困”——孩子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一路学到研究生、博士生,起码20多年时间,能读懂英文原版读物,顺畅地和外国人交流沟通的寥寥无几,厌学的却比比皆是。这不能不说是陷入了“怪圈”。是投入时间、精力不够,还是教育主管部门不重视?很显然都不是!至于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每个过来人都有切身感受,无需赘言,而把责任归咎于主管部门的重视程度似乎也不公正。因为,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英语教育改革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止。

左宗棠上奏,同治皇帝准奏,中国人便开始学“鸡肠文”,延续至今。英语兴,多少出于现实需要,弱者向强者学习,必然要屈尊纡贵,而当风水轮流转,失去的自信回来了,重新审视英语,就是必然的事,当然也是一件好事。从效益角度看,英语学习也不符合最佳投入产出比。试想,在“英语从娃娃抓起”、“全民学英语”的背景下,一位学生从幼儿园左右开始到大学、研究生毕业,将近20年时间,要在英语上花多少时间,而得到的又有多少?上海外国语大学曾经有一个研究表明,在所有学英语或其他外语的人中,真正能学会一门外语并能用外语流利表达、无障碍“跨文化交流”的,最多不超过5%。

托班鸡 凡尔 露凝

上一篇: 北京电影学院北京培训中心和继续教育学院

下一篇: 北京电影学院办学治校存在较大风险隐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23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