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优家教育家政培训机构


 发布时间:2020-12-01 19:55:46

82.4%愿意者:喜欢与老人打交道小许是杭州某职高物流专业高二学生,在全班28人中,只有他1人愿意从事家政服务业。“我会选养老护理。照顾小孩不行,太吵了。”小许说,爷爷奶奶家住得很近,他经常过去玩,所以自己挺喜欢跟老人打交道的。这是一份很正常的工作,自己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如果真

大学生活,如何才能过得多姿多彩。看这三位大一女生,她们用成立校园家政的方式,开始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专为学校女生打扫宿舍。虽然经过四天时间,她们只接到了一笔业务,但她们依然做得很认真,并打算将这项业务长期开展下去。第一笔业务她们做得认真昨日下午5点过,西南政法大学渝北校区里,大部分学生正在吃饭。可北苑一间寝室里,杨倩等“对面家政”的员工,正在替别人打扫寝室。这是她们的第一笔生意,做得非常认真。下午5点11分,她们刚刚走进客户王旋(化名)的寝室,就傻了眼。

为了解高校学生的真实想法,红网记者随机采访了数名大学生,从他们回答的情况来看,大多数学生不愿意从事家政服务行业。12名大学生中仅一名表示愿意进入家政服务行业“工作苦、累,有点大材小用,社会评价不好,父母不会同意我去做……”谈到从事家政服务行业,来自民政学院、中南大学、湖南大学的12名学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他们看来,大学生从事家庭服务行业虽有一定优势,但毕竟社会观念一下子难改变,12人中,仅有一人表示愿意从事该行业。

曾任职于广西一家本科院校的教师,辞职参加培训欲成为一位持证上岗的“男月嫂”,近日此举引发热议。家庭服务业已被列入国家“十二五”规划,作为家政服务业细分出来的新行业,“月嫂”行业的市场现状如何,面临怎样的发展困境?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高校教师转战“男月嫂”看中行业前景提起“月嫂”,自然而然地会认为是女性从业人员。然而近日,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的大学教师李大斌却放弃自己原本工作,到湖南长沙参加培训,立志成为一名“男月嫂”引起广泛关注。

川妹子家政公司7月初从四川组织了10多名大学生到北京工作,但是雇主反应冷淡,一年前的热情劲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咨询者寥寥无几,培训一周后,大学生的上岗率只有30%,苦等了20多天之后,没能上岗的7名大学生只好黯然返乡。那么,今年的大学生保姆为什么会出现“滞销”?川妹子家政公司经理宋瑞总结说,实践证明,大学生干家政的时间比较短、稳定性比较差、缺乏工作经验和专业技能,许多大学生只能从事短期服务,想法比较多,很多人在家里都是被照顾的对象,突然要转换角色去照顾别人,显得不是很适应,雇主也觉得时间太短比较麻烦,孩子刚一熟悉,人就要走了,而且大学生缺乏生活技能,难以满足家庭日常需求。

记者采访了解到,月嫂从业人员也呈现两极分化。月嫂杨国芬说,“现在月薪约3500元,觉得蛮好的了。”而两位待岗“月嫂”则有另一番感想,她们觉得工资虽然在涨,但现在孩子的父母要求越来越高,“工作反而不好找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妇联八桂就业指导中心主任陈红岗称,现在寻求“月嫂”服务的一般都是新生儿家庭,受经济发展水平影响,目前南宁市仅有三至四成产妇会请“月嫂”。据业内人士透露,南宁市有20余家机构有资格培训育婴师,市场上“月嫂”供应量比较充足,关键是难以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

杰德睿 名图 卓朗

上一篇: 教育机器人讲师待遇怎么样

下一篇: 宁夏讲师需要多少个继续教育课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反电信网络诈骗防范劝阻电话:962110

Copyright © 2012-2020 明明学习网 版权所有 0.19115